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当他们一抵达会场,立刻赢得所有人的瞩目。

在他强势的作风下,莫馨语如同小鸟依人般的被他搂在怀中,动弹不得。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他,她只觉得他实在是虚伪至极,他们明明是貌合神离,他却偏偏想营造出天成佳偶的错觉,难道他真以为经过今天早报的报导后,在场的来宾会真相信他们是幸福的?

苏子澈知道他的小新娘正用鄙视的目光在视着自己,她会有此反应是预料中的事,只不过,眼前的这场戏码是唱双簧,而不是让他一人独挑大梁的唱独脚戏。

贴近她耳畔,他朝她低语,“不要板着脸,笑一笑,嗯?”

抬起头,她望进他的眼眸,其中藏着不容置喙的意味,她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被朝他俩走来的人给打断。

“苏先生,真的很感谢您在这么繁忙中,还拨冗参加这次的振灾慈善晚会。”一名约五十来岁的女性,朝着他们亲切的笑着。

苏子澈笑道:“哪里,你太客气了,参与这一类的晚会,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一位,是您的新婚妻子吧!”打量着他身旁的小女人,她有些讶异。

外传,苏子澈的女人都是艳冠群芳的,然而,眼前的小女人却是带着灵秀之气的小家碧玉?

不过,话说回来,娶妻求贤淑,能挤身豪门之中的,想必也只有这样乖巧的甜姐儿吧!

苏子澈笑着介绍自己的小妻子给主办人之一的陈女士认识,接着才柔声的对她道:“陈女士对于慈善活动,向来都是不遗余力的,以后,你们或许会常碰面。”

莫馨语没开口说什么,只是径自猜想他的假面具究竟要伪装到何时。

“苏太太不太舒服是不是?”瞥见她的神色,陈女士关怀地问。

“噢,她只是不太习惯参加这一类的晚会,不碍事的,对吧,达令?”他侧偏着头看向她。

莫馨语勉强挤出笑容回答,“是啊!”突地,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虽然我很少参加这类的场合,但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爱心不落人后。既然如此,我想你不介意为我捐出一千万帮助这活动吧!”

露出甜甜的笑容,她有些撒娇地扯着他的领带。当然,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想这么的勒死他。

苏子澈再明白不过她的真正想法是让他大失血,不过,当他见到那魅惑的笑容,尽管不是出于她的真心,他也都心甘情愿的照着她的意思。

“这有什么问题,只要你开口,再多的钱我都肯捐出来。”宠溺的点着她的鼻尖,他道。

见他爽快的一口答应,莫馨语知道自己的计谋并没得逞,早知道,她应该开个更大的数目才是。

“那我先替那些灾区的孩子谢谢你们喽!”对于他们的大手笔,陈女士一脸欣喜,对于莫馨语有着更深的赞许。“要是每对到场的夫妻,都有像苏太太这般的好心肠,今晚的慈善晚会肯定能帮到更多的孩子。”

莫馨语有些心虚的垂着头,不大自然的绞着手。

“你们四处参观、参观,我前面还有事要处理,先告辞一下。”

直到陈女士的身影离去,苏子澈一脸好笑的睨着她,“怎么,舌头被吃掉了?人家刚才赞美你呢!”

此刻的她赫然发现,原来卸下骄傲和冷默,他笑起来挺好看的,一时间,她微微的出神。

“怎么了?”从她的眼眸中,他看到了不一样的神采。

经他这一问,莫馨语才回过神来,为了闪避他直勾勾的目光,她在他怀中转了个身。“没……有。”

苏子澈没再追问,因为阳台上有道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自己先去找些吃的,我等会就来。”淡淡的交代后,他朝那道熟悉的身影走去。

顺着他离去的方向,她看见一名女子正在那头等着他。

大概又是他的情人之一吧!她想。

别过头,莫馨语朝餐桌走去,随手拿了杯鸡尾酒,她走到墙边,眼睛不自觉的飘向苏子澈。

很显然,她的夫婿正专心的与那女人交谈,没有发现他的小妻子有些怨怼的躲在一旁看着他。

她不知在那站了多久,直到有人走到她面前,挡住原本就微弱的光线,她才蓦地抬头。

“别想大多,那位小姐只是子澈从前的一位朋友,我想,他只是叙个旧,一会儿就回来了。”苏子敬看着他的弟妹,仍不免紧张的尴尬地微笑。

见到大伯额际泛上的汗珠,莫馨语原本的沉闷一扫而空,取而带之的是一脸好心情。对于苏子敬她有些好奇,虽然他们只见过两次面,但她却能感受到他是个腼腆的男人,不多话,可是能让人觉得安心。

