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因为语馨的事,她对他增添许多好感,而这好感来得又凶又急,几乎让她的心脏无法负荷,她想,她是真的陷了进去。

晚上,他打了通电话回来,说是有事可能会晚点回来,要她早点睡。

望着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一刻。

大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而莫馨语也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三个钟头。

拿起遥控器,她一台一台的转,却始终找不到她想看的频道,忽地,大门“喀”的一声被打开了。

“这么晚了你还在看电视?”拖着一身的疲累,苏子澈没想到一打开门就会看见她,这让他感到满足的快慰。

莫馨语将电视关掉,回过头看着他,像是个做错事被捉包的小孩,低下头。

他笑着踱步朝她走去,脸上洋溢着宠溺的笑容,“我并不是在责骂你,你还是可以继续看下去啊!”

她半天没有动作,苏子澈干脆直接拿过遥控器,替她又打开了电视,瞥见荧光幕上的画面,他饶富兴味的瞅着她。

“你喜欢卡通片?”他的笑容带着捉弄,似在笑她果然还是个孩子。

那台是她刚才随手转的,她根本都还没看清楚内容是什么,他就回来了。

羞怒之下,她嗔他一眼,“不行吗?我觉得卡通片很好,有寓教娱乐的作用,多好!”

见她涨红的小脸,收起哂然的笑意,他故作一脸正经。“我没说卡通片不好,我也喜欢看,真的!”

天知道他从小就不看这玩意,活到这岁数,他连加菲猫和菲力猫谁是谁都还分不清咧!

荧光幕前诙谐的卡通人物,卖力的演着,莫馨语垂着眼偷偷地看着身旁的人,只见他皱着眉头,不太能进入状况也看不懂那些人物究竟在做什么。

“其实……其实我并不是在看电视,而是在等你回来。”她声音极小,犹似在自言自语。

不过,苏子澈却耳尖的听见了,关掉电视,他内心涌起波涛巨浪,眼眸燃起期待的瞧着她。

“我想,我该对你说声谢谢,为我父母、为自己、为语馨谢谢你……”

“还有别的吗?”弯下头,他配合她的高度又问。真的只有这样而已吗?她等他真的就只是为了一句谢谢?被他这一问,她的脸再度涨成绯红,“还有……还有……我睡不着,所以……”支吾半天,她还是无法老实的说出来。

有些失望,不过他深吸口气,重振起精神。“等我换个衣服。”

“嗯?”她不能理解。

“等我换好衣服,陪你到庭园走走,散散步。”他还记得那日下午,她躺在草皮上,是那么的悠然自若、无拘无束的样子。

“散步?你不累吗?”还有体力陪她散步。

“你不想去吗?”学着她的语气,他反问。

头如捣蒜的点着,她以前怎没发现他原是个体贴的人?

苏子澈回以微笑,“好,等我两分钟!”

半山腰弥漫的空气和着青草的芬芳,清新得让人忍不住多吸几口。

晚风徐徐,零散的星子遍夜空,皎洁的月色洒落一地,伴随着虫呜,远离尘嚣的庸庸扰扰,令人不由得的放下心中的碍障,静下心恣意品尝自然的性灵。

草地上虽然有些扎人,莫馨语却丝毫不在乎的枕在上头,任由月光柔柔地映在她白皙无瑕的肌肤上,夜色中,她清丽的面容挂着醉人的微笑,让苏子澈不禁看呆了。

全然无备的她舒适地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小蛮腰春光乍现。

“夜凉,小心身体。”拿出多带出来的外衣,他轻轻地盖在她身上,顺道遮住那让他心猿意马的胴体。

暖意拂过心头,她浅浅地微漾着笑意,“谢谢。”

“这已经不知道是你今天的第几个谢谢了。能不能将你这些谢谢收起来,对我,你不用这么客套的。”他平淡的口吻带着不容回绝的霸气。“晚上,医院打了通电话给我,说你妹妹复原的情形不错,应该很快就能动手术了。”

“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坐起身来拉着他的手,雀跃激动起来。

“你很疼你妹妹。”从她掌心传来的热力,让他感同深受。

“难道你不疼你弟弟?”她显得稚气的问。

苏子澈笑了笑,拾起滑落的衣服重新披在她身上,“当然不。”只不过兄弟间是不用疼这字眼的。从小他都是用拳头来爱他弟弟,直到他也有能力来爱他为止。

“我母亲身体不是很好,语馨和我都是早产儿,但她的身体却没我来得好,或许是这样,所以我父亲将我的名字倒过来为她取名,为的是希望她能和我一样,健健康康的长大,不再为病痛所累……”话到末了,她眸子黯淡了些,似乎有点责怪自己让父亲原先的期望落空。

