第十二章 上山多果遇猛虎

深夜时分,段敏及韩蝉已自北安城中各挟上二人。

此四人既年青又壮,足列猛男之水准。

她们连夜赶返北安堡,便把四男藏入地窖中。

二女便服丹歇息着。

翌日下午,风霄在冰天雪地中纷飞刺不已!

段敏不但未催功更放浪迎合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此猛男已泄身。

韩蝉便安排另一猛男上战场。

段敏仍然发泄着。

入夜之后,她己被第四名猛男轰得连连哆嗦。

韩蝉忙道:“放松四肢!”

段敏便摊直四肢挨轰。

又过半个时辰,她在呻吟中泄身。

她舒畅得哆嗦着。

韩蝉便又让猛男续轰着。

不久,段敏已溢泪搂着猛男。

段蝉立知她已爽透。

于是,她拉开猛男便戮上段敏之”跳环穴”。

段敏一颤之下,立即清醒!

她支起身,立见地下及下体已一片汪洋。

她忍不住又呻吟一声。

韩蝉递参道:“先吃再浴!”

“是!”

韩蝉便匆匆入厨房拿走热水。

不久,段敏已泡在热水中。

她立觉又是一畅!

她忍不住哆嗦着!

良久之后,她才定神离桶。

韩蝉便吩咐她服丹行功。

不出半个时辰,她便收功道:“仍有痒感!”

“可恶!足见此毒已染甚久!”

“再觅男人吧?”

“好!”

于是,她们便震死四男连夜挟到雪地掩埋。

她们便又在深夜中挟回四名壮男。

翌日中午,她们如法泡制着。

入夜之后,段敏又舒畅的泄身。

韩蝉一直等到她溢泪,才抛男戳醒她。

她便又食参沐浴。

她匆匆浴毕,便服丹行功。

因为,她觉得下体怪怪的!

不久,她已变色收功。

韩蝉怔道:“怎么啦!”

“下体更痒!”

“这…。怎会如此?”

。会不曾此四人染毒?”

“糟糕!”

韩蝉便匆匆检视四男。

不久,她已恨恨的震死另外三男道“怎么办呢?”

“再弄四人吧!”

于是,她只好整装。

二人一出地窖,便匆匆用膳。

”他已染毒!”

膳后,她们便震死另外二男及挟尸离去。

不久,她们已在雪地埋妥四尸。

然后,她们又入城寻觅壮男。

这回,韩蝉先检视之后再挟男。

探夜时分,她们便又擒回四男。

她们便先服丹歇息。

翌日中午,她们便又如法泡制。

入夜之后,段敏终于被第四男轰得泄身!

她呻吟不已!

当她溢泪时,韩蝉才抛男戳醒她。

她便又食参及沐浴。

浴后,她便又服丹行功。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一收功便苦笑道…“小有进展!”

“可恶的家伙!待会再擒男吧!”

“好!”

二人便震死四男及出去用膳。

***段敏又被四十八名男人分成十二次轰得泄身十二次之后,终于泄尽体中之毒,不过,她的功力已折损三成余。

二女不由一阵苦笑!

这天下午,韩蝉预付一年工资,便与段敏离去。

她们此次可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她们匆匆的南下。

她们急于赶返天道帮采功。

那知,她们一赶返京城,立见天道帮人员未在街上走动,她们心生不妙,便匆匆赴总舵。

却见人去庄空。

她们不由绉眉。

她们不死心的前往其他庄院。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们失望啦!

因为,天道帮的每座庄院皆人去楼空。

而且现场尚留着拼斗余痕。

于是,她们向邻坊探听着。

不久,她们已知十天前之深夜,各庄院皆发生拼斗。

为首之人便是大理王!

她们为之一怔!

不过,段敏迅即灵台一亮的忖道:“昔年毁龙行佑之人,会不曾就是大理王呢?嗯!挺有可能的!”

于是,她便邀韩蝉离去。

她们一返庄,她便道出此项判断。

韩蝉沉声道:“有此可能,大理王之财源太可疑啦!”

“是呀!”

“明日启程赴大理!”

“好!”

于是,二女便出去用膳。

膳后,她们便返庄歇息。

笔者趁机交代大理王消灭天道帮之经过吧!

