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皇家音乐学院内依然乐声悠扬,校园的各处角落不时传来学生练习的乐声。

“威震八方”的Killer教授正在办公室内翻著一本破旧的笔记。

这本笔记原本放在系学会办公室失物招领处许多天了,没有人来认领,破旧的外皮相当不显眼,经过的同学也没人注意。

Killer教授以上课严谨出了名,听人说这本笔记是在他上课教室外面捡到的,便随手翻了翻内容,想知道学生是否有认真听课。

翻了一、两页后,他把整本笔记拿进办公室,一页页仔细看著。

笔记中记载了音乐学院内许多堂课的上课内容,难得的是,写的都是课堂中的精髓部分,另外还有许多看起来像即兴创作的乐曲。

Killer教授翻到记载著他上课的日期那页时,特别注意看了一下,不看还好,一看就戴起老花眼镜一行行研究。

以普通原子笔写的乐曲字迹潦草,但曲子浑然天成,古典曲风中却带著开创性的前卫风格,流畅中隐藏著力量。

不要说一般学生,连专业的作曲家都很难有这样的天赋,能够将两者搭配得天衣无缝、一气呵成。

这样不受拘束、超越一般水准的创作是谁写的?会是自己的学生吗?Killer教授满心想知道这本笔记的主人是谁。

这样的人才,不能被埋没。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今天Killer教授的课堂上一阵骚动,原来教授宣布他担任指挥的爱仕顿大乐团缺一位小提琴手,愿意给学生一个面试的机会。

爱仕顿大乐团是英国一流的管弦乐团,成立百余年,在全球享有盛名,大家忍不住议论纷纷。

爱丽丝下了课走出来,德翊体贴地帮她拿厚重的书本。“这是一个好机会,你打算试试吗?”

爱丽丝想了想,摇摇头说:“不了,我的实力和学长姊比起来还差一截。”

“你小提琴拉得不错,作曲方面我帮你写,说不定有机会。”

“嗯……是这样没错,不过那样就不是靠我的实力了,不太好。”

德翊轻轻摸了摸爱丽丝的长发。“你看,你真的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比如真诚。”

“不要再说让我开心的话啦!你不是说有一本笔记不见了吗?我在系办看到一本蓝色笔记,去看看是不是你的。”

系学会办公室内,Killer教授已经将笔记放回原位多天,希望能看到来认领的学生。

透过隔板,他看见他的学生爱丽丝和一个男生走了进来。

爱丽丝熟悉地走到失物招领处填写单子,领回笔记,男生则有些面生,四处观望。

“笔记收好吧,别再掉啰!”爱丽丝帮笔记找到了主人,牵著德翊的手,很快步出办公室。

看著两人走远,Killer教授陷入沉思。

这个学生是谁?怎么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笔记本就是他的?他是这里的学生吗?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走出办公室的两人遇到了凡妮莎,凡妮莎远远望著爱丽丝牵著德翊的手,眼底露出一丝讶异,不过她随即很有自信地走向他们。

在凡妮莎的邀约下,爱丽丝答应周末和德翊一起到她家参加生日派对。

周末夜晚,德翊载著爱丽丝前往凡妮莎的家。

车子停在一间独立洋房前,凡妮莎经商的父亲让她有著华丽的住所,过著令人称羡的日子。

一整个晚上,凡妮莎穿梭在人群中,享受成为焦点的感觉。不过她的眼神总不时飘向出众的德翊。

他静静站在一旁,远远注视著爱丽丝。爱丽丝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他就像守护在她身边的骑士。

凡妮莎好生羡慕,幸福之神为什么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

她注意到德翊滴酒不沾,只吃了些三明治,于是她拿起一只高脚杯走过去,语调性感。“要不要喝点淡酒?我有准备香槟、葡萄酒……”

“谢谢,不过我要开车,所以不用了。”

“喔,是因为要开车所以不喝酒啊……我还以为我准备的东西不够好呢!你对爱丽丝真好。”

“不,你准备得很周到,抱歉让你误会了,安全送爱丽丝回家是我的工作。”

德翊沉稳不失礼的回答,让凡妮莎更加沉醉。

“不过……爱丽丝并没有当你是司机或保镳。”凡妮莎试探的问,如果可以,她希望听到否定的答案。

德翊没有说话。

在德翊心中,他知道爱丽丝怎么看待他,也清楚自己对爱丽丝的情感,这样就够了,自己和爱丽丝家世背景截然不同,他不想跟其他人多说什么。

“爱丽丝如果玩得太累,可以先睡我家,明天再送她回去。”凡妮莎希望英挺的骑士能够因为他的小公主而多留一会儿。

“嗯,看她决定,我都可以。”

“好,那你也尽情的玩吧!”

