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自从爱丽丝离家之后,甄父难掩落寞之情,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事业上。两个月前史蒂芬下的大订单,让他好一阵子没有空闲。

前两天,他陪著史蒂芬参观自己工厂最新进口的机械设备,史蒂芬虽然嘴上不提,但甄父看得出他脸上的落寞。

史蒂芬对甄家的事业贡献良多,甄家却让他如此失望,甄父相当过意不去。

怎知一场大火,烧光了甄父一生的心血与寄托……

德翊陪著爱丽丝火速赶回苏州。事情比想像中还要严重,甄父新购进的设备全部烧毁。这些机器是向银行抵押融资购买的,还有贷款要还,史蒂芬当初下的大笔订单现在也无法交货。

这场火连累史蒂芬也损失惨重,更糟的是,厂房一位夜间管理员因火势太大来不及逃出,现在严重烧烫伤住在加护病房,种种事后赔偿事宜将会接踵而至。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险公司的理赔金,不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甄父已经有些撑不住。

“爸!你不要这样,事情一定有办法解决的。”爱丽丝看见瘫在椅子上老泪纵横的爸爸,难过至极,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门口传来家仆的声音。“史蒂芬先生,请进。”

史蒂芬神情憔悴地走进来,甄父看到他,撑著身体站起来。“史蒂芬你来了,关于那笔订单,恐怕……”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您先保重身体,其他的事我来处理。”

“唉!你别瞒我了,我知道那笔订单造成你损失庞大,等保险公司的理赔金下来,我再想办法补偿你。”

“理赔金只会针对工厂设备损失赔偿,订单的事我会处理,听说……还有人受伤是吗?”

德翊静静听他们说话,他感觉当史蒂芬说到这里时,他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闪光,史蒂芬显然很关心人员的伤势。“严重吗?有生命危险吗?”

德翊直觉有些怪。如果是自己的员工,关心伤势很正常,不过史蒂芬并不是工厂什么人,如果顾及与甄家的交情,暂时不谈订单损失可以理解,不过如此关切一个管理员的伤,好像有点……说不上来的怪。

身体不适的甄父对史蒂芬处理事情的态度相当钦佩,他拍拍史蒂芬的肩膀,心中千言万语化作一个简单的动作。

在甄父的心中,甄家欠史蒂芬太多,史蒂芬让甄家在制琴业闯出一片天、对晓嫀一往情深,现在又对庞大的订单损失绝口不提,可是,自己的女儿是这样对人家的……

史蒂芬重重叹了口气,但是传统的甄父却没有看出女儿的婚姻不能当作筹码,更没有看出来史蒂芬眼底的那抹慌张与诡异。

几天后,甄家的电话开始不断响起。

银行关切的电话、家属的抗议还有同业的打探,让甄家陷入一片愁云惨雾,更糟糕的是,保险公司迟迟不肯理赔。

爱丽丝的大哥接到保险公司的电话,神情相当难看。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甚且还有庞大的负债和赔偿金,如果保险公司不拨款……后果没有人敢想像。

甄父听到结果后,一阵激动。“什么?你说什么?警方不排除有人纵火,所以他们暂不理赔?”

甄父怒火中烧,整个人站了起来。“如果查一年都查不出什么,我们就要空等一年?那要这种保险公司做什么?咳!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人为因素?怎么可能?我这辈子与人无冤无仇,有谁会放火烧我工厂?警方这样讲会害死人……呼、呼!”

激动的甄父突然整张脸纠结成一团,呼吸急促,然后右半身突然失去了力量,整个人倾斜往地上倒去。

“爸、爸!快叫救护车!”

所有人都围了上去,甄父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

***    ***  bbs.fmx.cn  ***

苏州某中外合资的医院急诊室

戴著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对甄家众人说:“病情现在已经稳定,不过病患中风导致右半身瘫痪,需要长期复健,请问谁是家属?”

“什么?中风?”甄母听到这里,忍不住掩面大哭。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爱丽丝难过地趴在德翊肩上流泪,一时之间发生太多事,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接下来的日子,保险公司坚持等待调查结果,甄家已经付不出每月要摊还的银行借款;银行要求真相厘清前先设定抵押甄宅;工厂管理员的家属天天在甄家大门前抗议,要他们负道义责任;其他同业说是来关心探病,但商机这块现实的大饼让他们暗地里争著蚕食鲸吞。

爱丽丝在医院照顾爸爸,几天都没睡好,史蒂芬带著鲜花过来,看见她有气无力地将花插在花瓶上,他眼睛一转,将爱丽丝拉到房外说话。

“你看起来好憔悴,是不是烦恼医药费的事?”