原来,天道帮首次在京城收“保护费”不久,便被一名字文世家高手探知此事,他便先监视一阵子。

十日之后,此人已返大理报讯。

当时的连德柱正经由柔柔及连胜之集思广益,在修练艾雪的那招“阴阳和合”绝招,因为他一直忘不了艾雪此招之威。

他便反覆的练习及改进着。

所以,连胜获悉此事之后,他认为天道帮尚无大恶,他便吩咐那人率三人再返京城监视天道帮。

当那人目睹天道帮消灭法天堡之后,便返大理报讯。

连胜一听天道帮只剩数百人,便不以为意。

当时,连德柱的“阴阳和合”掌力已可破山,连胜为使他早日练至圆满境界,便暂时搁下此事。

且说法天堡总管赛孔明昔日负伤离去之后,他便先上药止血,再赶返堡中报讯。

展义之妻立即忍悲解散法天堡。

她便率亲人与赛孔明及其亲人离堡避祸。

赛孔明养妥伤,便易容入京。

他监视三日之后,便发现天道帮的实力大增。

于是,他匆匆离京。

他一会见展氏,便道出此事,展氏不由心灰意冷。

赛孔明便建议请大理王消灭天道帮。

展氏却立即反对。

因为,法天堡曾经逼大理王售产以及借出钜银,展氏研判大理王必不悦,何况,她拉不下这个脸。

她便率亲人远入四川隐居。

赛孔明只好暂罢。

他因而郁卒。

当他辗转获悉天道帮不但在河北地区逼赌,又在杭州及金陵逼赌聚财之后,他便下定决心。

于是,他只身离家。

他一到大理,便亮出身分求见大理王。

连德柱乍见到他,便含笑招呼他入殿就座。

赛孔明不由大佩他的器度。

赛孔明便直接道出天道帮之罪行。

当时,连德柱已练熟阴阳和合,他巴不得有机会试试此招、所以,他立即答允消灭天道帮。

于是,他邀来二位岳父研商着。

不久,宇文立两人已开始调兵遣将。

翌日上午,一千名高手已分批离去。

连德柱更与赛孔明搭车离去。

二人便在沿途畅叙着。

连德柱除保留炼金及藏金之外,余皆据实以告。

赛孔明不由-大表敬服。

他萌生“良禽择木而栖”之念。

翌日上午,他便道出投效之意。

连德柱便大表欢迎。

二人便沿途详叙着。

赛孔明不但畅谈天下形势,更道出计划。

连德柱听得又喜又佩着。

这天下午,他们已在京郊会合群豪。

赛孔明便引导连德柱及一批高手前往天道帮各庄院,那批高手便以三人为一组的留在各庄院附近监视。

当天晚上,连德柱便与赛孔明及宇文立、凌百川会商着。

不久,他们已订妥战术及分配妥任务。

翌夜子时,他们便同时进攻各庄院。

群豪便先采取暗杀。

当有人行迹泄露后,群豪便大开杀戒。

连德柱更是连连施展阴阳和合宰人。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超渡魏天道。

他便开始追杀着。

群邪经过这阵子之放纵酒色,早巳搞虚身子,今夜又匆匆迎战,不到半个时辰,已经伤亡惨重。

群豪又追杀不久,已经大功告成。

连德柱便向闻讯而来之军士亮出身份。

他更表示会负责善后。

军士们因而离去。

群豪便放心的抢救伤者及搜刮财物。

天道帮逼赌所获之钜财便落入群豪之手中。

翌日上午,连德柱便率一批人把珍宝及金银送交九门提督府处理,然后,他率群豪南下。

赛孔明便欣然先赶返家中。

他道出此事。便率亲入赴四川。

他们一会见展氏,便道出此事。

展氏立即申谢。

他更道出已投效大理王。

展氏除了祝福之外,已无词以对。

他便率亲人赴大理报到。

连德柱一会见他,便大表欢迎。

他更安置赛孔明及众亲人在旧王宫中。

他更礼聘赛孔明协助治理云南。

他更陪赛孔明巡视各衙及介绍着。

赛孔明便沿途与各吏会商着。

赛孔明原本智慧过人,又协助展义治理法天堡近二十年,他便以智慧及经验大刀建设云南。

各项古迹纷纷整修着。

各地风景区亦大力扩建着。

大小山道亦拓宽着。

通往四川之山道亦加速拓建着。

连德柱此次自天道帮取得钜财,加上在这段期间又回收不少的商人借款,他便大力投资。

二人便到处巡视着。

韩蝉及段敏终于在昆明城,发现百姓向大理王请安,她们不由被这股热情所震撼啦尤其段敏更被他的风彩所吸引。

她原本鄙视男人,如今已发现真正的男人啦!