“这一切都将过去,不是吗?她的病会好的。”他不舍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她会跟你一样有朝气,有胆量和气魄对着一个高她二十几公分的大男人叫嚣怒骂。”他揶揄地笑说。

她知道他又在笑她了,他好像总喜欢这么取笑自己。

“知道吗?小时候我可是很会打架的,没有男生敢来欺负我。”她一脸得意的警告他别再挑衅,不然就是在讨皮痛。

一个小女孩的威胁对他来说又有何惧?他一脸的不相信,懒懒地回道:“是吗?”

见他一脸的相信,她拨开额前的刘海指着额头一处,气呼呼地道:“看!”

苏子澈笑笑的俯身过去,透过月光的照射,他看见一条细细的疤痕,虽然不大也不算明显,但却让他蹙起眉头。

“怎么来的?”他有些不高兴的问。

自顾着得意,她并未发现他的口气不对,仍是一脸骄傲,“小时候一个男生欺负语馨,我生气的跑去找他打了一架,他自知打不过我,便随手捡了个石头丢来,我就这样挂彩啦!不过,他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一只手也被我害得裹上石膏……”

“这样的疤痕你身上还有没有?”老天!这妮子真不懂得保护自己。

“还有一道在手上,不过不是打架受伤的,是在沙滩上捡贝壳时被玻璃碎片划伤的。”

“捡贝壳?”他想到了,第一次在沙滩遇见她,她手上正拿着个瓶子在捡贝壳,“你很喜欢捡贝壳?”

“嗯,因为我妹妹很喜欢贝壳。”她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你呢?难道你没有想要的东西?”定定的望着她,他突然想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喜欢的是什么?他想将想要的东西全数送到她眼前,只为了宠她,让她开心,而这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她想要他的爱,可以吗……恐怕是不可以,也不可能的吧!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避开他的眼神,她仰望着天上的繁星,“我啊!我喜欢天上的星星,喜欢它璀璨的光芒,喜欢它的无法拥有,却能时常看到它的那种感觉。”她暗暗引喻自己对他的情感,不敢直接说出口,怕他知道后会笑她的多情。

星星?!这恐怕是有点棘手。

“苏太太,我必须得说,你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女人。”拧着她小巧的鼻头,他道。

头一次,她觉得苏太太这称谓听来不再那么的刺耳,反倒有些归属的幸福感。

一阵夜风吹来,她感觉凉意的打了个喷嚏。

拉起她娇柔的身体,他将她纳入怀中,“风大了,回去吧!”

偎进他温暖厚实的胸膛中,莫馨语觉得自己的心又乱了起来……

他又会如同昨晚那般爱她吗?她记得他的大手滑遇她每一寸的肌肤,记得那因他大掌而引起的颤抖,尽管在一开始她并非那么的心甘情愿,但最后,她还是臣服了,成为他的女人。

进入屋子,走回卧房的门口,她有些迟疑、有些期待的抬起头看他。

匆匆的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他有些催促的开口,“进去吧!早点睡。”

莫馨语愕然了,她想问他为什么,然而她的自尊和骄傲却让她说不出口。

也许是看出她的失望,苏子澈抚过她细致的脸庞,“我不会再强迫你第二次。等你愿意全心的接受我,我会要你的。”

“你……你又打算出去……找……”她踟蹰的未能将话说得完整。

“我是不是闻到一种……”他故意凑进她身边嗅了嗅,“一种酸酸的味道。”

一颗心仿佛被他揪住,她有些难堪的低下头。她知道他又在捉弄自己,但这一次她却无法反驳,因为她真的在意,也在乎。

她的无言是一种默认。托起她的下颚,苏子澈微笑着。“不会了,不会再有另一个女人,从今以后,只有你,只有你一个,毕竟……有你一个就让人够受的了,不是吗?”话到未了他还是忍不住地挪榆一番。

“彼此彼此!”她释怀地皱皱鼻头,随即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报上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善后呢?”

“听着,我和她都是成年人,也知道好聚好散的道理,她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问题。”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他晓得她正努力的消化他话中的含意。“别想太多了,去睡吧!”

