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看著甄家人安顿好之后,德翊告别了依依不舍的爱丽丝,独自回到英国。

这里曾是自己成长、与爱丽丝相识的地方,但这次回来,德翊的心情完全不同。

他回到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找Killer教授。教授识才惜才,愿意帮德翊在音乐领域上发挥自己的天赋。

在他的安排下,德翊得以顺利旁听许多课程,Killer教授也安排他到自己女儿的公司兼职,让他的生活暂时无虑。

Killer教授的女儿在一间大型音乐公司担任行销主管,有时为了行销旗下发行的音乐专辑,得全球各地四处奔波开会,忙不过来时,德翊就是她的助理。

这天,德翊在Killer教授家练琴,教授特地借出这架法吉奥里钢琴让德翊定期过来练习,希望他不会因为现实的因素而失去练习的机会。

“杰可森,原来你琴艺这么高超,难怪爹地这么重视你。”

教授的女儿名叫克莉思汀,年纪轻轻、精明能干,和父亲一样喜爱音乐。

她和父亲不同的地方,是除了古典乐外她也喜欢流行乐,毕业后她就在这家流行音乐公司任职,不到三十岁,能力已备受肯定。

“对不起,吵到你了?”德翊礼貌地问著。

“如果这样的音乐会吵到人,那世上就不需要其他声音存在了。”

“克莉思汀小姐真幽默。”

“不打扰你,你继续弹啊!嗯……你介意我在旁边听吗?”

“如果我介意,那世上怎么会有荣幸两个字存在?”

“哈哈!你也不差啊!”

克莉思汀被眼前这个琴艺令人折服、说话风趣不失沉稳的男子深深吸引,静静听他奏完好几首曲子。

“你的曲风很特别,该怎么形容呢……”克莉思汀思索著。

她的工作让她对音乐有敏锐的观察力,她一手撑著下巴,仔细思量。

“你有古典乐的底子,却没有束缚感,反而有一种特别的生命力,就像……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冒出芽的种子,不是一般正统学院的学生做得到的。”

德翊丰富的经历以及在酒吧接触的各类音乐,都是他的弹奏中的元素,而在学院教室外、图书馆中奠下的扎实基础,更是让两者相遇后激出灿烂的火花。

“听爹地说,你常在学校旁听?”

“嗯,那里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克莉思汀慧黠的眼睛闪出光芒。“你知道吗?努力可以让一个人成功,但要达到超群的境界,还要靠天分,你就是两者皆有的人。我比较现实,就直接说了。你如果走古典乐路线一定可以大红大紫,但是……你想不想走不同的路线?我是说,如果我们帮你制作专辑,再加上包装行销,以你特有的曲风,一定可以惊艳全球。到时我们互蒙其利,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克莉思汀的音乐成就或许不及父亲,但精明的商业头脑及敏锐度却是同年纪的同事无法比拟。

德翊静静听完这个创新的提议后,开始认真思考可行性。

克莉思汀很快提出许多专业的见解,两人年纪相仿,也有一样的企图心,彻夜长谈后,克莉思汀很快依照德翊的风格拟出草稿,打算明天向公司提案。

***    ***  bbs.fmx.cn  ***

回到台湾的爱丽丝跟著甄母忙著安顿一切,不知道是不是太忙,最近老觉得容易疲累。

德翊一个人在英国,爱丽丝知道他跟著Killer教授学习,不想让他分心,也没有跟德翊多提。

倒是史蒂芬阴魂不散,跟著来到台湾,明著说要帮忙,暗地里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爱丽丝懒得理他。

***    ***  bbs.fmx.cn  ***

台北,富丽堂皇的德家却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位在半山腰的德宅腹地一望无际,仿造欧洲古堡建造的庭院大宅,一位老人拄著拐杖正在花园内焦急地踱步。

“德术,还有几天?”老人问著身旁的年轻人。

“爸,您今天已经问第三次了,两天后拍卖会举行,我一定帮您标到。”

“我跟你去。”

“爸!您身体不好,这种事情我处理就行了,我天天参加拍卖会,一定……”

“我说我要去!听见没?”