她们跟踪三日之后,便跟入大理。

她们便以游客身份与其他的游客天天逛大理。

她们恍然进入世外桃源。

因为,大理到处充满勤快及欢笑呀!

段敏不由又受震撼。

她多次在睡眠中梦见大理王啦!

她每次清醒后,皆为他怔良久。

她开始思考自己对大理王之态度,因为,她的亲人死于龙行佑之手,大理王杀龙行佑,乃是替她复仇呀!

她怎可仇视大理王呢?

唯一牵强的理由是,她该向大理王取回家产。

可是,大理王慨助天下商人又建设云南,她怎可索财呢?

何况,她知道家产多源自大理国呀!

何况,她如今已拥有钜额存金呀!

所以,她的内心深处一直反对自己仇视大理王。

她因而矛盾着。

她变得沉默寡言。

这天上午,她目睹大理王率四妻及子女参加凌百川之寿宴不由暗暗羡摹。

韩蝉却喜形于色。

韩蝉便与她会商劫童逼大理王。

她为之矛盾。

不过,她还是同意啦!

因为,她渴望与这种真正的男人快活呀!

二女便开始监视着。

合该有事,众人认为可在大理国高枕无忧,所以,众人畅饮及欢叙着,黄昏时分,众人方始散席。

这夜之王宫戒备因而松散。

二女因而顺利的挟出连德柱与柔柔所生之长子段和,韩蝉便从容在枕上及桌面下各留下一张字条。

二女便连夜离去。

二女一离开云南地区,便分途行事,段敏挟着段和沿山区赶往杭州,韩蝉则直接赶赴四川。

天亮不久,柔柔乍见爱子未前来请安,便进入其居。

却见榻上没人,她不由一怔!

她正欲出房,条见枕上有字条。

她一上前,立见:“十月九日子时,携九十万两至酆都秦广王殿赎人,若多一人同行,吾必撕票,天道帮”

她为之芳容失色。

她急忙持字条会见老公。

连德柱瞧得大急。

于是,他们急与赛孔明及连胜会商对策。

由于该日便是十月九日。群豪即使同行赶到酆都,亦协助不了多少,何况,人质落在对方之手中呀!

连德柱自忖可以应付,便决定依示行事。

于是,他匆匆备妥金票,立即离去。

他便沿途心急如焚的赶路。

不到一个半时辰,他已步入成都之鬼城酆都。

他便到秦广王殿内观察着。

然后,他便到附近用膳。

韩蝉刚到不久,便见大理王赶到,她在暗凛大理王精湛修为之余,反而替段敏高兴她便从容离去。

午后时分,她一返现场附近,便见大理王在殿内赏景。

于是,她从容入内。

不久,她交给庙祝一锭金元宝,便低声吩咐着。

庙祝便欣然接过一封信。

韩蝉便从容离去。

不久,她已在庙祝房后壁上刻下“大雁塔赎人”。

她便沿山区北上。

子初时分,连德柱一见没人出现,不由皱眉。

不久,一阵步声之后,他已瞧见一人行来。

他不由凝功以待。

来人正是庙祝,他一上前使问道:“公子姓段吧?”

“正是!”

“公子来自大理吧?”

“正是!”

“有入托老朽送此函给公子!”

说着,他已送出函。

连德柱一接函,立即拆阅。

立见“详寻令郎房间桌下”。

他为之一怔,他急忙向庙祝探听对方之模样。

庙祝便边忖边描述着。

不久,他匆匆赏一锭白银,便申谢离去。

他便又全力飞掠着。

他一返宫,立见众亲人皆在等候。

他把那封函递给柔柔,便直接入房。

不久,他已由桌下取出一张字条。

立见“长安留侯祠赎人”七字。

他不由暗骂道:“有够老奸!”

他便匆匆离房。

不久,他已把宇条交给连胜。

连胜苦笑道:“够奸猾!休慌!对方志在逼汝乱分寸!”

“是!我即刻赴长安吧?”

“沿途小心暗算!”

“好!”

连德柱便又匆匆离去。

破晓时分,他已赶到留侯祠。

他立见有人在祠内上香。

他便内外合什一拜再张望着。

不久,他便出祠绕行着。

他一到祠后,立见壁上刻着“酆都庙祝住处赎人!”

他险些破口大骂!

