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章 凡人奇学

米天乐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往外逃出采,可是每次都被“牡丹圣女”口中所说的那秘密的巨大诱惑力拉回,使他又不知不觉中往里跨进。

那路径的尽头是一堆很大的巨石,巨石朝路的一面,被削得平整光滑无比。犹如一座天然的屏障,在那巨石平面的正中央,离地大约有三丈左右的地方,划了一个小小的箭头,在那箭头所指示的正中央有一个仅容“牡丹圣女教”教主信物玉雕牡丹花插入的裂缝,那个箭头的意思,大概就是指明来者要把信物插入那个裂疑中才能通行。

不过那箭头离地足有三丈高,无疑又给来者下了一个下马威,如果修为不够的话,就根本不可能把那牡丹花插入那裂缝之中,当然更谈不是如何才能从这巨石前经过了。

米天乐看了看足有三丈高的箭头所指之处,不由地倒吸了—口凉气,不过好在他自忖这么点高度,似乎还难不倒他米天乐,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牡丹圣女”解释他的无能,如果连这门都进不去,那他还谈什么入内学武,那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话。米天乐找准目标,突然身形急弹而起,在他身形弹到大约二丈左右的时候,左脚用力地往光滑的石壁上急点而去。

虽然石壁光滑无比,难有着力之处?

可是在右壁上点一下,总比在空中毫无着力,腾空直升要轻松地多,米天乐在左脚轻点石壁之时,整个身形又闪电般地往上飞升一丈,他手中的信物正好奇准无误地往那裂缝,往那人工造就的锁眼中直插进入。

在插入的同时,随着广阵咕轰轰的巨响,整个石壁突然一分为二,留下一条仅容一个人进出的一裂缝,米天乐乘机从裂缝中闪身而入。等他身形落地的刹那间,那石壁也随之关闭。

这“圣女山庄”依山而建,看来这秘室也必定坐落在山腹之中。

等他落地之时,他首先看到了一张案几,这桌上此时明净无尘,似乎常有人在擦过一样,当然米天乐也知道这毕竟是不可能的,而那石桌之所以还干净如初,可能是因为这秘密里空气干净,没有人走动的缘故吧。

石桌的茶碗下面压着一条纸条,上面写着:“非常欢迎你来此处秘室,既然你能够到这里来,则说明你我有缘。

首先我应该向你介绍一下自己,我就是这‘牡丹宝典’上武功的创始者,但我却并不是江湖中人,我只是一个平常以养牡丹卖牡丹花为生的老媪,我家世世代代都是以养花卖花为生的,老身在对于养牡丹方面可以说是穷其一生心血。”

“渐渐地老身被牡丹的国色天香,雍容华贵所迷倒所陶醉,老身也在渐渐地日积月累之中,针对牡丹花的各种特性及变化悟出一套所谓的武功,并在临死前把自己穷其一生所悟出的武功招式刻于这秘室石壁之上,并在上面冠以‘牡丹宝典’的美名,希望得有缘者学之,使之在武林中代代传下去。”

米天乐想不到这个“牡丹宝典”上武功的创始者,原来是个根本不会武功的老媪,他在吃惊之下,也不得不佩服对方那超人的悟性及过人的智慧。

接下去在秘室四周出现的是那老姐用指力刻上去韵“牡丹宝典”上的各式武功具体招式.米天乐对于这些招式当然是无比熟悉,因为他曾经跟圣教四大护法她们学过这“牡丹宝典”

上的招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学不会,莫非这种“牡丹宝典”的武功只有女人才可以练,他即使已经练成了“素骨凝冰掌”,也无可奈何,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莫不是就安排好了。