德老爷重重将拐杖往地上一敲,另一只手往喷泉边的维纳斯雕像重重拍下,德术吓了好大一跳。

“好好,爸,我跟您去就是了,注意身体。还有,弟弟已经从日本赶回来,说要帮您调查。”德术赶忙连声安抚。

除了身体不舒服时,德术没见过一向和蔼的父亲动怒过。到底是什么样的琴,背后又是什么样的故事,让爸爸这几天寝食难安、难以入眠?

两天后,向来行事低调的德家在一场高级古董拍卖会上引起一阵骚动。德老爷由两个儿子陪著一起走进会场,他手中紧捏著几天前拿到的目录,两眼锐利如鹰,不发一语。

“唉哟!德老,好久不见,什么东西让您亲自出马?”

“德老德老,幸会幸会,时常听大家提起您,今天才有幸见到您……”

“啊,您一定是德家老爷了,小弟代表汪董跟您请个安,另外关于您以前从埃及带回的那件宝物,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割爱,您知道市场就这一件,每个人都想著呢!”

德老爷一出现,众人都凑著他问东问西,又是请安又是探询,德老爷却一句话也不回,紧握著型录迳自往会场去。

德翊赶紧扶著他,而拍卖会的常客德术,则代父亲向大家寒暄。

大家会如此好奇不是没有原因。德家是出了名的低调,德老到底从事哪一行没人知道,只晓得“德”这个姓是清代贵族,德家留下大量的清代珍品古玩,但是只闻风声,没人见过,因为德家不卖。

倒是德家二少德术大概从小耳濡目染,眼光奇准无比,在高级古董拍卖市场上以快狠准出了名,有时偶尔带来一两件父亲年轻时从世界各地带回的艺术品,众人都赞叹不已。

德老爷进场后,一群人又是一阵低语。

“喂,德家到底在做什么的,怎么这么神秘?”

“不知道,不过听说光是房地产就够吃上几辈子,我看古董买卖只是做兴趣、交朋友而已。”

“瞧你说得酸溜溜的,你去过那家寿司店吗?”

“你说他小儿子德颀开的那家?哈哈!那才是真的做健康交朋友的咧,哪家少爷会这样穿著厨师袍切生鱼片啊?”

神秘的德家,大家所知不多,一向少露面的家族成员今天都到齐了,到底是为了哪件宝物?大家议论纷纷。

会场上,德老爷不发一语,全心等著他睽违二十七年的小提琴。

这把琴当年他亲自交给心爱的Anna,是两人的定情物,现在它单独出现在这里,那Anna呢?

这些年无论他怎么寻找,她都音讯全无,她好吗?还是已经嫁人了?过得如何?他只想在有生之年,再见她一面。

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接下来这把小提琴,是十八世纪末,义大利著名的手工名琴,质地细致,精雕细琢,起价五百五十万美元。”

古董的价值会随著时间流逝而逐年增高,当年价值五百万美元的琴,现在已经增值,光起标价就值五百五十万。向德翊收购的出价者知道他急著变现,仅以四百五十万购入,现在他的幕后老板正开心的数著钞票。

“五百七十万。”

“五百七十五万。”

开始有人出价,德术在父亲耳边低语:“爸,依我的经验,六百万是关卡,我们大概出价六百零五万就可以得手。”

德老爷“嗯”了一声,举起牌子。

“七百万。”

“咳!”出手精明狠准的德术重重咳了一下。

德颀则瞪大了眼睛看著老爸。

金钱对德家来说只是数字多写一点和少写一点而已,没什么差别,只是两个儿子完全没心理准备,老爸会玩得“不符合游戏规则”。

这样的价格当然顺利得手,德老爷坚持亲自拿著它走出会场,对周遭张大眼睛、嘴巴合不拢的人群视若无睹。

“爸,我这趟回来,是帮你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德颀见老爸异常的举动,更想尽快弄清楚,为什么父亲如此坚持。

说到当年往事,德老爷神情一沉,语带落寞的说:“你现在在查一件古巴的毒品走私案对吧?”