“谢谢。”

凡妮莎眼神闪了一下,走到爱丽丝身旁,替她拿鸡尾酒。和大家聊得开心又没有心机的爱丽丝果然不胜酒力,很快便觉得昏昏欲睡。

深夜,喧闹的庆生会随著朋友一一道别而安静了下来,凡妮莎家中的侍者快速地收拾餐盘。

她送走所有宾客,扶著爱丽丝到二楼客房,德翊跟在后面。

“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载你回家。”

德翊站在床边以温和的口吻对爱丽丝说,凡妮莎不想看到他看著她的眼神,先走出了房间。

“喔,好……”昏昏欲睡的爱丽丝带著笑容,在柔软的大床上很快睡著了。

德翊轻轻关上房门,凡妮莎在门外等他。

“你累了吗?我们家还有其他客房。”

“没关系,我在沙发上躺一下就好,我不太累。”

“这怎么行,我会过意不去。”

“不要这样说,今晚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你是尽职的主人。”德翊一边说,一边往客房外的沙发走去。

凡妮莎脱下外套,状似轻松地吐了一口气。“是吗?可是我始终没办法真正感到快乐。”

凡妮莎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两条细肩带衬著性感合身的上衣,配上一条皮质的项炼,项炼末端是一颗雕工细致的钻石,恰好在她胸前摇晃。

她用尽方法,希望眼前的男人为她倾倒。

德翊知道凡妮莎性感,也知道她的眼里透露出期望。

他起身转过头,视线没有停留在她身上,以平静的口吻回应。“如果你愿意,我会像爱丽丝一样,把你当好朋友。”

“杰可森,我不想这样,这不是我要的……”

“你要的,我无法给你。”德翊的回答简单而清楚。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凡妮莎还是红了眼眶。“为什么?就因为我比爱丽丝晚认识你?”

凡妮莎的眼角滑下泪珠,坦白的表达仍得不到德翊的允诺,一向好强的她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酸楚。

“爱丽丝有别人没有的特质,你也有你的,凡妮莎,你有一天会找到真心爱你的人。”

潸然泪下的凡妮莎并没有让德翊乱了阵脚,他不会让女孩子哭,但更不愿意有模糊暧昧的地带存在。感情是珍贵的付出,不是美丽的游戏。

凡妮莎心中感慨万千,她从未为谁倾心过,却在这动了真心也伤了心。

她低头啜泣,忽然一头栽进德翊怀中。“杰可森……”凡妮莎不顾一切地紧紧抱住德翊,喃喃地在他胸膛上说:“就一次、就这一次!我只想知道吻心爱的人是什么感觉,好吗?就当送我的生日礼物,从来……我从来没有……”

德翊伫立原地,没有推开她。他不能爱凡妮莎,或许这样能让她不难过。

她目光徘徊在德翊的脸庞,然后依依不舍的闭上眼睛,缓缓靠近德翊,闭上眼睛吻上他的唇。

凡妮莎不想结束这个吻,但突然“啪啦”一声,一件东西从德翊身上落下。

“这是什么?”

“是我的笔记。”放在德翊裤子后方口袋的笔记本不小心被抱著他的凡妮莎拍落,凡妮莎已稍稍平复情绪,弯下腰捡起笔记本。

“这首曲子是你自己写的吗?”凡妮莎翻到德翊在Killer教授上课时写的那首曲子,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她看见德翊未被发现的天分。“我真的很羡慕爱丽丝,能拥有你的一切。”

“这只是一首随手写的曲子,你喜欢就送给你吧!今天我没有带礼物来,希望你笑纳。”德翊顺手撕下这两页笔记纸。

凡妮莎怔怔地望著他,心想:这首曲子任谁都看得出是一件难得的作品……或许……

凡妮莎想想说:“我想拿它参加这次的甄选比赛,好吗?”