“我不晓得今天的晚会你也会来。”她浅浅地笑。

“呃……是啊!”停顿一会,他似乎想到了另一件事。“等会,子逸也会来,他向来都没什么时间观念,所以……”

“大哥,你先来并不代表我没时间观念吧!”苏子逸慢步的走着,人尚未走近,便不满的先开口。“二嫂,你看我带谁来见你。”双手置于西装裤中,他一脸洒脱的介绍一位神秘嘉宾。

莫馨语见到那人,一脸讶异,“奇勋?!”

听见这名字,苏家兄弟有默契的看着彼此。苏子敬一张俊脸顿时垮了下来,苏子逸则是一副自己惹的祸自己担。

没有打扰他们的谈话,苏家兄弟识趣的将地方留给他们,手上各持一杯酒的站在会场的一隅,看着那对分处异地的新婚夫妻。

“馨语那朋友是你带来的。”看着他们,苏子敬不像是问话,而是肯定句。

“那小子站在门口,我不过是顺道带他进来罢了,不是你说的那样。这话要是让那头暴躁的狮子听见,我们俩不干一架才有鬼!”见他嘴角微扯了一下,苏子逸闪过不好的念头,怀疑他大哥的“惧女症”是想来个扮猪吃老虎。

“老大,你知道那家伙发起狠来是六亲不认的,看到你两个弟弟打在一块你很得意?”迄今,他都还记得当初为了阻止二哥因唐歆的事去找父亲时,自己被他当成沙包痛扁了一顿,之后整整在医院躺了两天,这事到现在他都还恨得牙痒痒。

苏子敬冷笑着,“子澈向来只看结果,不重视过程。”

意思是不管傅奇勋是怎么进来的,这笔帐都得算在他苏子逸的头上。

“况且,你不认的话,想让你二嫂担下来?”苏子敬的语气满是警告。

闻言,苏子逸没开口,只是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

“和二哥说话的那女人,不是唐歆从前的好友杨素心?”挑着眉,他觉得不对劲。

轻啜口酒,苏子敬没有回话的点点头。

“都过了这么久,他还不肯死心,还想要找到唐歆?”除了苏子澈以外,唐歆是个怎样的女人,苏家成员无人不知。

苏子敬笑着斜眼睨他,“你该清楚他的个性。”

“是啊!我当然清楚,不就是冥顽不灵、食古不化嘛!”逮到机会,他乘机中伤一番,反正二哥也听不到。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苏子逸心底明白他二哥向来喜欢追根究底,不然是不会罢休的。对唐歆,他或许没有从前的那分爱恋,但他必须知道她现在的生活,因为唐歆会离开台湾,他是有责任的。

这种个性并非不好,只不过有时会造成误解,此刻他的小妻子恐怕已有不好的联想。

“那小女孩比唐歆更适合老二。”苏子逸肯定的说完,才瞥向一旁的老大。“你觉得呢?”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爸的眼光。”举起酒杯凑近唇边,苏子敬又喝了一口,龙舌兰酒的气味一向是他的最爱。

“哦?”眼神贼溜地对着他!苏子逸故作正经地道:“看来,即使你是爸的下一个逼婚目标,你也都会欣然的接受?”

“咳……苏、子、逸。”第一回,苏子敬被酒气呛喉。一向温和的他,难得怒瞪着他小弟。

见状高举酒杯,他咧开嘴遥对各处一方的男女敬酒,“新婚愉快!”

婚礼当天,他和老大忙着招呼宾客,没有时间好好祝贺,现在送上一句,应该不会太晚才是。

“你看起来并不快乐。”仅仅一天不见,傅奇勋便发现她脸上已然失去光采,显得憔悴。

“人不可能每一天都过得尽如人意,不是吗?”莫馨语的语气极为平淡。

“但你的不快乐却是他造成的,而你,有可能因为他,一辈子都快乐不起来,甚至忘了快乐的感觉。”

她露出笑容,笑他这话说得过份严重,她不可能为了苏子澈而痛苦,尽管……望见远处的他们仍在交谈,她心中似乎被刺了一下……

“你说得夸大了,他并没有你说得那样坏。”不是为他辩解,她只是说出实话。

“是吗?”这话他说得小声,好似是在问自己,不一会儿,傅奇勋话锋一转,“他有对你解释什么?”