“是啊,那件当年你没破的案子。”

案子没破,德老爷没有太大的反应,只静静说:“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没有继续追查吗?”

德家的司机已经把擦得闪亮的车开到会场门口,抱著德翊也抱过的小提琴,德家一家人踏上回程,路上德老爷缓缓道出往事……

一行人回到德宅,德老爷从密室中翻出一张张发黄的相片。他把这些相片跟那些古玩一样当作珍宝收藏著。

德老爷弹了一手好钢琴,当年在他赞助的一场音乐会中,邂逅了正在茱利亚音乐学院求学的台湾留学生Anna  Lee。

长发飘逸、面貌脱俗的她,在台上优雅地拉著小提琴,深深抓住了台下德茗的目光,两人从共同喜欢的音乐聊到天南地北,深深被彼此吸引,不久后,他们就走进了彼此的世界。

当年德茗的真正身分是跨国际侦察犯罪组织的一员,这个组织凌驾国际刑警,专门侦办一些国际性大案件。

冷战结束后,国际间紧张情势暂缓,然而国际毒枭却趁势崛起,嚣张地在世界各地运毒贩售。德茗在加入组织后承办案件尚未失手过,于是被派予一个新任务,至古巴毒枭大本营卧底。

卧底的任务艰钜危险,而在去古巴之前,他必须被塑造成一个来自台湾的贩毒头子,与毒枭接洽,为此他必须断绝身边所有关系人,避免受到牵连。

在出发之前,德茗再度到美国与Anna相会,忍不住相思与离别,他将实情告诉了Anna,希望她暂时不要跟他有任何联系,最多三年,他一定回来找她。

就在那时,他将那把价值不菲的小提琴送给了Anna当作定情物,德家的古玩珍品很多,但德茗觉得只有这把小提琴适合心爱的女人。

断绝了所有关系,德茗只身赴古巴卧底,临走前他托付同组的同事替他暗中照顾Anna,没想到这却是错误的开始──

这名女性组员代号SR7,因爱慕德茗主动争取这次的编组,碍于侦犯组织明文规定内部成员不能有情谊发生,所以只暗中爱慕著他。

不久Anna发现自己有了身孕,SR7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表面上她细心照顾Anna,私下却暗自烦忧,自己与德茗的未来必将因这个小孩而梦碎。

她打定主意与Anna联系上,告诉她卧底工作并不顺遂,为了顾及Anna及她腹中小生命的安全,请她暂时离开原本的居所,并且不要留下线索,以免毒枭找到她藉此威胁德茗。

SR7是德茗告诉Anna可以信赖、代为照顾她的人,Anna不疑有他,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赶紧休学,依照SR7的嘱咐,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去哪里,在SR7安排下,她将名字改成了Ann,中文翻译是“安”。

她希望她挂念的人能够平安,三年后与她相聚。

Anna在SR7安排下到了英国,她答应她会支付一切生活费及学费,让她可以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继续求学,不料两个月后她就没再接到SR7的消息。

Anna在盘缠用尽下选择了休学,四处打工打算带大腹中的小孩。

她记得德茗跟她说过,他希望将来有一对儿女,女的取名“德茹”,男的取名“德翊”,加起来就是“如意”的谐音。

Anna只身在异乡国度,身无分文,唯一可以帮她的SR7了无音讯,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她,在不知道事情发展的状况下,为了顾及德茗的安全,Anna自始至终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孩子的父亲是谁,含辛茹苦地带著一个小孩在陌生的异乡求生存。

