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休假过后,沈曼筠第一天上班。

她并没有因充足的休假而显得神采奕奕,气色反而有些惨淡。

“曼姊,邮轮之旅好玩吗?”

“还好。”她的视线匆匆地移到丁香的位置上,结果位置是空的。“丁香呢?”她现在好想有个可以吐苦水的人。昨晚她已经失眠一个晚上了,烦躁的心就是无法平静下来。

‘出差去了。”

怎会这么巧?“她几时会回来?”

“喔?”她的声音显得没有一丝的气力。

“曼姊,你是度假度到人懒散了是不是?一点精神都没有。”她虚笑着,“有些感冒。”

“喔噢,那你可怜了,现在你的桌上正有一宗大案子等着你哟!”

“是吗?”也好,有工作忙,就不会让脑袋继续胡思乱想下去。

沈曼筠进了她的办公室,随手将公事包往椅子上丢,人也往椅子靠去,她背倚在椅背上,闭上双目,吁了口气。

须臾,她抬起沉重的眼皮,视线刚好落在桌上她和邵屹的那张合照上。她生气地往前抓起那个相框,眶啷一声,丢进了垃圾筒。

这辈子再也不要跟他有任何牵连了!她在心底大嚷着。结果,她的视线正好落在桌上那宗大案子的文件封面上——邵氏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之广告策划。

邵氏?是邵屹吗?她所有精神又集中起来了。她坐直身,赶紧摊开文件。果然是邵屹!她再浏览内容,这是一连串的合作计划,从形象设定,到将来的宣传及往后的广告计划。这是长期的合作计啊!那不说明了她休想与他有所了断?这个体认让她恼怒不已。他还不肯放过她吗?

电话铃声很不识相地在此时起。

她不耐烦地抓起电话。“喂?”

“沈小姐,你好,我们是房屋仲介公司……”

房屋仲介公司打给她干什么?她又没有要买房子。“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要跟你说一声,你委托我们帮你出售的公寓,已经找到买主了,而且对方已经先付了订金……”

什么出售公寓?他在胡说些什么?沈曼筠急忙打断对方的话,询问:“我委托你们帮我出售公寓?”

“是的,你的末婚夫还带我们参观过你的公寓……”

“我的未婚夫?”

“邵先生说你们打算住在一起,所以要卖掉你那间公寓。因为你室内的设计很有格调,所以在售价上卖了很好的价钱……”

“没错啊?”

那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啊?沈曼筠快要崩溃了。

她试着稳定自己的情绪。“那位先生——”

“我刘,叫刘邦雄。”

“刘先生,我想这之中恐怕有些误会,我并没有要卖掉我的公寓。”

“什么!”对方呼一声。

“我很抱歉,这一切的损失我会负责的,不过,我再声明一次,我并没有要买掉公寓,不好意思,害你白

忙了。”

“可是,你未婚夫他——”

“我们解除婚约了,对不起,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不能跟你多谈了,再见。”她打发掉对方,挂上电话后,再也忍不住地爆吼出声。

“该死的邵屹!”她将桌上的文件扫到地上,气急败坏地大吼。要不是仲介公司直接打电话给她,她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他到底要怎样才肯善罢甘休……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喂,小姐,你是谁啊?你不可以直接闯入……”

沈曼筠丝毫不理会身后那个小姐的叫嚷,她面如寒风地蹬着快速的脚步,穿过内室,直捣那个恶魔首脑的办公室。

邵屹听见外面传来秘书慌乱的叫嚷声,他抬起头来,正好与挟着暴怒之气而来的她打了照面。

他原本平淡无波的黑眸多了抹早已预知的讪笑。

沈曼筠定定地看人他讪笑的眼底,而后走到他的面前,很不客气地将文件“啪”一声摔在桌面上,然后大刺刺地往他面前的椅子上一坐。

她的视线依旧落在他的眼中,她冷静地向他的秘书下达命令,“我要跟你的老板谈公事,你可以出去了。”

秘书不知所措地将目光投射到老板的身上。邵屹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她出去。“贵公司的办事效率真快,我今天才将案子交给你们,不到中午,你们就办好了。”他佯装客气地说。