再一次催促,莫馨语乖乖地走回房。

回过头,他知道该和范如薇结束关系了。

接连几天,他们几乎是各自忙碌着。

莫馨语为了莫语馨的手术时常往返医院,苏子澈也因为工作的关系而到三更半夜才回来,但无论多晚,她总会为他等门,然后他会送她回房间,给她一个睡前吻。

几次,她想开口要他留下来,要他陪自己度过夜的寂寞,但怕他的拒绝,她无法接受那样的难堪,因此她选择做一只鸵鸟。

而苏子澈在另一个房间也不见得好过。每日见到她像个小媳妇似的缩在沙发上等他回来,内心的激动让他直想上前抱住她,狠狠地吻尽她身上醉人的馨香,但他不能,他要的不只是她的肉体,他更要她的心,他要她完完全全接受他,没有一丝的不情愿,为此,他愿意等,尽管等待是一种磨人的煎熬,他都愿意一等下去。

晚饭前,她换上泳衣跃进泳池,几圈游下来,她气喘吁吁的倚在池畔,闭上眼稍做休息,思绪不经意地又想起苏子澈。

现在的他在做什么呢?吃过饭了吗?有没有……

“这么出神的在想什么?”

莫馨语立刻张开眼睛,然后她见到她朝思暮想的人,一抹慵懒性感的笑容在他俊逸的脸上展露着。

他真的很迷人,尤其当他面带微笑时,是如此的诱惑人心,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吻住他的笑容。

“你再这么看着我,会让我觉得你对我想入非非。”事实上他很高兴她流露出为自己着迷的样子。

像只偷腥的猫被人当场逮到,她小脸蓦地涨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她潜入水中降温,顺道逃避他的眼神。

“老婆,再这么下去你会把自己憋死的。”他笑着脱下西装外套,卷起衬衫的袖子,半曲着身体,将她自水中拉起,瞥见她饱满的胸脯时,他目光明显黯沉许多。

她身体一部份仍在水中,一部份被他双手拥着贴近他胸膛,同时感觉到彼此跳动的脉搏正猛烈的跃动。

“你刚才叫我老婆……”对上他炽热的眼眸,她红着脸的说。

“有哪里不对劲吗?”他看来无辜的问。

“没有……”她迟疑一会儿,甜甜地笑,“我喜欢听你那样叫我。”

他高傲且自大的笑着,一副再清楚不过的样子,“而我知道你喜欢。老婆!”语末他又强调了一次。

或许她该教她丈夫一些的谦虚。突地,她兴起了捉弄他的念头。

他的嘴角仍得意的上扬,莫馨语借着水面的浮力用尽力气将他的头压入水面,然后恶作剧的扮了个鬼脸,迅速的游到水池中央,咯咯地笑着。

苏子澈想不到这妮子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他抹抹脸上的水渍,笑着威胁,“苏太太,如果我是你的话,绝不会做这公然的挑衅。”

咧开嘴,她淘气的回道:“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

“你会这么认为的……”他眼中闪着异样的光亮,露出诡谲的微笑,慢条斯理的卸下领带,然后脱去衬衫、长裤,露出他那一身宛若希腊神雕像的体魄。

笑容在她脸上逐渐退去,她有些傻气看着他卸下衣物,她的心跳逐渐加速,直到他一手勾着蔽体的最后一道防线,她羞涩窘困的转过身体。

苏子澈满意的看着她的娇羞,他猛捷的跃入水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窜入水底游到她面前,趁她不备之际将她扛起,作势要让她栽入水中。

“认不认错?”他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我不,我没有错!”她嘴硬地道。

“这怪不得我了,我给过你机会。”看来他的小妻子还不清楚他是言出必行的人。他话一说完,便让她笔直的以倒栽葱姿态没入水中。

谙水性的莫馨语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无法立刻反应过来,在水中挣扎了半天,连吃了几口水,才又被他拎了起来;像是捉到浮板,她紧搂着他的颈子,鼻头和喉咙呛得难受。

“咳……你真是我见过……最恶劣的男人……”伏在他胸前,她双脚句着他腰侧,断断续续地道。

“看你以后……噢,老天!别那样动!”他话还来不及说完,身体就因她不安份的乱动产生了反应。

听见他喑痖的嘶吼,她当下乖乖的停止动作,“怎么了?我踢痛你了吗?”