就在德翊出生后第六年,她将那把珍爱七年的小提琴交给德翊,离开了人世。

远在古巴的德茗当然不知道Anna的处境,更不知道她帮他生下了一个小孩,中文名就叫“德翊”。SR7不断告诉他Anna在美国过得很好,她一直暗中代为照顾她,直到两年后德茗发觉不对劲。

SR7说不出Anna的近况,也没有Anna具体的消息,碍于身在毒窟,他隐忍了两年,最后才发现Anna早已离开了他。

大发雷霆的德茗执意辞去所有任务,飞奔更美国寻找Anna,并严正拒绝SR7的表白。

当然改了名的Anna让德茗遍寻不著,最后SR7为了挽回他,告诉德茗可以到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寻找一位叫“Ann  Lee”的学生,但线索也在Anna休学、隐姓埋名后断了音讯。

没有线索、遍寻不著挚爱的德茗,意志消沉的过了一段成天买醉浇愁的日子。

他不知道他有一个小孩远在英国,跟著妈妈姓,叫Jackson  Lee,中文名字就是“德翊”。

每每宿醉后清醒时,只有伤痛伴著他。这样过了多年,直到遇到了德术、德颀的妈妈,在德妈妈无悔的付出下,德茗渐渐走出了伤痛。

两个儿子出生后,他也当了尽责的父亲。只有在午夜梦回时,才回想起心灵最深处的那份回忆。

二十七年后这把小提琴的出现,让德老爷大为震惊,看到拍卖目录的那天,他连站都站不稳,拄著拐杖的手在发抖。

无论花多少代价,他也要知道小提琴的主人到底身在何方!

德颀、德术听完老爸当年的故事都相当讶异。

原来老爸年轻时有过这样一段情,两人答应父亲尽快找到线索,让他多年的牵挂有个答案。

***    ***  bbs.fmx.cn  ***

为了追查小提琴来源,德颀、德术找到出售小提琴的人,但是怎么看,这个獐头鼠目的年轻人都不像古董收藏家,显然是个人头。

在德颀拿著棒球棍和德术拿著五百万支票的威胁利诱下,人头终于透露这把琴是大陆一位幕后卖家代为托售,这人相当神秘,连名字都不肯说,只知道好像是一位外国人,而这把小提琴听说是从中国苏州的甄家小提琴工厂卖出的。

“听说是因为失火、保险公司不赔才卖掉的。”

从人头口中知道的线索,德颀决定马上飞一趟大陆。

到了苏州,德颀先找上保险公司,得知纵火因素可能是“人为”后,更加怀疑收购小提琴者必定跟纵火嫌犯有关,无奈证据收集不齐,当地公安迟迟无法破案。

德颀决定再飞回台湾,找哥哥德术一起拜访迁回台湾的甄家找线索。

但德家打探小提琴收购的事情已经传到史蒂芬耳里,他就是人头口中的“外国人幕后老板”。

那天在拍卖会上他原想卖掉小提琴,不但大赚一笔,更让德翊尝尝失去自己心爱东西的滋味!怎料消息传回,得标者竟是也是“德”家,让他大吃一惊。

台湾姓德的不多,史蒂芬出身英国上流社会,隐约知道台湾有一个富有但低调的德家,不过从未打过照面。之前听到德翊中文名字及得知他有一把古董小提琴时,曾怀疑过他们的关系,然而看德翊过得如此落魄,便打消此猜测。

现在,不要说德翊那小子是否真的跟德家有关连,如果真让德家查出什么,那自己所有的希望将就此破灭。

他真的想得到爱丽丝,不想看著她投向别人怀抱,这样的念头越强,史蒂芬的手段就越激烈。

***    ***  bbs.fmx.cn  ***

这天,爱丽丝站在甄家旧家门口,听见两个陌生人说出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你说那把小提琴被卖掉了?怎么可能?杰可森跟我说没有卖啊!”