“邵先生你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当然怠忽不得,我们一定要很认真仔细地做你的案子。”她也跟他一样,两人都虚伪起来。但明明就是流窜着不安分的狂流,气氛好像随时随地会引爆。

忍耐的工夫简直到家了,他们俩竟然还能“心平气和”的谈了十分钟的公事。

谈好公事,沈曼筠沉静地收拾桌上文件方案,她此刻的沉静,就像是风雨前的宁静。她将东西放进公事包之后,再度迎视他的眼,她的眼神浮现愠火,而且还继续在加温中。

邵屹不动声色地静观其变。

果然不到一分钟——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自做主张的要将我的公寓卖掉?”,她的怒火已经狂烧到极点。

她终于忍不住了,这才是她来此的正目的吧!邵屹不答反笑,而且愈笑愈猖狂。

他这番举动无疑是在沈曼筠暴怒的火头上加上挑起的油。她恨死他脸上那抹凡事皆在他拿控内的笑脸,好

像她是他的玩偶似的,可以任意地摆弄。

她咬牙切齿地从椅上站起来,冲到他面前,高举的手透露着她想掴去他那抹惹人厌的狂笑。

这回邵动作比她快,他一下子就接住她的手,然后紧着。“啧!啧!堂堂一个大总监,现在却像个泼妇一样。”

她忿忿地瞪视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接着继续说:“我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没想到你却问如此愚蠢的问题,甚至更加愚蠢的跑来这里质问我。”“你——”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所以像个胆小鬼的逃开。”他在耻笑她那一个星期的逃离。,

她的确是太愚蠢了!愚蠢地来这边自取其辱。他为什么要自做主张卖她的公寓

沈曼筠用力扯下被他揪紧的手腕,无惧地直视他阴沉的黑眸,像是在宣战;“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我沈曼筠照单全收,我们就看看到最后谁会被毁掉?”

宣示完毕,她昂首转身离去,那伍直的身躯,看来就像是满身刺猾的女战神。

在他办公室的门被当成发泄品的狠狠甩上之后,邵屹的脸上不再有挑衅、耻笑……所有的神情全化为一滩理不断的情波,弘荡在他的眼底。

他能如此高明地隐藏情绪,全靠他年少时的“磨练”,太多的不堪经历,已经让他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可是那天他强拉她上车,载着她要直冲人海,在车内急速地占有她,这些都是他失控的举动,而迫使他失控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她——沈曼筠。

这场他精心设下的爱情陷阱,是想引她掉人陷阱,但他却怎么也没料想到他竟会一起走进这场陷阱里。现在他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想得到她,还是毁了她?

也许结果会是两人玉石俱焚,烧掉了所有的爱恨情仇,只剩下无奈及惘然的叹息……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秦荣生盯着沈曼筠面前依旧满满一碟的食物。“你吃得好少。”

她叹了口气,没什么气力回答:“没胃口。”这几天她一直没什么食欲。

秦荣生突然提起那天她被邵屹强行载走的事。“那天邵屹载走你,没发生什么事吧?”他觉得那天她被邵屹强行载走之后,似乎承载了更多的心事。

沈曼筠下意识地闪避这个话题。“嗯,没事啊!”那是连她都不愿意面对的事实,那是个耻辱!

在她闪烁不定的目光里,秦荣生多少感觉出来发生了一些事。他也不追问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他能守在她身边,他就心满意足了。

沈曼筠原本无精打彩的双瞳突然闪亮起来,她挺直身躯,视线循着那个熟悉声音的来源而去。

当她看见邵屹揽着一名美动人的名模特儿出现在这家餐厅时,她心中竟燃起一把妒火。但她并不承认那是妒火,她欺骗自己那是怒火。她恨他!

