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诗逸烦躁地抽完第四根Y,L香烟,对面坐著范志杰,脸上挂著他一贯的招牌笑容。两个人这样默不吭声,面对面地坐著已将近有半个时辰了。

“志杰,你怎么都不说话?”王诗逸终于忍不住先开口。

范志杰笑了笑。“是你约我出来的。”

“所以就要由我先开口?”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老是这样子,每次约会总是这样对人不闻不问,真教人受不了!”

“你有事想告诉我,自然会先开口,我又何必多此一问?”

“你真的一点也不好奇?”

“一点也不上。”范志杰一边搅著黑咖啡,一边懒懒地说著:“更何况,我也不愿太多管闲事。”

这是在暗示她吗?王诗逸紧张地握紧出汗的双手,谨慎地小声道:

“志杰,上次在你公司大吵大闹的事,我很抱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了好吗?”

“这种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何况这种事他遇多了,如果桩桩都要计较,那他迟早会进精神病医院的。

“那我们还是好朋友喽?”王诗逸热切地凝视他。

“是很普通的好朋友。”范志杰故意这样说,以免她会错意。

王诗逸无所谓地笑著。只要他还当她是朋友,那她就比较好开口。

“志杰,既然我们是好朋友,那么你可不可帮我一个忙?”

果然是有事求于他!范志杰无所谓地耸耸肩。

“说吧!如果我帮得上忙,自然会尽力而为。”

“可以的,你一定办得到!”她兴奋得整张脸都红起来了。“我想拜托你再当我一天的男朋友。”

范志杰愣愣地看了她几秒,然后皱眉摇著头。“不行,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王诗逸不敢相信地圆睁杏眼。她竟然被这个从不对女人说NO的男人拒绝!?这是真的吗?

“我现在正和一个女孩子交往,因而我不想做出任何会令她伤心的事。”他一脸的严肃。

这次换王诗逸看著他楞了下,接下来是近乎惊奇地低吼一声一一

“哇!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能让你动真情的女人,我还以为这种女人早绝种了!”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难道我不能认真地该场恋爱?”她过于吃惊的态度,惹怒了范志杰。

“当然不是!”她惊觉自己的失态,她连道歉意地陪笑著。“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一点也不像你,居然会去交一个固定的女人……”顿了下,她又笑道:“想必你一定很爱那个女孩吧?”

“嗯。”范志杰心不在焉地应著。他真的爱高路路吗?老实说,他到现在还是很迷惑。“所以我只能当你的好朋友,不能富你的男朋友。”

“只是假装一天就行了,我相信你女朋友应该不会介意的。”王诗逸紧张地说道。

“假装一天!?”范志杰不明白她的意思。“为什麾要这样做?”

“是这样的,上个月……”她犹豫了一了,脸上挂着难为情的表情。“我去相亲,当方是个富家子弟,叫严俊成,是个秃头、大肚子的中年人。他和我见过一次面后,就好像急着要结婚,每天都跑到我家来作客,我爸因为和他有生意上的往来,也很中意地,虽然我一再地拒绝,但这是没用。所以我希望你假装是我男朋友去见他一面,让他知难而退,死了这条心。”

“原来如此!”范志杰恍然大悟,可是又觉得不妥。“你认识的男人也很多,不一定要我才可以吧?”

“可是……我所认识的男人中,只有你的条件最好,人也最温柔了。”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求求你,志杰,看在以往我们的情分上,只要和我去见一下严俊成,让他对我死心就行了。”

“怛是……我一一”范志杰面露难色。如果是以前,他一定是义不容辞就答应,可是如今他已经有了高路路,总觉得这样做自对不起她……

王诗逸看穿他的顾虑,连忙又说道:

”其实我已经有一位交往甚密的情人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女朋友误会,或者是被我纠缠不放。”

“哦?”范志杰脸上又挂起一个大问号。“既然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为何还要找我代替他?”

