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蒙谢家少爷召见,黄靖森来到英航集团的总部。

在谢宇衡的办公室里,他坐立不安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宇衡。

他一双眼瞪着他,却又不说话,看得他心里很毛。

清了下喉咙,黄靖森试着开口:

「宇衡,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一直在这里跟他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办法。

「我有事要跟你说。」

对于馨如喜欢的男人,他很难不把他当敌人看待。

「你要跟我说什么?」

不会又是因为馨如的事吧?

他已经照他的话去做了,他还想怎样?

「我希望你可以跟馨如交往。」宇衡沉稳的说着。

「啥!?」

黄靖森掏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背。

「我说,我希望你可以跟馨如交往。」宇衡捺着性子又说了一遍,脸要比刚才臭上几分。

让他跟馨如交往他已经够不爽了,竟还要他再讲一次!?

他是不想活了吗?

「为什么?」

谁都看得出来他有多喜欢馨如,现在他居然要他跟馨如交往!?他是不是发烧,他脑袋给烧坏了呀?

「因为……」宇衡把那天的事告诉他。

「那不是正好吗?你刚好可以趁虚而人。」黄靖森以为自己说了个很好的意见。

不过,宇衡好像不这么认为。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趁虚而入!?他才不屑做这种事!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糟了!他好像说错话。

「不是就好。」宇衡稍稍缓下脸色。

「不过,这跟你要我跟她交往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最好永远都别见面吗?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忙。」宇衡的语气不像是在请他帮忙,倒像是在命令他。

接着,宇衡将自己的计画告诉靖森,他听完之后哇哇大叫。

「你要我在馨如面前扮卒仔跟烂人!?」

那不就是要他自毁形象!?

不,他才不干!

还说他不是卑鄙小人,他这行为比趁虚而人还要更卑鄙好不好!

「别说的那么难听,只不过要你演演戏罢了。」宇衡说得轻松。

哇,又不是他要扮烂人,他当然可以这么说!靖森心里不以为然,可他不敢讲出口。

「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

接着,他把自己发现的事告诉宇衡……

「你说的是真的?」

得知馨如真正喜欢的人是自己,宇衡总算是笑开了。

「千真万确。」

谅他有再多胆子也不敢骗他,他还想留着这条小命,多享受几年人生呢!

宇衡的心情大好,心底也开始盘算着一些事。

「所以,你只要让馨如明白,她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叫我跟馨如假装交往。」

嘿嘿,这样一来就没他的事,他也可以不用瞠这淌浑水,总算乐得轻松了。

宇衡沉吟着他的话,接着说道:

「我还是希望你和馨如假装交往。」

「啥!?」

他没听懂他的话吗?

宇衡心想:如果馨如只是把靖森当成他,那么他们交往之后,用不了多久,她应该就能弄懂自己的感情,这样一来,所有事情不都解决了!

不过,他还得要有些动作才行,当下宇衡也有新的决定。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馨如绷着一张脸,整个人显得闷闷不乐。

从她进了这家咖啡厅之后,就一直是这副死样子,黄靖森看了直想叹气。

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他也是满腹的无奈。

那个姓谢的家伙约他见面,他没答应他的要求,结果他有事没事就打电话来威胁他,要他一定要跟馨如交往,若是不从就要给他好看。

他们两兄妹明明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的,反正他们—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干嘛不直接表明心意?

还拖他下水,硬要他在这出戏里轧一角!

「馨如大小姐,能不能请你说句话,别一直在那边叹气行不行?」他已经枯坐一个小时,却等不到她说半句话。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害怕宇衡的威胁,事实上,他觉得这样的情况还挺有趣的,所以才会答应他扮演馨如的追求者,只不过他坚持他不要扮卒仔,因为他还要保留形象。

「唉……」回应他的仍是一声声的哀叹。

「好歹你也说句话,要是有什么不开心也可以说给我听。」他和宇衡同年,一样长馨如两岁,自然把她当妹妹看待。

「我可以说给你听吗?」

说了,他会不会觉得她很奇怪?

「当然。」他用力的点头。

看了他一眼,馨如随即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他听……

她的哥哥变了!