他米天乐既使天资过人,智慧似海,也不可能习成那“牡丹宝典”上的旷世奇学。

当他看完石壁上的所有招式图外,使他感到非常的失望,因为图上的东西都是他习过的,他觉得来这里对他来说简直是一无所获。

他在那秘密中那长长地通道刻满壁画的尽的时候,他在失望之下,情不自禁地用脚狠狠地踢了那石壁一下,那用做发泄的劲道实在不少,只踢得他的脚趾头禁不住隐隐做痛。

由于他这不经意地一脚,奇迹出现了,只见秘室通道的尽头的那石壁突然洞开,里面出现了别有洞天的插面。

米天乐大喜过望,趁机挤了进去,只见里面只有一个大约丈余方圆的空间,在里面的四周又都是石壁,石壁的四周显得干燥清洁,没有丝毫的潮湿现象。

在里面靠壁的地方,则端坐著一个须发全白,满脸皱纹的老媪.米天乐虽然不认识对方是谁,但他猜想得出对方肯定就是那妙绝天下的“牡丹宝典’的创始人。

那端坐的老姐看上去依然栩栩如生,虽然他知道对方已经死去多时。面对一个如此平凡的,老人,竟然能创造出奇绝天下的“牡丹宝典”中的绝学来,使得米天乐不得不对其产生了几分尊敬,他之所以尊敬对方,因为他觉得对方实在也太伟大了。

虽然他’米天乐也比较伟大,因为他也创出了独步天下的“敛步随意”身法,不过他自认为要是比起对方那老媪来,那可还差得远了。

他在尊敬之余,禁不住地面对那端坐的老人拂手跪下,拜了几拜,以表敬意。

他不拜还好,这一拜可就拜出问题来了。

那具早已经坐化的尸首,似乎还是很有灵性一样,当米天乐跪地叩拜三下之时,对方好象受之有愧的样子,往左横移了一尺,避开米天乐再拜。

当然对方的这一举动把米天乐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反应使他还以为对方神灵出现呢。

虽然他并不太相信有鬼神之说,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第一感觉就崩出这样古怪的念头。

等他看了半天,相信对方不再移动时,他才总算渐渐放下一颗怦怦乱跳的心来。

他相信对方已经仙去多年,而她之所以能够移动,那当然是在这里下面装了巧妙机关的缘故。

在那尸身原来坐处下面,顿时又出现了一手仅有三寸方咀的小坑,米天乐看到这个坑,顿时心中狂喜,因为这坑中大概又有什么秘笈或神丹秘药,如果真的如此,那他米天乐岜不福缘深厚,不虚此行。

不过事实的结果却大失他所望,只见坑中除了一张发黄的纸外,再无他物,他虽然略有所失望,并却并没有泄气,他决定还是先看看那纸条再说吧。说不定在那上面另有指示,亦或是那张发黄的纸条根本就是一种根厉害的武功秘诀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荡起了一股笑意,心中又升起了新的希望,而且这希望比以前来得更加强烈。

米天乐用手轻,轻地拂平那张发黄的纸张,只见上面写着:“老身首先恭喜你已经练成‘牡丹宝典’上的武功绝学,你既然与我的真身相见,则足以说明我们实在有缘。更难得是你对老身的尊敬,不过好在你有那份对人的尊敬之心,不然你可能要留在这里与我终身为伴了,假如你是个用心邪恶之徒而私自动老身之真身的话。”

看到这里,米天乐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暗呼好险,好在刚才自己没有自作主张在对方身上搜取什么东西,亦或是毁了对方的真身,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看到这里,他更不得不佩服对方的聪明才智,虽然直至现在她在江湖中还依然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大家非常熟悉的那也只不过是她一手所创的“牡丹宝典”上的武功绝学。

但她的智慧实在是天下无双,先别说那如何如何厉害的“牡丹宝典’中的武功招式,就是在这秘室中的机关布置也巧妙无比,绝世无比。

米天乐往那纸张再看下去,只见上面继续道:“近日来,老身自忖身体不佳,恐时日不多,所以特早日来到这里等死,希望我在死后,你能够把我转移到石壁之中,把我好好地安顿下来,使我的躯体能够永久地保存下来。”

接下去的是一大堆关于如何开启壁上开关的指示,指示完了以后,下面则只是对他说了两个字一一“谢谢”,再接下去则是一片空白。

米天乐恨不得一掌劈了对方那死老太婆,他想不到对方花了一大通心思,讲了这么多废话,竟然只是要他好好安顿对方。

当然更令他气愤的是,现在人的安葬也要数目不少的安葬费,可对面的死者太婆除了一具现世的躯体外,穷得再无他物,跟这里的穷鬼打交道,可他妈的真的是晦气。

米天乐在气愤失望之下,正想一脚把对方的尸首踢成西瓜烂,以解他心头之气时,突然他心头掠过一丝恐怖,如果对方在自己身上做子手脚,可自己又一脚踢过去,发动机关,那不是自寻死路。