王诗逸愣了下,美丽的脸上充满无限的哀愁和无奈。

“因为他今年才……十九岁,还是个孩子,所以……”

“原来是这样。”范志杰虽感到吃惊,但爱情这玩意儿本来就是出乎人意料。

“爱上一个小自己七岁的男孩,很奇怪吧?”她自嘲地苦涩一笑。

“怎么会?爱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可循,年龄根本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心意。”

“那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她恳求的声音充满期望。

看着她热切、充满乞求的双眼,范志杰实在不忍拒绝这位处境可怜的小女子。

他叹口长气,身子往后靠著椅背,无奈地问道:

“只要见个面就行了,是吗?”

这件事该不该告诉高路路呢?

范志杰苦恼地盯著眼前正专注于画漫画的高路路。

“杰哥哥,你那边画好了没有?”她突然抬头问道,把正在沉思中的范志杰给吓了一跳!

“啊一一什么东西!?”他像做贼心虚的小偷似的,紧张得眼神闪烁不定。

“建筑物呀!”高路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把他桌上的那张漫画原稿拿过来一看一一“哎呀!你怎么都没画?”

经她这么一说,范志杰终于想起自己现在是充当她的助手,负责贴网纸和画建筑物。

“路路,对不起,我方才一时想事情想得太出神了。”

“是吗?”高路路看著他,发现他今晚的神情是有点古怪。“杰哥哥,你在想什么?”

“呃……”范志杰楞了下,心虚地搔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最近公司接了几件大c,se,有些担心进度而已。”

“杰哥哥,对不起。”高路路愧疚地凝视他。“你白天已经够忙了,晚上回来还要帮我赶稿,一定很累对不对?”她体贴地跑到他背后替他捶肩膀。“你今天如果太累了,那就先回房休息吧!剩下的几张,我自己可以应付。”

高路路的温柔体贴令范志杰备感窝心。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点也不觉得累。”

“真的!?”高路路开心地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撒娇地将头枕在他的肩上,脸颊贴著他的脸颊笑道:“我也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一夜没睡我也不会累。”

她柔软丰满的身匾正紧密地贴在他背上,她单纯无心的一句话在他耳里听来是那么富有挑逗性,顿时范志杰觉得自己就快被欲火焚身了!

“路路,不要说这种话,我可不是圣人啦!”他微侧著头在她身边低语。“还有,别这样靠著我,我是个成熟的男人,身体可不是铁打的。”

高路路起先还听不太懂,最后那句话才使她恍然大悟,整张睑倏地红透,身体连动都不敢动。

沉默半晌,范志杰见她丝毫没有动静,不禁觉得有些纳闷。

“路路,你怎么了?”

“杰哥哥……”高路跆害羞地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因为、她决定要做一件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我也是个成熟的女人,如果你……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她的声音回愈来愈小。

“路路!”范志杰惊叫,著实被她大胆的一番话给吓了一大跳!“你在说什么蛮话?快来画漫画!”

“不是傻话!我……我已决定将第一次给你!”

她害羞地将身体挪到他身前,双手微微颤抖地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白嫩诱人的肌肤;那强大的诱惑力,使范志杰全身发热,几乎快无法抑制体内那把熊熊燃烧的欲火一一

“够了!”他咬牙忍住这个甜美的折磨,迅速将她那欲往下解扣的双手紧紧捉住。

高路路惊愕地看著他,心里有些失望、有些轻松。

“杰哥哥,你……为什么要……难道你不想要我?”她幽幽地凝视他,眼底有抹被刺伤的哀怨。

“我想要、但不是现在。”他温柔地将她的钮扣一一扣回,然后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细心呵护着。

在他尚未完全清楚自己的感情前,他绝不能要她。走错这一步,他可能会伤害她一生,也会使自己后悔一世。

他的拒绝令高路路再度心不安。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才肯要我?”话一出,高路路的俏脸又红得像熟透的蕃茄。她觉得自己好像个饥渴的好色女人,巴不得让人抱,简直太可耻、太丢脸了!