恨归恨,他仍然赶赴酆都。

他一人酆都,便探听庙祝住处。

不久,他又会见庙祝。

他一询间之下,庙祝表示未见到少年及那人。

他急忙绕向住址后。

果见壁上刻着“大雁塔赎人”

他气得气息一窒。

他恨恨的咬牙握拳。

他便又匆匆离去。

大雁塔乃是大唐高憎玄英法师自西天取回经书之后,奉旨译经之处,它如今已成古迹及佛门宝寺。

连德柱在黄昏时分一赶到大雁塔,立见一批游客正欲离去,他匆匆一瞥,立知爱子不在人群中。

他便匆匆到塔后瞧着。

果见壁上刻着“大同石窟第九十九窟赎人”。

他气得咬牙切齿啦!

不久,他便又匆匆离去。

大同石窟乃是山西之佛门古迹,亦是中国四大石窟之一,它位于山西大同城北郊,一向游客如织。

不出一个时辰,连德柱已赶到石窟。

他便由第一窟沿途默数掠去。

当他一到第九十九个石窟,果见四下无人。

他便入内寻找着。

良久之后,他才在右壁角发现“坝桥赎人”四字。

他忍不住气得发抖!

他匆匆吞下二丹,便又赶向南方。

长安有个坝桥古迹,大唐时代,曾有周亚夫名将驻军于此,他治军严明,连皇上也无法入军营。

一直到周亚夫闻讯赶到,皇上才得入军营。

“沟桥折柳”事迹便流传千古。

连德柱赶到坝桥时,天尚未亮,四下又无人,他知道自己又被耍,他便仔细的在附近寻找着。

天亮之后,他才在第三支桥柱上发现“风陵渡口赎人“六字,他无暇生气的便又匆匆离去。

风陵渡位于潼关,乃是黄河有名之危险渡口,因为,黄河之水入潼关漩流向风陵渡口,每天来往渡口之船老人皆祷求平安。

他一赶到风陵渡口,便张望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才在渡口北侧一块石上瞧着“华清池畔赎人”六个字,他气得不由连连吐气着。

他便入茶肆匆匆饮茗用膳。

膳后,他便又赶向长安。

提起华清池,看官必会忆起杨贵妃。

因为,杨贵妃曾在华清池内泡温泉,她那娇佣无力之态以及流滑如脂之肌肤“迷死”了唐明皇。

华清池畔之华清殿如今多已颓败,唯有池中之温泉仍然日夜溢流着。

连德柱一赶到华清池内,便到处张望寻人。

良久之后,他才在池右之外壁发现“帮主陈尸处赎人”,他不由恍悟对方如此整他,意在争取时间,于是,他赶往京城。

当他赶到宰魏天道之庄中附近,便提功行去。

那知他紧张老半天,庄中却没人。

他不由又咬牙切齿!

他便内外寻找着。

他足足找了大半天,才在一间房内之壁上礁见“西湖灵隐寺赎人”,他不由骂句“可恶”。

他便匆匆上街用膳。

膳后,他便直接离京。

他便沿山东抄近路赶入江苏再赴杭州。

当他一到灵隐寺,立见游客如织。

他便由前向后寻找着。

他又绕过两侧,仍没见到爱子及留宇。

他又找一个多时辰,才在寺前四大天王中之一尊天王塑僧下方瞧见”八大胡同彩虹院赎人”。

他险些吐血啦!

因为,八大胡同是京城风化区呀!

气归气,他仍然赶向京城。

黄昏时分,他一近八大胡同,便一阵尴尬。

他稍想便戴上面具入内。

沿途之中,大小龟奴纷纷邀他入内快活。

甚至有六人还上前拉扯哩!

他便沉容一一震退对方。

当他一近彩虹院便见龟奴陪笑迎来。

他向外一闪,便沿途瞧着壁上。

然后,他绕到后面瞧着壁上。

那知,壁上却只刻着肉嘛字眼。

他一时头大啦!

他思忖良久,便先行离去。

深夜时分,他潜入彩虹院。

不久,他果真在右侧内墙瞧见“雷峰塔赎人”五字。

他气得险些劈垮那道墙。

他一咬牙,便匆匆离去。

他便再度赶向杭州。

他一到西湖,便掠向雷峰塔。

他一到塔前,便在人群中寻人。

良久之后,他才在塔后壁上瞧见“京城西山红叶苑赎人”。

他不由全身一晃!

不久,他便又皱眉离去。

深夜时分,他一到京城,便赶往西山。

西山之枫,一年到头发红,乃是京城八大胜景之一,他一上西山,便忖道:“红叶苑在何处呢?这…”

他便边行边忖着。

良久之后,他便在山顶之亭中服丹行功。

因为,他研判对方又在耍他。

因为,他耍保存战力呀!