她手抵着他赤裸的胸,低下头急着看自己伤到他哪里,却被他定在胸前动弹不得。

他抽着气,“该死的,别动。”

此时,她感觉到他的欲望了,顿时不知所措。

“我不想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要你的,所以,现在别动。”

深吸口气,她怯怯地看着他,“如果……我愿意呢?”看着他因压抑而皱着眉头,莫馨语知道这一次她无法再将自己的情感密封在心底,不管他心中是否还留有唐歆,又或是有一点她的位子,她都不在乎,这一刻,她只想爱他……

“你知道这话代表的意思?”他不希望她有一丝的不愿。

她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吻上他的唇,但显然她的吻技很拙劣,双唇贴近后,她便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

她以为他会主导接下来的一切,然而他并没有,她想也许他并不想要自己,于是她离开他……

然而,他没让她离开,一手捧住她的头颅咧嘴笑道:“老婆,真正吻该是这样的。”

不浪费任何一秒,他的唇又急又猛的朝她逼近,轻咬着她的下唇,撬开她的贝齿与她的舌间交织,采撷她的甜蜜。

她的身体软软地偎着他,任由他大手在她身上点燃簇簇火花,她无力的仰头发出沉醉的叹息,双手插进他浓密的黑发中。

“天——你这迷人的小东西。”

搂着她纤细的腰身,他带领她游至扶手的栏杆处,将她置放在栏杆上,褪去她的泳衣,使她赤裸的面对自己,屏息的看着她如凝脂的胴体。

失去泳衣蔽体,她害羞的用手遮住自己的饱满,细长的腿交叉的拢紧。

“亲爱的,在我面前你是不用害羞的。”咬着她的耳垂,他笑道。

她难为情的垂下眼脸,红霞在她双颊映照着。

熊熊烈火燃烧着彼此,就在两人沉浸在耳鬓厮磨的快感中,一道声音如雷般劈进耳——

“二哥,你在这……喔哦!”

苏子逸一脚踏进泳池边,心中猛地暗叫一声不妙。

苏子澈连忙将怀中的人儿压低,用身体包里着莫馨语,不让她春光外泄。

抬起头,他声音骇人的怒吼,“苏子逸,你这天杀的——”

坐在书房中,苏子澈铁青着一张脸怒视着苏子逸,直想将他生吞活剥。

“嘿,这不能完全怪我吧!”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举起双手一脸求饶。

“照你这么说,是我不对?”他怒火更炽的扬眉。

“这当然也不能怪你,人总有七情六欲需要宣泄嘛!”陪着笑脸,他一副能理解的样子,但接下来的话又在讨皮痛。“不过你们也真会选地方,游泳池?鸳鸯戏水也不用这么大的地方,更何况在水中办那档事不让你觉得兵无用武之地?”眨着眼,他暧昧的贼笑。

“如果你来这是为了要我揍你一顿,最好直接说。”他耐心被磨尽的卷起袖子威吓。

“OK!别动粗。”点点头,他收起笑意。“我找到唐歆的下落了。”

坐回椅中,苏子澈口气平淡,“说下去。”

“她在匈牙利认识一个法国佬,两人认识不到一个月就闪电结婚,现在定居在法国,但是听说两人处得不是很好,恐怕很快就会离婚。”说完,他双腿大剌剌的伸在桌前,等着他二哥的反应。

睨着他,苏子澈知道他小弟心中在想什么,这小子之所以会这么说,无非是相心让他去找唐歆,借此挑起另一场战争,为他一直都存有的一个心结作报复。

然而,他却不晓得,那日在宴会中他已由杨素心口中问出唐歆的下落,基本上这小子并没讲错,惟一的差别是,唐歆现在的婚姻生活很好,当然也不可能离婚,既是如此,他又何需去打扰她现在的生活呢?

“这两天我刚好有事要去欧洲一趟,也许会顺道去看看她。”假意顺着他的诡计,苏子澈伸手要他交出地址。

闻言,苏子逸向来玩世不恭的脸有了变化。“你是真的有事去出差,还是假公济私的想和唐歆再续前缘?”“把她的地址给我,你就可以走了。”他懒得再废话,直截了当的下逐客令。天知道这小子已浪费太多他和他小妻子独处的时间。

将一张写有地址的纸条丢在桌上,苏子逸笔直的站了起来,临出门,他回头道:“希望你不会做出让我唾弃而又害你妻子难过的事。”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子澈坐在椅中看着那张纸条,扯着淡淡的笑意。这小子……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莫馨语换上一套裙装站在门边,合身的短裙将她笔直的腿完美的展现出来。

“子逸不留下来吃饭吗?”倚在门边,她探头问。

苏子澈将纸条随手一扔,朝她走去将她横抱起来。“他不饿,不过我饿了,而且非常的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