甄家遭逢这样巨大的变化,财力已经不如以往,甄父的医药费确实是个问题。

“嗯……妈妈说,我们可能要搬回台湾。”这些话,爱丽丝不想让房里的爸爸听到,声音压得低低的。

“可是伯父现在行动不便,这里的事也还没完全解决,走得了吗?”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爱丽丝有些激动。她不是不知道状况,深陷的双眼再度泛起泪光,语气中净是无奈与无助。

史蒂芬伸手按住爱丽丝的肩膀,试图给她安慰。

正提著晚餐回来的德翊听到史蒂芬说:“爱丽丝,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有一个有力的男朋友,或许事情要解决就没那么困难。”

“我不懂你的意思。”爱丽丝莫名其妙,但德翊却明白了。

“好,我就明说了。贷款、赔偿、医药费都不是问题,但是……我希望我是替‘亲家’解决事情,只要你点头,我愿意帮你家解决一切。”

“什么替亲家解决事情……”爱丽丝先是喃喃自语,然后睁大眼睛大声说:“你是要我嫁给你当作帮助我家的条件?这就是你要说的?”

史蒂芬面不改色。“你一时间或许无法接受,但是你可以考虑一下,目前这种情况,或许这是唯一的选择,我对你一直有深厚的感情,嫁给我你会过得很幸福,我……”

“不要再说了!你若真的爱我就不会说这种话!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这种条件交换的帮助!”

爱丽丝又气又难堪,史蒂芬把婚姻当什么?把自己当什么?

史蒂芬仍然站在原地继续说:“你不要生气,我这么做,只想让你知道爱情有时也要顾及现实。你那个男朋友就算再爱你,也没有能力解决你面临的困境,不是吗?”

“你马上离开!”爱丽丝甩开史蒂芬搭在她肩上的手。

德翊也快步走向前,面对史蒂芬。“你可以滚了,我女朋友的事由我解决!”

史蒂芬瞪了德翊一眼,眼神夹杂挑衅与鄙视之意,德翊没有动怒,只是站在爱丽丝身前挡住一切。

“你不必马上拒绝我,这件事我也会找伯母商量。”史蒂芬丢下这句话后便离去了。

爱丽丝紧握双拳,全身发抖。“他真的太过分了!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德翊将她的头埋在自己怀中,他想给爱丽丝慰藉,眼神却飘向远方。

史蒂芬的所作所为令人反感,但是他说的话却是不争的事实。

爱丽丝面临的困境,自己有能力帮她度过吗?靠自己这双手,可以给她怎么样的生活?

***    ***  bbs.fmx.cn  ***

甄父几天后办理出院,他知道现在家里经济状况很差,没有办法一直住到完全康复,他选择在家休养,然后定期回医院复健。

回家后,甄母面对女儿总是欲言又止,时常看著她又不敢说出口,爱丽丝知道妈妈想说什么,气得打电话大骂史蒂芬。

“你真的跟我妈说那些有的没有的?”

“爱丽丝,你真的不再考虑?”史蒂芬仍抱著一丝希望。

“不、考、虑!听懂了没有?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爱丽丝重重挂下电话。

甄母很不高兴。“晓嫀,你太没规矩了。”

“妈!连你也想这样嫁掉女儿,是吗?”爱丽丝怒火中烧。

“你就不能多替家里想想吗?史蒂芬没什么不好,现在又肯帮我们,你不考虑别的,也考虑一下你爸爸……”

在传统的长辈眼中,史蒂芬就是所谓的“好归宿”,有过人的家世背景,在这种状况下肯帮助甄家,对女儿又一往情深,女儿真的是“不知道惜福”!

一直伴在爱丽丝身边的德翊,知道甄家的情形,他没有怪他们势利,只是想著另一件事。

爱丽丝跑到妈妈跟前,指著德翊说:“妈!我会嫁的人只有他!这几天你看他一眼了吗?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势利,眼里只有钱?”

“晓嫀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甄母为之气结。

爱丽丝也不甘示弱。“爸爸住院他也很帮忙,你跟人家说过一句谢谢了吗?你眼里只有趁人之危的史蒂芬,到底谁真心待我,你能分辨吗?”

“你……好!你长大了,完全目无尊长了?”

“妈!我只是在跟你说道理,要嫁就要嫁真正对你好的人,不是吗?难道当初你嫁给爸爸的时候是为了钱吗?”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甄母与爱丽丝争执不下,母女两人第一次吵成这样,场面一发不可收拾,德翊心中相当难过。

他不要爱丽丝为他伤神,尤其是在这种状况下,爱丽丝应该受尽呵护,而不是为他辩解。

德翊在心中悄悄做了一个决定,他沉稳地走到两人中间。“伯母、爱丽丝,请不要再为我争执了,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德翊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个吵架的女人也没有将德翊的话听进去,只当是一句客气话。

而被挂电话的史蒂芬狠狠摔下话筒,眼中尽是愤怒。

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仍然无法得到爱丽丝,还让她更讨厌自己。

好!没关系,我有的是方法!姓德的,你夺走了我最宝贵的女人,你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心爱之物的滋味!