“你父亲因为信任我,所以才把你交给我照顾,我不想让他失望。”捧起眼前这张缺乏安全感的佾脸,他在她唇上轻吻一下,打趣地笑道:“何况你现在还是个学生,万一不小心弄大你的肚子,那我岂不是罪孽深重?搞不好你老爸还会从瑞典飞回台湾把我给杀了也不一定。”

“讨厌!我爸才不会这么野蛮哩!他顶多逼你娶我罢了!”高路路终于笑了抡起小粉拳不好意思地轻轻捶著他。

范志杰看著她的笑靥,整颗心松了一

“路路,我有没有说过,我好喜欢看你笑?”

“有,你说过好几百遍了!”她笑嘻嘻道,满足地赖在他结实温暖的怀里,感觉全世界的幸福全集中在这儿了。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好了,别再撒娇了。”范志杰宠溺地轻点她的小俏鼻。“你这些稿子不是在赶吗?再不赶快画,保证这星期你交不出来。”

“不会啦!”高路路是享受第一、工作第二,现在是她谈情说爱的时刻,她才不想工作哩!“杰哥哥,这个礼拜六下午你有空吗?漫画社的编辑约我见面,你可以陪我去吗?”

“礼拜六下午?”糟糕!这天正好是王诗逸要带他去见严俊成的日子,这件事他到底要不要让她知道呢?

看见他一睑的苦恼,高路路很善解人意地笑道:

“杰哥哥,我知道你最近很忙,如果不行就别勉强了,我不会生气的。”

听她这么一说,范志杰更加不好意思向她说他是要和以前的女朋友出去,何况把事情告诉了她,只会让她胡思瓯想,添些无谓的担心罢了!他想,这件事还是暂时瞒著她好了。

“路路,那我就不陪你去了。”他心虚地搂紧地。也许是罪恶感在作祟,他觉得自己对她应该有所补偿。“下午我是没空,不过晚上我可以陪你。”

“好哇!”她开心地抱住他。“那你打算带我到哪里去玩?”

“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范志杰满意地看著她兴高采烈的笑颜。简单几句话就让她高兴成这样,高路路果然还是个军纯的小女孩。

范志杰爱怜地轻揉著她的头,心中充满无限的柔情蜜意……

这天,杨彻总算把事情全都向朋友交代完,马上打电话联络林佳琪后,便开车到她家去接她。两人一路上东聊西谈,气氛还挺不错,车子在日落前到达郊区的一栋别墅。

“我们到了。”杨彻下车,为她开启车门。

“哇!好可爱的别墅!”站在一幢雅致的木造建筑物前,林佳琪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她一直梦想也能有栋这种房子,可惜她没有钱买。

“你们女孩子就喜欢这种小房子。”杨彻不以为然地拿著所有的画图用具,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除了布满灰尘的华美家具,以及落地窗外的几盆茂盛的盆景外,整间客厅可说是空空荡荡、毫无生气。

“这间房子还真空虚。”林佳琪一脸的可异。这房子的主人要是她的话,她绝不会让它虚有其表,里面空空如也。

“没办法.我家里的人都太忙了,除了寒署假我偶尔会来这写生外,很少人会来。”他一边说,一边带著她上楼去。

别墅的最上层是间小阁楼,是杨彻画画的工作场所。

林佳琪一进到小阁楼,一双大眼马上亮了起来。

小阁楼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几幅画,墙壁是蓝色的,地毯是绿色的,窗台下面是一张铺满透明白纱的卧榻。杨彻上前打开那精巧的小窗,傍晚的徐风马上溜了进来,扬起那飘飘轻纱。

林佳琪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露天画廊,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浪漫、富有诗意。

“哇!好棒的地方!”她满意地看著墙上的画,一幅幅尽收眼底。“这些全是你画的?挺不错嘛!”