馨如实在不愿这么想,但他最近的转变让她不由得有这种想法。

以前那个疼爱她的哥哥,现在竟对她不闻不问的,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在躲她。

以前他不管再忙,都会抽空陪她聊聊天,就算没空,他也会在睡前来敲她的房门,问问她今天过得好不好。

但,那样的他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不只如此,他还每天带着不同的女人回家。

他的转变让她不知所措,加上爸爸妈妈不在台湾,她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在育幼院的日子,没有人关心她、疼她。

而且,更荒谬的是,她有种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

从以前到现在,她的宇衡哥哥向来只在意她,他的目光总是放在她身上,可是最近……他身边多了好多她叫不出名字的女人!

每次看到他跟那些女人在一起,她的心就好痛好痛,也因为这样,这段时间她的心情一直处在忧虑的状态。

「所以,你是为了这件事不开心啰?」

他就说咩,他们两个一定是郎有情、妹有意,只不过他这个小学妹一点自觉也没有。

他想,宇衡一定是故意的,他八成是想看看馨如会不会在意、吃醋。

「嗯。」

她点头,心情又比刚才更差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找个时间跟你哥谈谈?只要把话说开,你的问题也就可以解决。」他中肯的建议。

「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

她从没遇过这种状况,她哥哥也没这么失常过,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这么不开心、这么无措。

「你就直接把你的想法告诉他不就行了?就说你不喜欢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呀!」

若是直接说你喜欢他的话,效果会更好!

如果她真的这么对宇衡说,他敢保证,别说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宇衡连多看一眼她们都懒。

「这样好吗?」

她犹豫了,却也觉得心动。

是呀,她怎会没想到可以直接跟哥哥说?

哥哥向来很宠她、舍不得她伤心的,只要她跟他说的话,他一定不会再这样。

「当然好。」

如果他们早点认清彼此的感情,他也可以早点功成身退,不用在别人的爱情里扮小丑。

馨如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看着漾着甜美笑容的她,靖森有那么一丝的不甘心。

想他长得也不错、家世又不赖,为什么会被她当成是别人的影子呢?

「馨如,你还记不记得我今天为什么约你出来?」

「记得,你说愿意试着跟我交往看看,所以约我出来。」也就是说,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不过,也不晓得为什么,知道他愿意跟自己交往后,她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喜悦,她一颗心反而挂在哥哥身上。

「那你有很高兴的感觉吗?」他继续问。

如果她的答案是没有,那他肯定想一头去撞死。

从小到大,他好歹也有几个女孩子追过他,眼前这个说是暗恋他的女孩,在晓得他愿意和她在一起后,应该多少会有喜悦的感觉吧?

「有。」

馨如胡乱的点头,在和靖森聊过后她的心情大好,还开始去吃摆在眼前有段时间的圣代。

她那回答,还真是说得乱没诚意的。

算了,反正他也不是真的喜欢她,所以也不会计较。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我们不可能吗?那现在为什么又要跟我在一起?」馨如边吃边问。

「因为我……」

他的手原本是想去握馨如放在桌上的手,可是在想到宇衡在电话那头恶声恶气的警告——

要是你敢碰馨如一根寒毛,我保证你会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他硬是把手收回来,他知道,他可不是在开玩笑。

不过他也真怪,是他要他当馨如男友的,居然还不许他碰自己的女朋友!这个要求还真不合理……

嗯,他一定会找机会报仇的!

「因为你怎样?」

发现他话还没说完,馨如看了他一眼后问道,接着,又继续吃起她的圣代。

「没怎样。」他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接下来他们又聊了会,话题还是在宇衡身上打转。

因为馨如开口闭口都是他,完全没有让人打断的余地。

所以,靖森听了一个下午关于宇衡的伟大事迹。

在送馨如回家的时候,靖森还真想问她: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整个下午所说的话题,全都绕着宇衡打转?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馨如听见外头传来汽车的引擎声,那个声响打断她的神游,她知道是哥哥回来了,而且她也明白,回来的不只是她哥哥。

她躲在自己的房门后,留了个隙缝看着正上楼来的两个人。

她直瞪着那个靠在她哥哥怀里的女人,她像是没靠在他健壮的胸膛就会滑倒在地似的,不可遏抑的嫉妒在她心头拨酵。

她眯眼看着他们走进她斜前方的房间。

她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只要一想到他们的行为,她就感到恶心,而且很难受。

她愤恨的眼神直射向他们,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宇衡回身关上房门的手一顿,眼神往馨如的房门口一望,他看见正在看他的馨如。