德翊正将撕下的笔记递给凡妮莎,手顿了一下。

对他来说,这只是一篇随手写的初稿,要的话随时可以写出别首曲子,也不会介意凡妮莎怎么用它。

但是同样的事情,爱丽丝就显得真诚可爱多了。

刚刚的吻让他深深明白,除了爱丽丝,没有人能让他情生意动。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隔天一早,爱丽丝起床与凡妮莎道别后,坐著德翊开的车离开。

“昨晚睡得好吗?”

“嗯……”爱丽丝没什么精神。

“看来是没睡好。”德翊心中有底。

“那个吻没有温度。”德翊直截了当地说,将车子开往路旁。

爱丽丝还没回过神,车子已经停下,她正疑惑德翊要做什么时,只见他一个侧身,猛然给了爱丽丝一个热吻。

爱丽丝先是张著眼睛,不知所以讶异地望著他,直到感觉德翊的手埋在自己的头发中、捧著自己的脸蛋像是捧著宝贝亲吻时,她才知道该回应、沉醉在吻中。

德翊的大掌不断拨弄著爱丽丝已经散乱的头发,掌心温热,就和他不想停下的双唇一样。爱丽丝的小手紧紧抓著德翊的领口,紧张却又沉醉。

昨晚她口渴起身想要喝水,却看见令她惊心的一幕,她没想到,德翊早看见了她……

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车内的德翊视若无睹地吻著爱丽丝,似乎车外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过了许久,德翊依依不舍地放开爱丽丝。“这才有温度,懂吗?”

“你真霸道,这里是大街上耶……”

“那又如何?我只要你懂。”

爱丽丝娇嗔地抗议。“我……人家本来就没有误会什么……”

“那为何不说话?”

“那是因为……”爱丽丝有点说不下去。

“因为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吻别人,无论什么原因,你都不好受。”德翊定眼望著她,说得认真。“对不起,是我不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手在爱丽丝脸上流连,语气真诚。“不然如果还有第二次,就罚我……加倍亲你好了。”

没想到德翊这么不要脸,说完脸还真凑了上来!

爱丽丝瞪大眼睛气鼓鼓地看著他,早知道刚刚就好好扁这家伙一顿!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到了Killer教授为爱仕顿大乐团征选小提琴手的日子,凡妮莎用德翊的那首曲子参赛,加上自信的现场演奏,满心等待好消息。

满场的学生等待结果,教授在宣布入选人之前,却说出令她错愕不已的话。

“今天有一首很出色的乐曲,可惜却是抄来的──凡妮莎同学!你这样的行为相当不可取,这学期的课你不用再来了。”

教授不留情面地当场斥责,引起全场哗然,凡妮莎脑中一片空白,既讶异又难堪,半晌说不出话,羞辱涌上心头。

她全身颤抖、泣不成声,趴在桌上拚命想著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杰可森?是杰可森出卖我吗?不、不会的!他没有理由害我,况且曲子是他亲手给我的,他没必要再特地跑去跟教授说!

是谁?谁这么无聊跑去告状?当天只有我和杰可森两个人在场,还会有谁……突然,凡妮莎眼中露出一丝怒意。

难道是爱丽丝?爱丽丝和杰可森在一起,一定知道他很多事,一定是杰可森随口跟她说的,或者当天晚上她根本没睡,对!她一定知道我对杰可森有好感,才这样做的!

凡妮莎既难堪又难过,自己什么都没有,连杰可森也不肯给她一个机会,为何爱丽丝还要这样做?

凡妮莎面对赶来安慰的好友,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是一直掉泪。面对爱丽丝,她愤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心中不满的情绪不断上升。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理论作曲这堂课已经见不到凡妮莎,德翊听了爱丽丝描述凡妮莎的遭遇后,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相当疑惑,这首曲子只有自己看过,教授怎么会知道?