“谢谢夸奖。”他笑笑,开始准备画具。“佳琪,你是想先冲一下凉,还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林佳琪愣了下,想起今晚她该做的事,一张俏脸马上红得发烫。

怎么办?事到如今,她开始有点畏缩了,毕竟要在一个和自己并不亲密的男人面全裸,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可是现在后悔已太迟了!她人都跟他来到这了,更何况她也不愿失信于他,为了完成的伟大的阴谋,她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不自在地轻咳几声,林佳琪红着睑,有些害臊、有些尴尬地低头道:

“不用麻烦了,我们可以马上开始了。”时间宝贵,赶紧让他画完,那她就能早点脱离苦海。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可以开始了。”杨彻已经把所有的东西备妥,此刻正微笑著坐在画布前等她自动宽衣解带。

“哦!”她小声应道,然后像机器人似的僵硬地走到卧榻边坐下,低头看著自己的脚尖,完全忘记接下来要做什么。

“佳琪,我记得我曾跟你提过,我画的是褓画。”杨彻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提醒她。

“啊!对不起,我忘了!”听到他的话,她才恍然想起自己还没脱,连忙手忙脚乱地除去身上的衣物。

林佳琪今天穿了件粉色大衣,里面是件连身的月牙色洋装。她脱去外套,接著伸手到背后拉下拉链,结果拉到一半,拉链却卡住了,她急忙用力地拉扯,但还是没用。

“佳琪,你别紧张,慢慢来就行了。”看见她一脸的焦虑,他不想给她太多的压力,杨彻温柔地说道。

“可是一一”林佳琪用力地再拉几下,终于对他投以求助的眼光。“我的拉链卡住了,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下?”

这是个突发状况,杨彻原本打算不靠近她半步,因为他对自己的自制力实在没有多大的信心,但现在的情况却迫使他不得不接近林佳琪了。

他不好意思地朝她点头答应,然后挪动身子来到她身后,双手笨拙地将卡在拉链里的布料弄出,接著小心翼翼、紧张地缓缓拉下拉链……

林佳琪里面什么都没穿,当拉链拉到底时,衣服自两负怏速滑落,她雪白的肌肤完全赤裸地呈现在他的眼前。窗外的夕阳不知何时已被一轮明月取代,银光自小小的窗口撒落在她线条优美的背上,看起来就像块晶台剔透、洁白无瑕的美玉。

杨彻为之心动,眼光久久无法离去,一双手情不自禁地自她修长的颈子轻轻往下滑至她的腰间。这撩拨的小动作使林佳琪像触电般的颤抖一下,愕然地回头瞪著他。

“杨彻,你……你……在做什么?”她红著睑,惊讶地连说话都口吃了。

“对不起,佳琪。”他热切地凝视他的脸庞,深情又喘息地说道:“我好像爱上你了。”

“好像爱上我!?”林佳琪的心怦怦地跳著。老实说,她对杨彻也挺有好感的。

“是的。”杨彻温柔地将手放在她嫣红的颊上,轻声说道:“自从上次和你谈过话以后,我就发现脑海里想的全都是你。”

怎么会这么巧?她也是自那次会谈后开始惦念著他,而且每天都在期盼他的电话……她是否也该让他明白她的心意?万一他只是在玩弄她,那她岂不是自取其辱?

林佳琪的心思乱成一片,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迷惑的眼。

“佳琪,相信我。”他在她耳边低语,温暖的气息吹在她耳朵上。“我对你是真心的,别再怀疑我。”

“可是……我……”她被他的了然透视吓了一跳,惊慌地想说点话掩饰内心的感受。但一迎上他黝黑深情的目光,她仅存的一丝冷静与自信完全融化,像中了魔法般,脸红心跳地傻傻看著地,一动也不动地任他的手触抚她柔软发烫的脸庞。