她的眼神很复杂,却显现出她的真实心情,那眼神里包含了怨怼、愤怒……还有伤心。

宇衡被她的眼神给撼住,看来靖森跟他说的是真的,但他没有多做表示,只是把房门关上,将她的目光阻隔在外。

馨如见状,只好回房,在两个小时又零三分后,她听见对面房门被拉开的声音,没多久,她又再度听见汽车的引擎声,她哥哥带着那女人出去了。

在引擎声远离后,她也步出房门,她决定听靖森的话,和她哥哥谈谈,她要告诉他她的心情,她要他变回以前那个宠她、只看着她的哥哥。

光着脚丫子来到客厅,她蜷缩在沙发上,她很清楚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但她下定决心,非要等到他不可。

馨如睁大眼睛和瞌睡虫对抗,夜晚的露水浓重,也带来了些许凉意,她在下楼时,一心只想着哥哥的事,根本没想到要多加件外套,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因为敌不过夜晚的凉意,而变得有些冰凉。

再过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看见日出,宇衡依旧没回来,也许他不会回来了,但就算如此,她仍坚持要等到他不可。

此刻,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馨如拉回所有的注意力,注视大门那个方向。

进了屋的宇衡,在黑暗中仍是注意到缩在沙发上的那一小团人影。

他伸手开了灯,明亮的光线立刻打在两人身上,让他们能看清彼此。

宇衡移步到馨如面前,他弯下身来看着她,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怎么不去睡?」看来是馨如忍不住想找他摊牌了。

「我在等你。」她也不拐弯抹角。

「那我现在回来了,你也可以去睡了。」宇衡不动声色,揉揉她的头,「记得下次别再为我等门了。」

他催促她快点上楼去睡,但馨如却抓住他的手。

「哥,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已经忍受他的改变好一阵子了,她不想再这么下去,她要他变回以前那个哥哥。

「有话等睡醒后再说,现在快点去睡。」再拖下去,天都要亮了。

虽然他也急着想让两人的关系尽快明朗,但他更心疼她的睡眠不足。

「我不要!如果不把话说清楚,我不要去睡。」隐忍多时的委屈在此刻爆发。

她曾是个孤儿,那种失去一切、被人遗弃的感受深刻地刻在她的心板上,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个感觉,但宇衡最近对她的态度,让她又有了那种被遗弃的恐惧。

他看得出她的坚持,于是他选择让步。

「好吧,告诉我,你想跟我说什么?」她祈求的样子,令他狠不下心来拒绝,「不过先讲好,话一说完,你必须马上上床睡觉。」

她点点头,欣喜于他的退让。

「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你都对我不理不睬的?而且你还跟一大堆我不认识的女人在一起。」她这话说得可怜兮兮的。

宇衡有些得意,很高兴馨如将他这些时日的「努力」都看在眼底。

「我没有对你不理不睬。」他当然不会承认。

「你有!」他的话换来馨如的大声反驳。

从那晚之后,他们说过的话连一只手都数得出来!

「我没有,我只是比较忙。」他辩解。

他的确是故意的,如果不下点猛药,怎能收到成果呢?

这次她没反驳他的话,只是用眼神对他控诉。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故意的。」她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再否认下去,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

「为什么?你是不是讨厌我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可以改的,真的!哥,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她抓着他的手哀求。

爸爸妈妈不在她身边,她就只有哥哥了,她不要他讨厌她,她不要再过着那种没人疼、没人爱的日子,她不要!

她这么激烈的反应倒叫宇衡错愕,他还以为她已经想通了,结果却是……

怎……怎么会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嘴角扯出个带着歉意的笑容,宇衡觉得全身无力,他在她身旁坐下,顺手将她揽进怀中。

「我没有讨厌你,我,我只是……」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向她解释。

「只是什么?」抬起挂着泪珠的脸庞,她追问。

「没什么,哥保证,我以后不会再这个样子了。」

支吾了半天,他还是想不出一个可以搪塞她的好理由,所以他一语带过,同时提出他的保证。

「真的吗?」她终于露出了笑容。

「嗯。」他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点头。

她高兴的抱住他,双手紧紧环着他的颈项。

她的贴近又让宇衡体内的欲望翻腾,他讶异于自己身体的变化,稍早之前他才发泄过,她怎么总能轻易的点起他的欲火?