想到这里,米天乐不由地心中泛起一层寒意,他想不到对方在死后还这样恐怖。他在自认运气不佳,正打算再也不理对方而一个人出去时,突然他脑中灵光一动,对方花了这么多心思,总不会是无缘无故吧。说不定那些所谓的秘笈神丹就在他将要开启她永久的安身之处。因为每个人都喜欢对方在帮她干完了最后的事情后,才给对方以重赏,他想对方那死老太婆也不会例外。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又充满了希望;脸上又蔼起一层好象他已经看到那东西,露出贪婪的笑意,也许这就是人之本性.也许是这欲望的驱使,在突然之间他对她的态度完全变了,变得报听话起来,一一按照对方所指示的步骤,一步一步地接着做。

在石壁最后将要开启的刹那间,米天乐几乎是整个人都添在了石壁上,也许他就是在等那石壁移开的刹那间,马上拿到那里面的东西,因为他已经等的迫不及待了。

米天乐在依照对方的指示后,发动机关,顿时在里面露出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空间,米天乐来不及细看,就往那里面扑去。

当他扑落在地的时候,在刹那间,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似乎再也不能舒展开来似的。

因为这次他又扑了个空,又一次带给他新的希望,不过他次他的笑容并没有僵死多久,因为很快在他脸上又舒展开来了。

他他把失望后的希望都寄托在把那老太婆抱入她在遗瞩中所指明的安身之处后,他相信在这以后会出现奇迹,因为对方肯定不会让他白忙一场。

这是他的想法,这想法虽然有点天真,但也并不是一点也没有道理的。

当米天乐把那位曾经使他尊敬的“牡丹宝典”中武功的创造人放入那息身之处后,那刚开启的石壁马上又恢复了原状.米天乐他站在那里耐心地等了半天,可是半天过后,他除了空欢喜一场,除了站得脚有点隐隐作痛外,他真的是一无所有。

他米天乐难道注定要空来此一道吗?

不会的!不会的!

他在极力否认这个现实,因为他觉得自己好象受不了这个打击。

如果他幸幸苦苦地跑封这里,只是为了受这个打击,那他不是太不甘心了吗?

为什么?

即使他不想承认这事实,可是事实却好象又折又扣地摆在眼前。

使他欲罢不能。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里.可是这里的结果,使他的希望彻底破裂。

难道他米天乐真的不能挤身武林超一流顶尖高手的行列?

难道他永远要听“牡丹圣女”对他说:“你武功不行,还是让我来吧”吗?

一连串的问题,米天乐无力回答。

倏地“卟通”一声脆响,不知为何,米夫乐突然间对着石壁中那死者太婆的遗体前跪了下来,必恭必敬地叩了三个响头。

那三个响头叩得落地有声,也足见他这次所表现出采的诚意。

他在叩响头的同时,口中更是念念有词道:“我的前辈高人,我的妈呀,你就当大发慈悲,可怜可怜我米天乐吧。”

不知是对方死后有知,觉得如此也实在太过意不去,还是这一切本来早就用机关布置好了,只见在米天乐刚叩完三个响头后,这秘室中的秘室中,也就是米天乐所站的秘室中,突然响起“轧轧”的沉闷的机关转动声。

当那沉闷的机关转动声停止后,在米天乐所跪之地的对面,在那本来光滑无比没有一丝裂缝可见的石壁上又突然平空弹出一片墙角来,在里面露出了一片不大的空间,米夭乐的眼睛一投入那刚出现的空间版面,顿时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更是流露出那久违了的笑意。

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他所想要的东西。

一件他向对方苦苦哀求所要得到的东西。

首先映入他眼脸的是一块比较精致的锦盒,不知那锦盒里放有什么东西,在锦盒的旁.边还放着一卷丝帛。

米天乐在兴奋之余,他还是先打开那卷丝帛看一看,看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他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展开那卷丝帛,用力是如此地轻,害怕一用力会把它压碎了似的,变得一无所有,又让他空喜一场。