“杰可森是谁?他怎么会有那把小提琴?”甫从大陆赶回的德颀追问。

“他是我男朋友,现在在英国,小提琴是他妈妈留给他的,没想到他竟然瞒著我卖掉,我好难过……”

“他妈妈留给他的?”德术、德颀异口同声问。

“他妈妈是不是叫Anna  Lee或Ann  Lee?”两兄弟紧紧盯著爱丽丝,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我记得教授说他母亲的名字好像就叫Ann  Lee……”

德术已经说不出话,德颀吸了一口气说:“请问你男朋友中文名字叫?”

爱丽丝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两位身高一八○以上的男人为何这样紧张,当她说出德翊的中文名字时,两个人同时倒吸一口气。

强忍著震撼,德颀追问:“你刚刚说,琴是他妈妈‘留给’他的,请问现在他妈妈……”会用到“留给”这两个字,德顺心里有不祥的预兆。

“他妈妈……你们是谁?问这么多做什么?”爱丽丝不知道这两个陌生人问那么多要做什么?她的心情极度低落,知道杰可森竟然为她卖了琴,满心愧疚。

没想到,她又听见一个令她震惊不已的答案。

“我们是……德翊的弟弟。”

“你们是……什么?”一下发生太多事,爱丽丝突然胃不舒服,干呕了一声。

德术赶忙向前扶住她。“你不舒服?”

“没有,最近比较累吧!你说,你们是德翊的弟弟?他不是孤儿吗?”

“孤儿?”

德颀向德术使了个眼色,心里有了底。

德宅,德老爷很快接到了儿子的电话,是德颀转述在甄家问到的最新消息。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让他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什么?你们说什么?德翊?天……我真的有一个儿子在英国……就叫德翊?女朋友……他有女朋友在台湾?”

年迈的德老爷老泪纵横,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还有一个儿子!名字还是当年他跟Anna两人的约定。

“那Anna呢?她人呢?”德老爷双手颤抖,语气激动。

“她……爸,您别急,我一定尽快帮你查清楚。”德颀支支吾吾,不敢告诉父亲,他思念近三十年的Anna早已离开人世。

从爱丽丝说“他妈妈在他小时候就过世了”的消息时,德颀、德术两人顿时心凉了一半,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说这个消息,最近爸爸身体不好,要是让他一下掉落谷底,身体恐怕撑不住。

“先报喜不报忧吧!等找到大哥,带他见了爸爸后,再告诉他Anna过世的消息,或许冲击会比较小。”德术下了结论。

爱丽丝在得知小提琴被德老爷以高价买回后,心情平静许多。

德颀趁机问另一件事情。“你知道幕后收购者是谁吗?”

“什么幕后收购著?我不知道,不过那天有一个人冒冒失失的到我家来,说要收购古董。”

“我们找到了出售小提琴的人,他只是个人头,幕后主使者听说是个外国人。恕我直言,您父亲或家人是否有得罪过外国人?”

德颀才问完,爱丽丝有些不满地说:“没有没有!公安问过很多遍了,我爸没有得罪什么人……等等,你说外国人?”

爱丽丝心头震了一下。不会是他吧!不会吧?

她的神情相当震惊、讶异,夹杂著愤怒和怀疑,复杂的思绪让她更加不舒服,德术赶忙扶她进屋坐下。

在爱丽丝叙述中,德颀得知她的青梅竹马史蒂芬爱慕她已久,对大哥德翊相当敌视,而大哥在保险公司迟迟不理赔下,为了帮助她,才决定瞒著她卖掉琴,想必他心中万分不舍却又强装镇定。

爱丽丝又说德翊小时生活很苦,在育幼院长大,德颀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他和德术两个人可以说是从小锦衣玉食、生活无虞,没想到亲哥哥竟是居无定所、尝尽人间冷暖。

德颀感慨万千,下定决心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