他想不着痕迹的推开她,她却早他一步离开他的身体,原已笑开怀的脸又失去了笑容。

「又怎么了?」

「哥……」她嗫嚅了下,而后缓缓吐出几个字来,「你还会每天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吗?」

她讨厌看到那些女人巴在他身上的样子,只要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的心就会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难受。

「不会了,我以后不会再带女人回来。」因为这招没用,他最好是想点新招比较实在。

得到宇衡的承诺,开心的笑颜又回到馨如的脸上,她高兴的又再度投入他的怀抱。

「天都快亮了,回房去睡,好吗?」他的声音好轻柔,就像是在对情人的低喃般。

她在他怀中点点头,在他的颊畔上留下一个轻吻,她像只蝴蝶一样,翩然的上楼回房睡觉了。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盛装打扮后,馨如让司机送她到和宇衡约好的高级餐厅碰面。

才下车,馨如一眼就看见宇衡的身影,在人群之中,他出色得令人一眼就可以发现他的存在。

他缓缓转过身来,一看见她,即对她展露出迷人的笑容。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看他一步步往自己走来,她不能自己的心跳加速,一颗心好像要蹦出心口似地,她必须要不断的深呼吸才能平息这股心头的波动。

见他在她跟前停下步伐,她试着对他展开笑容。

「等很久了吗?」

这次是为了庆祝她可以顺利毕业,哥哥说要带她出来吃饭,大肆庆祝一番。

在反覆几次深呼吸后,她终于能压下心头的混乱,正常的和他说话。

他的回应只是一笑,随后淡淡的说道:「你今晚好漂亮。」

女孩子经过打扮后就是不一样,不过是上点妆、换套衣服,就显得更迷人了。

削肩的上衣表露出馨如性感的一面,但她清澈的眼里又表现出她的纯真,那种性感又融合著纯真的气息,叫他为她疯狂。

俏脸悄悄的飞上两朵红云,宇衡的赞美和露骨的欣赏眼神,让馨如不禁感到羞怯。

「我们快点进去吧。」交代司机先回去后,他对馨如说,

接着,他弓起手臂,对她发出邀请。

小手放进他的臂弯里,她让他带领自己往餐厅走去。

一进餐厅,他们马上被带往早已准备好的位置。

「想吃什么?」

他的脸离她的好近好近,近到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她深深被吸引住。

这些时间他头发蓄长了,在经过名发型设计师的巧手打理之后,他现在的发型看起来更有型、更有男人味。

「我不知道。」

精美的菜单上写着许多菜名,有些她根本就看不懂,她实在不知道从何选择起。

「没关系,这家餐厅我常来,我可以帮你介绍。」

在他的解说下她选了一道他爱吃的菜,她想尝尝看他爱的味道是怎样的。

没了侍者的打扰,现在是他们独处的时刻。

看看桌上的摆饰,那上头有着象征浪漫的蜡烛和鲜花,晕黄的光线为此时增添浪漫的气氛。

心头有种不明的情愫在骚动,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感觉到有种异样的感受滑过她的心头,而她竟不排斥这样的感受。

她偷偷看了旁边几桌的客人,却在无意间发现他们的视线也都往他们这边飘。

而且她发现,那些不断往这边瞄的全都是女人,她们的目标是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说不出心头的滋味,在今天之前,她没想过宇衡会是个这么受女人欢迎的男人。

要不是她在,她想她们会主动来向他搭讪。

意识到他这样的受欢迎,她的心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那种酸酸的滋味在她胸间蔓延开来。

隐约间,她好像听见有人在和她说话。

「你在跟我说话吗?」

「你在想什么?我都说一长串了,你居然还问我是不是在跟你说话?」

她不好意思的扯下嘴角,拉出一个轻笑。

「哥,不好意思啦,我刚刚没听清楚你说些什么,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我是说,你和黄靖森最近怎么样了?」他极力让自己在说这话时,能表现得自然一点。

他要知道那个黄靖森有没有照他的话去做,有没有对馨如做什么逾越的举动!

「没怎样,上次和他去吃过一次下午茶之后,到现在连一通电话都没讲过。」她边回想边回答道,「他可能在忙工作吧!」

一想起上次他给她的建议,她也真的照他的话去做,而跟哥哥又回到以前的关系,她就高兴的漾出一个甜笑。

她的笑是那么美,可看在宇衡眼里却是万分的刺眼。

那个臭家伙……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