那卷丝帛虽刚展开,可是开头的字,已经映入了他的眼帘,只见上面写道;“原来坐在里面等死,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迟迟未能解脱,可能是我习练‘牡丹宝典’中武功的缘故吧,直到此时,才让我明白原来等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天、二天、三天…时间一天天地在这里面过去,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做漏了一件事情,我起先所创的武功只适合于女人修练,如何在我所剩无多的日子里再想出一套可以男女皆可习练武功呢?也好让进来的后人万一是男人也不空来一场,把我的武功发扬光大。

说行动就行动,我在苦思约半月有余,在以前几式武功身法的基础上,又增添了新的创意,最后终于又给我悟出二式武功,这二式武功心法招式则是男女皆可习练,不过其最终威力却比原‘牡丹宝典’上的任何一式武功都要强,也算对是原‘牡丹宝典’上武功的一种新的补充吧。”

“另外,老身我怕入秘室者功力尚浅,不能习练这两式新创的武功,所以又不辞幸劳,于百忙中,去采集万种牡丹花粉,再加上特别的方法及制作工艺,进行加工,练成一颗绝世无双的‘万花精丹’后,至少可以使服者在原先功力的基础上,增添了二甲子的功力。

有了这二甲子左右的功力再加上你原有的那么一点功力,那就可以习练我最后二式武功了,记住先服药,再练功,这样会事半功倍。”

米天乐在大喜过望之下,急急地去看望那所谓的锦盒,当他打开那锦盒的时候,他发现里面。只有一颗仅有弹丸那么大的黑色药丸,想想这就是对方口中所谓的“万花精丹”了。

他见了这颗小小的药丸后,就象是见了宝贝一样,其实它的确也是一件宝,毫不犹豫地一口就把它吞服了下去。

吞这千古无双的“万花精丹”并没有给人一种清凉舒泰的感觉,而是吃在嘴里,那味道就象给猪吃的米糠一样,如果晚上米天乐他没有看见吃下去,一定会疑为米糠,甚至更会大呼倒霉,可是现在不同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对方所留下之药物是绝世无双的可以增添二甲子功力的“万花精丹”即使比毒药还苦,他也会吃下去,只要他不被毒死。

因为这“万花精丹”是牡丹花粉所造,所以虽然只有那么小小的一点,可是也是够他米天乐咽得了,好几次他都差点被咽死。

因为这周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水,如果说有,那也只是他自己的口水,但是仅凭他的那么一点口水是很难咽得下去的,所以在剐开始时,只见他涨红了脸,好象很痛苦的样子,直到后来,他才总算平静舒服了很多。

口服那“万花精丹”,且先不说其功效如何,就说刚开始那阵子也够他折磨得了。

以米天乐以往的个性,不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骂得都纷纷跳不来不可,不过这次不知怎么的,竟然一声不响,似乎他是心甘情愿的样子。

想不到他一向自认为自己很清高的米天乐,为了区区二甲子左右的功力竟然愿意去受这种活罪,变得贱起来。

当然,他这么做,一切皆是为了名利,也真不知道那名利是何物,竟然使很多本来很清高的人也出卖自己,变得下贱起来。

等他吞服完那所谓的绝世无双的“万花精丹”时,突然他觉得自己全身软绵绵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大违武学常规的现象,最后他倒在地上软得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很奇怪的念头。

难道这药丸根本不是用来增长功力的神丹妙药,而是一颗令人功力在倾刻间消失殆尽的毒药。

难道那死者太婆耍他。在她死后还要拖他下水,他量恨得就是自己竟然这么容易相信别人,使自己最终上了对方的大当。米天乐真他妈的是头不折不扣的猪。

他本来还想骂得更凶一点,可是还未等他痛痛快快地骂个狗,他已经昏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一了百了,但有时候,死去也未尝不是件很痛快的事情,至少不用那么痛苦。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躺在那秘室之中,他使劲地用牙齿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顿时一阵切骨的疼痛传了过来,这使他感到自己并没有死。因为他还有疼痛的感觉,据说死人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总之,没死必竟是件好事,他在高兴之余,不由地弹跳起采,他不跳还好,他这一跳,顿觉头顶一种剧痛刺心而入。