德翊在教室外面想了想,不由担心起来。

不知不觉下课了,爱丽丝和教授一起走了过来。

“杰可森,这是我们教授,他说想见见你。”爱丽丝很有礼貌地帮两人介绍。

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教授下了课特别叫住她,问“蓝色笔记本”的主人是谁,爱丽丝想反正德翊就在教室外,就带著教授一起过来。

“听爱丽丝说,你都是旁听?”Killer教授两眼盯著德翊。

“对不起,希望没有打扰到您。”德翊不知道Killer教授见他的目的是什么,很有礼貌地应著。

“那本笔记是你的吗?所以,里面的曲子都是你写的?”Killer教授直截了当问,眼睛闪过光芒。

“您是说之前在系办招领的笔记吗?是的,那是我的。”

“好!年轻人,以后直接进教室上课吧!”Killer教授突然伸出手拍拍德翊的肩膀,用一种惜才的眼神说:“笔记的内容我都看过了,我不会让人才埋没!”

Killer教授一边说,一边拿出凡妮莎参赛的曲子。“这是你写的没错吧?不管什么理由,我都不容许抄袭这种事情发生。这是我修改过的稿子,你拿回家再看一看。”

教授将乐曲精修过,用红笔标记,拿给德翊,原本躲在教授后面一直对德翊做鬼脸的爱丽丝这时才猛然停止。

原来……教授之前就看过这本笔记了,所以,凡妮莎真的是抄来的?

爱丽丝听见Killer教授对德翊温和地说:“不要埋没了你的天分,音乐上有任何问题,欢迎随时找我讨论。”

爱丽丝张大了嘴巴,又偷偷在教授背后对德翊做鬼脸,德翊假装视而不见,直到教授走远。

“你再皮一点没关系。”

“哇!我第一次听见教授说人话耶!”

“你这个不知尊重师长的小捣蛋!”

“是啊是啊!大天才,不要埋没了你的天分喔──”爱丽丝学著Killer教授加强语气的口吻。

德翊捏著她的脸蛋,叫她闭嘴。“小捣蛋说完了?可以回家了吗?”

“喔!忘了跟你说,今晚凡妮莎约我一起吃饭,她说有事情要跟我说,我一个人去就好,你先回去吧!”

德翊眉一蹙,而爱丽丝现在满心想著如何开导凡妮莎,却不知凡妮莎对她的误解及内心的妒忌,单纯的友谊已经变质。

德翊目送她离开,站在原地思索。

华灯初上,伦敦街头和往常一样,匆忙的人群在华丽的街道上穿梭,纵横交错的地铁载著一班班踏上回程的人们。

“凡妮莎怎么约这么隐密的地方啊?呵呵,印度餐馆跟印度一样神秘吗?”爱丽丝手上拿著凡妮莎在电话中告诉她的餐厅地址,越走越疑惑。

突然周围出现几个地痞流氓,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穿得怪异夸张,挨近她身边。

“请问你是爱丽丝小姐吗?”

“我是啊,你们有什么事吗?”

“我们没什么事,只是要告诉你,做人不要太嚣张。”

“你们……要做什么?啊!”

爱丽丝话还没说完,头发就被一把拉住,整个人往后仰。

一个流氓说:“做人如果太嚣张,下场不会太好,这个道理你今天会知道!”

爱丽丝上半身动弹不得,被拉住的头发让她疼得快要哭出来。

怎么会遇到这种事?自己到底得罪了谁?爱丽丝一阵心慌,正要张口大声求救时,嘴巴就被一把捂住,她拚命拳打脚踢,但怎么也挣脱不了拉住她头发的人。

突然,她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对,做人不要太嚣张,放开你欠揍的手,不然马上就会知道下场!”

不远处,德翊双手拿著棍棒,直挺挺地站在这群人身后,爱丽丝仿佛见到了希望。

“你是什么人?劝你不要管这件事!”

“你们又是什么人?劝你们不要惹是生非。”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们的职业就是要惹是生非,识相就不要挡路,不然我们这么多人,不差多打你一个……啊!”