他一直行功到天亮,方始收功。

他沿山道行下不久,便遇见二名游客。

他上前一探听,那二人却不知红叶苑。

他只好沿途探听着。

那知,游客们皆不知红叶苑在何处?

他一到山下,不由沉思着。

不久,他决定向沈提督请教此事。

于是,他赶向九门提督府。

他一到提督府,便报名求见。

不久。沈提督已迎他入内。

他便道出爱子被掳,对方指定在红叶苑赎人,沈提督立即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

“大人可否详述内情?”

“红叶苑乃皇族歇息处,内外门禁森严呀!”

这…对方会不会往该处留字?”

“这。。。”

“大人方便陪同前往否?”

“好!”

不久,二人便搭轿离去。

他们一到红叶苑,便内外寻找着。

午前时分,沈提督才由一名军士口中获悉四日前有人在后墙留字,军土当场销字之事,沈提督不由一喜!

不久,他已陪连德柱询问那名军士。

那名军土便道出“白堤赎人”四字。

连德柱不由暗怒。

不过,他仍赏该军士及沈提督。

他便匆匆离去。

白堤乃西湖胜景之一,他沿途疾赶到入夜,才抵达白堤,他便在白堤沿途寻找刻字那知,他一直忙到天亮,仍无所见。

他不由又渴又饿。

于是,他匆匆离去。

他用过膳,便又返白堤寻找。

不久,他已在一株树上发现“前行第十三家庄院”

八个宇,他由刻痕,立知此八字才被刻上不久。

于是,他使沿路前行。

当他走到第十三家庄院时,只见庄门紧闭,里面一片寂静,不过右门柱上却刻着”请进”二字。

他便先凝功默察。

不久,他已听出庄中有二人。

于是,他掠墙而入。

立见厅门半掩,而且厅中传出二人鼻息,其中一人甚为低细及悠长,另外一入则匀称有致。

他便凝功于双掌行去。

不久,他一推开门,立见爱子歪头靠坐在厅中之太师椅上酣睡,他的腰部却盖着一条毛毯。

他一见爱子平安,不由暗暗松口气。

他便望向坐在爱子椅旁之人。

只见对方一身布衣裙及戴着一顶宽沿帽低头而坐,他正在注视对方,对方却徐徐抬头。

他立即看见一张大麻脸。

那张脸遍是坑坑洞洞,丑陋之至!

他刚变色,那人已经起身欲抱起段和。

连德柱忙道:“慢着!我来赎人!”

对方一收手,便沉声道:“先陪吾快活!”

连德柱神色乍变,险些啊叫出声。

对方倏地扳开段和之口,便塞入一粒绿九。

连德柱急道:“你在干什么--”

“先陪吾快活,再取解药!”

“这。…这…。”

对方立即解开布衣。

赫见她雪白之肌肤。

不久,对方一卸布衣,立即现出挺拔又饱满之双乳。

对方便又迳自卸裙。

赫见对方居然有纤峰及蜂臀。

这付胴体好似经过上天刻意的精雕细琢,完美得令人心跳喷火,甚至连柔柔也比不上。

对方便把左腿搁上段和之椅道:“令郎在二十时辰内必会毒发七孔溢血气绝,汝不想救他吗?”

“吾已携金来赎人!”

“此乃赎人之必具条件!”

“这……这……”

“令郎生死在汝一念之间矣!”

“这。…这。”

漱听门外传来异响,连德柱便回头一瞥。

立见-名中年人一掠入,便朝厅行来。

他一入厅,便直接掠向段和。

连德柱正欲拦人,丑女已冷哼一声。

他立见对方之掌已按上爱子之左太阳穴。

他只好任由中年人掠去。

中年人一掠到段和身后,便抽匕刺入段和之右大臂,昏睡中的段和双腿立即一阵抽动。

连德柱急叫道:“住手!”

那人一松手,便望着他不语。

丑友立即道:“来吧!”

说着,她已行向屏风。

连德柱为之变色。

却见中年人又抽出一匕便欲出手。

连德柱急道:“住手!”

那人便把匕尖顶上段和之颊。

连德柱只好乖乖的起步走。

不久,他已跟入屏风后。

他能够逃出这个风流劫吗?

-------------

幻剑书盟扫较

第十三章 西湖春潮够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