直到良久他才接受这个他不敢相信的事实。他此时钵内的真气充沛膨胀,整个人几乎都轻飘飘地欲飞了出去似的,虽然他刚才只是那么轻轻地一跳,可是这一跳,却轻而易举地使他的头部顶到了秘室上面的石板,由于弹力极强,所以才会弹得他昏头转向,刺痛异常。

很明显他此时体内的内力至少比以前增加了一百年左右,难道那死太婆那臭婆娘所说的话都是事实。

要是果真的如此,那他以前不是真的错怪了对方,还把对方十八代祖宗骂出来操得不能安宁,那可真是罪过,他一想到这里,就好象向对方恕罪一样再次跪到她的对面,口中连呼;“罪过,罪过。”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至少可以减轻一点他的心理负担,一种对别人错怪了的有点过意不去的内疚心理。

既然他现在又平空多了近二甲子左右的功力,那么他就应该有足够的资本去习练对方所悟出来的还未出世的最后二式。

想到这里,他再也没办法等待了,一种迫切的愿望使他迫不急待地又重新拿起那卷丝帛,往记载着“牡丹宝典”上最后二式的地方望去。

“这最后二式,虽然只有二式,但却在最后的一段生命日子穷尽老身一生的心血所刨出来的,因此深奥无比,比“牡丹宝典”上前面的任何一招半式都要玄虚博大,也可以说是前面任何一式升华的结果。”

面对如此博大精澡,变化无穷的招式,米天乐他虽然自忖天资过人,但也不得不花费很大的一部分时间去领悟。

这最后二式中前一式叫做“万道朝拜’,这一式中所蕴藏着的那股绝世无俦的杀气足以使整个人类在刹那间死亡一次。

也许他这样认为有点夸张,不过那杀气也实在太恐怖了,恐怖的使他也禁不住为之毛骨惊然,似乎他只要使出了那一招“万道朝拜”,就到了世界的末日似的。

相比之下,最后一式“母仪天下”则显得有点仁慈,处处透露出一副博爱无边的面孔,如果尽得那一招的精华,那么天下间几乎可以说是无人能逃得出那伟大博爱的普照,经过那一次绝世一招的洗礼之后,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永得重生。

那一式“万道朝拜”虽然难练,但以米天乐的天资,花了一段时间后,总算把那式学会了。而且还使得有声有色。

可是这第二式“母仪天下”,无论他米天乐花了多少心思去悟去练,就是使不出那招式中博大的仁慈之爱。

练到后来,使他自己也不由得为之泄气,最后他才不得不打算还是先出这秘室再说吧。

虽然他现在还未真正练成那最后一式“母仪天下。”,可是他却已经练成了天下间杀伤力极强的一式“万道朝拜”,再加上他新增的一百年左右的功力,应该说是有资本与“武仙’夏雷等绝世高入一争长短。

出秘室的路倒还是很容易的,里面再也没有什么机关在等着他出去。

等他到了那秘室外面取下那教主信物后,他觉得自己恍若再世做人,虽然在进出之间,从表面上来看,他米天乐还是米天乐,可是在本质上却完全发生了变化,他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米天乐了,他现在的修为可以跟任何一个高手相抗衡而毫不逊色,也许超出他们很多。

这才是今天的米天乐,也是他所追求的。

虽然他与“牡丹圣母”同时入过那间秘室,可是也许她只是看见那秘室中石壁上的所记载的武功,而没有机会,说得确切一点就是根本不知道里面还别有洞天。

当然就更不知道这最后二式“万道朝拜、母仅天下”了。至于那颗难吃的要死的“万花精丹”,她更是无福享受。

不过既是如此,当年的“牡丹圣母”

也已经有足够的实力横行天下,她所创立的“牡丹圣女教’更是江湖中实力超群,无人能与之争锋的天下第一大派帮。

而现在的米天乐又习得了比“牡丹圣母’所习的“牡丹宝典”上更厉害的招式“万道朝拜、母仪天下”,那当然更是傲视天下群雄,难我独尊了。

想到这里,米天乐不由地飘飘然起采,走起路采,当然是更快了。

秘室外面的那条路本来就不是很长,再加上现在米天乐那近四甲子左右的功力,只要他稍微一用劲,那段小径,当然很快就在他脚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

qxhcixi扫描fuchenwOCR武侠屋与双鱼合作连载

第 三 章 纵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