秦荣生也发现她的情绪反常,他关心地询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刚要开口,便看见邵屹大刺刺地揽着女伴往贵宾室的包厢走去,她的视线紧道而去。

弃荣生顺着她视线的方向望去。当他看见她的目光还是停留在邵屹的身上时,他的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霎时,新仇旧恨全一股脑地涌上心头。

在沈曼筠还意会不到秦荣生的举动时,他已经冲向邵屹,二话不说地先赏邵屹吃个拳头。

“秦荣生!”沈曼筠瞠大眼睛,呼出声。

秦荣生的举动也引发邵屹身边女伴的尖叫及在场其他人的呼声。

邵屹不晓得他们也在这家餐厅里,更没想到会半路冲出一个“疯子’:对他施以老拳。所以,他只有挨打的分——

“你这个大混蛋!”秦荣生又赏邵屹一拳,直中他的腹部。

当他还要再挥出下一拳时,邵屹可就不当沙包让他扁了,他很快地闪过,然后,又以极快的动作,一拳击中秦荣生的下巴。

接下来,这家高级餐厅内便上演着活生生的打斗场面,两个男人扯成一团,打得难分难解。

沈曼筠不知该如何拉开这两个高大的男人,此刻,他们可是使尽全身蛮力在大干一场架。

在她思索该如何拉开他们之际,餐厅里的侍应生很快地就替她解决了问题那就是撵他们出去。

这是沈曼筠有记忆以来最丢人的一次,竟然被人给赶出餐厅,当然不只她,这应该是他们四个人有史以来同样丢人的一次。

“里奥,你真叫人家没面子。”那个名模特儿大发娇。其分明是气得半死,但又不敢对邵屹大吼大叫,毕竟邵屹是她千方百计才钓上的金主。这年头有钱又帅的金主不多了,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邵屹没搭理她的抱怨,他一对狂猖的黑瞳猛瞅着沈曼筠及秦荣生两人。

沈曼筠细心地为秦荣生擦掉脸上的血渍。“你干什

么去找他打架?”她虽然是

这个举动看在邵屹的眼底,却很不是滋味。

“我光是想到他让你受那么多罪,我就一把火。”说着,他目光投向邵屹那个方向。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阒暗的夜里迸射出一较高下的火焰,而沈曼筠就是他们互相拼斗的主因。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最近公司里的最新热门八卦话题就是沈曼筠挥别里奥重回旧情人秦荣生怀抱。

丁香出差回来后,就听见同事们“如火如荼”地传播着这件八卦消息。她听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捣沈曼筠的办公室,“关切”消息的真伪。

“曼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怎么都在传你跟秦荣生旧情复燃?”就她的印象里,沈曼筠一点也不喜欢秦荣生那种憨厚的男人。“你不是不喜欢那个二楞子吗?”这种尖刻的批评是从沈曼筠口中学来的。

“哎,别这么说他啼!他人不错啦,很够义气。”自从秦荣生义无反顾地充当她的男伴开始,沈曼筠已经打从心底当他是个朋友了。

丁香简直不敢相信沈曼筠会帮秦荣生说话,难道传言是真的——

“你真的跟他重修旧好了?”丁香不敢相信地看着沈曼筠。“那邵先生呢?你们不是才刚度假回来?”

“我没有跟他去度假,我自己一个人去的。”她修正丁香的说词。

“什么!你们不是老早就决定好了吗?曼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让沉曼筠不惜找回旧情人,那铁定是非常大的事情。

“我没有一点事情能瞒得过你。”丁香猜得可真准,但她不是为了气他,而是为了保全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我就说嘛,一定不是像外面传的那样,还有案中案吧?”丁香俏皮地睇了沉曼筠一眼。“曼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曼筠深吸了口气,脸上是少见的沮丧及无奈,连声音也很没有精神。“你还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吗?”

“跟你母亲离婚,害得你母亲——”丁香停了一下,然后不解地问:“可是这跟你与邵先生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那个有夫之妇就是邵屹的母亲。”

“不会吧!”丁香瞠大了眼。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而邵屹的父亲也因为不愿意离婚,所以载着邵屹的母亲冲人大海。”

丁香震不已。“真——真的吗?”

“而他接近我——”即使她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坚强地面对那样一个充满屈辱的欺骗,但要再提起,她发现心口还是隐隐作痛。“是为了毁掉我——”

“什么!”丁香更加震地呼出声。

“他恨我的父亲毁了他的家园,所以他要报复在我身上。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设下的陷阱,我却傻得走进去——”她的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痛楚,因为还爱他,所以心在痛着。然而,她脸上却扬起讽刺的笑容。“很荒谬吧,我竟然要承受我最痛恨的父亲所积欠的债。”笑容隐褪后,她的声音包含着明显的伤痛。“那我的恨该向谁索讨呢?我妈妈的,又该向谁要?”