杨彻的手指轻抚过她的脸颊、牲感的颈子、尖挺的胸部,渐渐往下探向女性最敏感的地带……

“别这样,杨彻……”她颤抖的声音虚弱地低喊,尽管她在心里一再警告自己要理智,要推开他不安分的手,但他移动的手指不时传来一阵阵令她触电般的刺激,挑起她内心深处那股强烈的情感,那些情感在她体内四处流窜,她的意志力逐渐消褪、四肢无力,使她不由自主地滑进他温暖的怀里,颤抖的嘴唇不住地喘息著。

“哦Q琪!”怀中的软香迫使杨彻情怀激荡、不能自己。双手紧紧拥住她发烫的身躯,使她感觉他想要她的渴望正逐渐上升,他呻吟似的低喊:“哦Q琪,我爱你……”

语声中止,杨彻身子向前一倾,林佳琪娇小的身子;立刻被他高大魁梧的身躯给淹没。她陶醉在他温暖的怀里,晕眩在他热烈饥渴的深吻中,忘情地让他带领她进入情意缠绵的激清世界……

·情过后,林佳琪心满意足地含羞枕在杨彻的臂弯理微笑著,她偷偷地瞄了瞄他迷人的脸庞,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她从不曾料到自已竟会爱上地,而且还心甘情愿地将自已的第一次给了他……

“你在想什么?”杨彻柔情万千地悄声问道,一只手依旧不规矩地在她美丽的胴体上游走。

“杨彻。”她迟疑地轻唤,脸上充满了担心。“你……你是真的爱我吗?”

“小傻瓜,今晚我说的不够多吗?”他笑了笑,将唇盖上她的,给了她一记温柔又热情的吻,然后柔声说超:“我爱你?”

林佳琪含羞带怯又感动地把脸埋进他脖子里。“我也……爱你……”小小的声音充满无限的柔构和欢愉。

“我知道。”他轻轻抬起她嫣红的脸,促狭地咧嘴笑道:“

林佳境很自然地想起方方两人激情的缠绵,顿时脸儿绯红,非常不好意思。

“你真讨厌!”她难为情地抡起粉拳捶著地结实的胸膛,结果腿间的疼痛隐隐传来,她忍不往天眉也叫了一辈。“啊!”

“怎么啦?”杨彻紧张地看著她。

“没事,只是……”

杨彻眼底净是歉意,他温柔地拨开她额前的浏海。“对不起,我弄痛你了。”

“其实只是痛一下而已,等一下就好了。”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佳琪,你明明还是个处女,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已经被范志杰给一一”接下来的话,他实在不想说。

当他发现今晚是她的初夜时,心中真是惊喜交加,同时也为自己的不够温柔而深感自责。要是她早点让他知晓的话,他今晚一定用抉生的温柔好好待她,让她拥有一个难忘的美好初夜。

“杨彻,我……”林佳琪惶恐不安地用力挽住他的腰,有些害怕地颤声道:“如果我告诉了你,如果你明白我是个阴险的女人.那你还会这样爱我吗?”

他看到她眼里的恐惧和不安,虽不明白她为何要欺骗他,但他明白自己是无法停止对她的爱了。

他怜惜地吻着她的头发,深情款款地柔声道:

“就算你是个阴险的女人,我还是会永远在你身边,因为我爱你。”他的语气是那么真实诚恳。

林佳琪感动得泪流满面,她埋在他胸前,一边哭泣一边将自己对范志杰的报复计画说给他听。等他完全了解后,胸前已全是她的泪水和鼻涕。他摇头苦笑,接着严肃地瞪着她。

“那现在呢?你还要我去追求小路吗?”

“不要!”她用力猛摇著头,霸道又深情地喊著:“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准你再去追别的女人!”

“那你不想报复了?”

“不要了!”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蛋。“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那你也要答应我,除了我之外,不准再想别的男人。”他温柔地笑著,一一吻去她脸上的泪珠。“还有,你必须向小路道歉,并且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嗯,我答应!”林佳琪欣喜若狂地送上香吻,满心的幸福巴不得能舆高路路分享。

今生今世,她是赖定杨彻了!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