“我不认为他需要作任何解释。”他虽没挑明,莫馨语却已猜出,事实上,当她见到傅奇勋的那刻,就已经知道他来此的目的了。

他双手搭在她肩头,低头问:“为什么?他有责任解释报上的一切,你是他的妻子啊!”

不待她开口,苏子澈的声音如同严冬中飒飒的寒风朝他们袭来。

“既然你知道她是我的妻子,你那双碍眼的手是否也该离开了?”他目光先是锐利的扫过她,接着直勾勾的瞪着傅奇勋。

他的气焰是慑人的,这一点,同身为男人的傅奇勋不得不折服。

“倘若你将她视为妻子,你不会让她一个人难堪的站在一旁,更不会让她……”

将莫馨语搂进怀中,苏子澈眼神带着跳动的烈火,是属于男人间天生的敌意,“该对她如何,我自己知道,轮不到你说话!”

见到他的小妻子又和这小子牵扯在一块,怒气充满他的胸臆,顾不得与杨素心的谈话未有个结果,他的双脚已朝这走来,他巴不得将这小子撕裂,让他再无机会靠近她。

“你如果真的知道,就请你好好的照顾她、珍惜她,别让她过得不幸福!”傅奇勋眼神无畏惧的与他对视。“不然,有一天我会将她带走。”

“奇勋,你别再说了!”她害怕苏子澈有可能会做出任何的事,只为了要传奇勋为这话付出代价。

看着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的小子,再看看他小妻子一脸的忧心,苏子澈除了感到可笑之外,熊熊恼火再度燃起。

带走她?!他凭什么?凭他的一时冲动,还是凭他不经大脑的勇气?他难道不晓得,只需自己动动手指,要整死这个傻小子绝非难事?

“你说完了?”他冷嗤的扬起浓眉。“你要自己离开这,还是要我找人送你一程?”他绝对不是个善人,对惹怒他的人,他不会客气。

“我现在走,不代表我和馨语从此没了交集。”傅奇勋无视他的怒气。

够了,他想这小子的回答是要自己找人“送”他一程。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把这话记在心里。”苏子澈冷笑着,表情却没透露任何的想法,“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只见他手指一弹,附近的保全人员便趋身上前。

“苏先生,您这有什么麻烦吗?”

他轻哼,“我想有麻烦的是这位身上没有邀请卡的先生。”

“你——”莫馨语忿然的怒视着他。

“亲爱的,这没我们的事,交给他们处理,我们去跳支舞吧!”不容她反抗,他强行将她带进舞池。

莫馨语不肯就范的想挣脱他的臂膀,然而他结实的手臂就如同铁骨般强硬,怎么也摆脱不了。

“如果你想看他更难看的走出去,就再动动看。”附在她耳边,苏子澈小声地警告着。

“你真的很卑鄙!”她停止挣脱,啐道。

“嘘——”他摇头,邪佞的笑开,露出一口白牙。“大伙在看我们呢,你想看我做更卑鄙的事?”

顺着扬起的乐声,他箍紧她纤细的腰身,带领着她的舞步,接受众人投射过来的目光,欣然的以微笑回应。

“你太僵硬了,放轻松点。”一对夫妻舞近他们时,苏子彻小声的微笑道。

莫馨语尽可能的配合,不让苏家成为今晚的笑话,是她该做的一部份,尽管她面对的是头披羊皮的狼,她也得将他美化。

当那对夫妻离他们有些距离时,苏子澈的声音冷了些,他藏着愠怒的问:“是你让他来的?”

莫馨语斜他一眼,知道前一晚的争执又将来临。

他能否对她公平些,为何他能与其他的女子搭讪,而她却连和朋友交谈的自由都没有?

“你不已经认定自己的想法,我再说什么你会相信吗?”她不以为然的回答,觉得他多此一问。

“我要的是你肯定的回答,不是你的出自作聪明,”他咬牙道。

“我看不出其中的分别。”眼神移责别处,她一副随他想的样子。“反正你习惯了用自己的判断去替人定罪,我开口解释,不过是让你有更多借题发挥的机会罢了,何必呢?”

倘若他有一分愿意对她的信任,他就不会这么问了,不是吗?

他寒着脸,眼睛眯成一道细缝,莫馨语却是依然故我的漠视。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了解你,你多虑了。”她没那资格吧!

这时音乐结束,苏子澈趁着第一时间将怒气由他的唇间传达到她的唇瓣,池外的宾客犹不知情地为他俩响起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