爱丽丝见流氓没注意她,趁隙狠狠地往她嘴巴上的手咬去,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咬得流氓哇哇大叫,放开了她。

“爱丽丝,过来!”德翊大吼一声。

爱丽丝急忙往他身后跑,身旁的流氓见状,伸手要拉住爱丽丝,没想到德翊动作更快,举臂一挥,棍子毫不留情地往他手臂上打下。

“唉哟!搞什么!”被打中的流氓痛得抓著手在地上滚。

爱丽丝已经跑到德翊身后,德翊张开双臂挡在她前面,紧紧护著她。

其他流氓见自己的同伙被打伤,个个目露凶光、准备拳脚相向。

“爱丽丝,打电话报警。”德翊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没办法撑太久,在爱丽丝耳边说完了这句话,转身又是一挥,手上的棍子又打中了一个混混的大腿。

“混帐!你是什么人?混那里的?”流氓见德翊一个人毫无惧色,身手矫健,直觉他应该也是混街头的。

德翊没有回话,冷静地看著所有人。

“不要跟他废话,我就不相信他一个人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个,大家一起上!”刚刚被打中手臂的流氓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要报复。

一被唆使,流氓一拥而上。

德翊手上的棍棒在人群中挥舞,他精准地落下每一棒,被打中的混混个个发出哀号,爱丽丝趁机躲在角落用手机拨紧急电话。

“该死!是谁说不用带家伙的?”

“不是说只有一个女的?谁知道!”

从这群流氓的对话,德翊听出来是经人唆使,目标是爱丽丝。

他的眉蹙起,这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事。

一个混混从路旁捡起一条废弃的铁棒,恶狠狠地冲了过来。

“爱丽丝!闪开!”德翊闪身躲过这一棍,眼见这流氓直冲向爱丽丝,先是大吼了一声,然后不偏不倚一脚往混混腰间踢去。

“啊!”混混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德翊踢向墙角,惨叫一声撞上墙壁。

“不怕撞墙的就过来!”从小不知道在这种暗巷中打过多少架的德翊,并没有多大惧色,只是他担心自己保护不了心爱的女孩。

混混知道德翊身手不凡,准备向爱丽丝下手。

德翊眼神一凛,紧紧盯著眼前人的一举一动。

匡!

一个流氓敲碎一个空酒瓶,举著冲了过来,其他混混跟著一起冲,顿时一群人围著他们俩。

“喝!”德翊用手肘狠狠地往这个混混胸口顶去,力道之大,当场让他垂下手捂著胸口吐了口鲜血。

一转身,德翊另一只手上的木棍不偏不倚往另一个混混腹部捅去,速度之快,让拿著石头要往他头上砸去的混混愣了一下,随即改变方向,将石头往爱丽丝方向丢去。

“爱丽丝,小心!”

德翊很快地踹向小流氓,石头因此丢偏了,但是另一个拿著铁条的流氓趁隙冲到德翊背后,用力往德翊身上打下。

“呃!”铁条恶狠狠地打中德翊的双腿,他喉中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随即拿起地上的木棍,转身挥出一棒,打开了另一个混混,但是他已经站不太稳。

“有种就冲著我来,打女人不丢脸吗?”

德翊伸出一只手挡著爱丽丝,一心只想保护她不受伤,他忍著痛吼著,低眼看著所有混混,用整个身体护著爱丽丝。

“哼!我看你能撑多久!”一个混混拿著酒瓶朝爱丽丝扔了过来。

在这瞬间,德翊架开一个人,却来不及阻止这个酒瓶,就在它要往爱丽丝头上落下时,德翊不假思索地推开爱丽丝,破碎的酒瓶就这样划过他的额头。

“啊!你流血了!”爱丽丝抱著德翊,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德翊半倒在地上,一滴滴鲜血从额上滑落至地,他握紧著拳头撑起身体,即便受伤,他仍坚持站在爱丽丝身前。

咿呜咿呜……

刺耳的警笛伴著闪烁的红灯钻进了小巷,德翊松了口气,他的爱丽丝没事,这样就好。

混混有些慌了手脚,受伤的老大心有不甘,但远远一批手持配枪的警察已经围了过来,带头的混混气愤地对他们撂下狠话走人。

又急又气的爱丽丝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抱著嘴角、额头都流著鲜血的德翊慌张不已。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