史蒂芬捡起地上的话筒,拨了另一通电话……

***    ***  bbs.fmx.cn  ***

这天门铃又响起,甄家已经没有家仆,爱丽丝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请问有什么事?”那人举止相当怪,说话的时候不时往屋内探头探脑,欲言又止。

听到声音的德翊走了过来。

陌生人见到德翊,仿佛确定了什么事,对爱丽丝说:“是这样的。我是一间古董收购公司的职员,这是我的名片。”

“古董收购公司?我们又没约人,你来做什么?”爱丽丝拿著名片,觉得莫名其妙。

“想必您就是甄小姐,我就直说了。我们公司专门收购古董,价格公道,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付款,解决您的燃眉之急,不用等到拍卖会才能变现。甄老爷以前财力雄厚,想必有收购许多古玩,若您有需要……”

“不需要!就是有你们这种人,滚啦!”爱丽丝气得甩上门,把名片揉成一团往地上丢。

“昨天才来一个中古车商和房地产仲介,今天又来这种人,这年头的人都爱趁火打劫吗?!”

这几天不断有觊觎甄家财产的人试图与他们接触,名屋、名车到其他收藏,都是收购者的目标,许多遭逢巨变的大户会在情急之下变卖家产应急,甄家的状况让这些人趋之若鹜。

她气嘟嘟的回房后,德翊悄悄捡起这张名片。

妈妈留下的小提琴他一直带在身边,这把琴价值不菲也意义非凡,德翊从没有动过变卖的念头,但因为他心中另一个珍爱的“嫀”,让他做了个决定……

趁著爱丽丝熟睡时,德翊联系对方。这种古董收购公司虽然付款迅速,但就像急著卖车变现的人一样,车商不会付太高的价格,他们出价美金四百五十万,德翊心中纵有千万不舍,为了帮助爱丽丝,仍然忍痛答应。

这晚,德翊最后一次仔细擦拭著母亲的遗物。

这把琴他从不离身,也是母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但从明天起,它就不知会流落何方。或许是收购公司的保险柜,或再被卖出后放在私人收藏室中。

德翊忍著心痛,看著发亮的小提琴。“将来我一定会再买回它!”

***    ***  bbs.fmx.cn  ***

半个月后,甄家准备举家迁回台湾老家。

老家还有一间甄家发迹的旧工厂,因为是发迹地,依照台湾人的习俗没有转手卖掉,甄父打算回去过平静的生活。

之前德翊忽然拿出一大笔钱,帮甄家解决问题,但无论爱丽丝或其他人怎么追问,德翊就是不肯说明钱从哪里来。

甄母忙著打包,也不断打量德翊。

他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钱?该不会是偷拐抢骗来的吧?

德翊不怪大家疑惑的眼光,也不想多解释,他只想让爱丽丝放心。

爱丽丝压根也没想到德翊会变卖他的小提琴,她知道那把琴意义非凡,当年连他妈妈怀了他也宁愿休学,不肯卖掉琴,对德翊来说那是无价之宝!

但是除了这把琴,德翊还有什么方法筹到这笔钱呢?

“杰可森,你真的不说你的钱从哪来的?”

德翊一边帮爱丽丝打包一边说:“你不是跟别人说过,不要问我我不想说的私事吗?”

“连我也不能说?”

“你看,你会笑了,这就好啦!”德翊放下纸箱,摸摸她的脸蛋,疼惜的说。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其他的由他承担就好。

爱丽丝仍然不放心,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嗯,你的小提琴呢?要不要我帮你一起打包?”

“小提琴在这,我会带著上飞机,免得摔坏。”

“喔,那就好。”爱丽丝看见琴盒,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连累德翊。

她不知道德翊早就猜到她会问,特地留下琴盒。现在里面装的,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琴,他随身带著,是不要爱丽丝打开它。

如他所说,他只要爱丽丝放心,剩下的一切,他自己承担就好。

***    ***  bbs.fmx.cn  ***

回台湾的飞机上,爱丽丝静静地靠在德翊肩上。

德翊看著窗外一片片白云从机翼下飘过,眼神深远。

“你在想什么?”自从事情解决后,爱丽丝变得开朗许多。

她打算等到保险公司理赔后,再把钱还给德翊。倒是德翊最近话变少了,似乎总是在想事情。

“爱丽丝,等你们安顿好后,我可能会回英国一段时间。”

“你要回英国,为什么?”

“这些天我想过了,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让你快乐。你妈要你选择史蒂芬,也不能说她势利。”

“杰可森,你是不是把我爸妈的话放在心上?你帮了我们这么多,现在他们一定不会再这样想。”

“我能帮你,是因为我有……总之,那不是我自己的能力,我希望在音乐上闯出一片天,这样比在酒吧上班更能让你过得好。”德翊把“是因为我有小提琴”的话咽回口中,他知道爱丽丝一定会因此愧疚,而且他答应过自己要赎回小提琴,更要靠自己的双手让自己的女人过好日子。

“那我跟你去!”

“爱丽丝,现在你和我都没有多余的钱,我一个人怎么过都可以,但是我不能让你跟著我过苦日子,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你懂吗?等我有成就、有能力后,一定让你重回音乐学院,好好念完书,好吗?”

爱丽丝抬头看著他,看见他眼中的坚毅,那份对自己的责任和对未来的冲劲。她知道杰可森有属于自己的天空,知道他的抉择不会有错。

“好,那你安心回英国,我在台湾会好好照顾自己。”爱丽丝再度埋进他的胸怀,在这里,她找到无尽的信任和爱。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