“曼姊——”丁香看着沈曼筠承受着苦楚的眼神,不禁为她难过起来。

看见丁香那张拧紧的脸蛋,沈曼筠再度扬起浅淡的笑容,她拍拍丁香的肩头,轻声说道:“我已经好多了,不管邵屹还有什么花招,我都接受。”她的眼中迸射出挑战的火光来。

丁香做了结论后,反问:“所以,秦荣生只是你反击的手段之一?”

“可以算是吧?”

“那他不是被你利用了吗?”

“就是他够义气的地方,明知我的目的,他仍然愿意充当我的男伴。”

丁香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哎——怎会变成这样呢?你们明明是那么登对的一对,偏偏搞成势不两立。仇恨也能化解听,何不试着以你们的爱战胜一切?”

沈曼筠睇了她一眼。“别再那么浪漫,那是幻想中的世界才可能有的结果,现买的世界不会那么合你的意。”

他们之间会产生爱意吗?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恐怕是本世纪最荒谬的一场肥皂泡剧吧,沈曼筠如此自嘲的想着。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现实,果然是不会合人的意,而且还尽跟人唱反调!

沈曼筠定睛看着验孕棒,表情随着棒上的颜色转变。

刷地,她的脸色愈来愈惨白。“我的老天!”

真的怀孕了!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个震的消息。

“为什么?”她懊恼地嚷出声。哪一次都可以,为什

么偏偏是她觉得最耻辱一次。自己在了解他的目的后,还与他在车上燕好,也就是那一次他们没有任何避孕措施。

她可以独自扶养小孩,可是她不能预测邵屹的反应。如果让他知道,而他却以这个做为羞辱她的借口,也许他还会故意丢一叠纸钞要她去拿掉孩子。光是想到他那抹可恶的笑容,就叫她气愤难忍。

不!绝不能让他知道!她暗自下了决定。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考虑再三之后,沈曼筠决定拿掉孩子。在这种情况下生下孩子,恐怕是另一段纠缠关系的开始。有了这样的决定,她便请秦荣生在男方同意栏中“代劳”一下。

秦荣生将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沈曼筠伸手去拉开门把准备下车。

“你的不再多考虑一下?”秦荣生的声音再度扬起,这已经是他第二吹向她确定。

沈曼筠坚挺着背脊,眼中有着淡淡的哀伤,她再次点头。“我决定了。”说完,她推开车门,头也不固地往医院走。

在进人医院的那一刻,她的心还在犹豫着。可是她的理智不容感情浮上心头来搅乱她的决定。她不断地对自己说:“是明确的决定,绝不让自己有后悔的余地。”

诊疗室外的长椅上,有许多待诊的孕妇。有些是刚怀孕的,有的肚子已经隆起,有独自一个人来的,有老公体贴陪在一旁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孕妇,她们都是满脸幸福地期待新生命的降临。

大概只有我是准备来结束一个新生命的吧!沈曼筠悲哀地想着。

“谢谢医生。”一个孕妇脸上堆满了笑地走出诊疗室。她的先生立刻上前小心地呵护着。

“医生怎么说?”

沈曼筠望着那对甜蜜的夫妻身影渐去,她不禁望得出神。

“沈曼筠小姐!”护士已经喊了第三次。

她这才恍然醒来。“我在——”随即匆匆地从位置上站起来。

她走向诊疗室,站在门口前,心底有些害怕,手心也很冰冷。即使害怕还是得面对,她吁了口气,平缓一下不安的心清,然后抬起手来,往门把移去。

但就在手即将触及门把之际,她却莫名其妙地被秦荣生给“劫走”了。

“秦荣生,你干什么啦?”沈曼筠拧着一双眉,眨着困感的眼眸。“你要先去填同意书……”

“你先跟我离开再说。”

秦荣生将沈曼筠带到电梯口才停下来。

“秦荣生,你——”沈曼筠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

他却抢先说:“我想到一个办法,你可以不用拿掉孩子。”

“啊?”她先是愣了一下,尔后问:“什——什么办法?”

他脸红了一下,有些支支吾吾地。

沈曼筠皱着眉头。“到底是什么办法啦?你为什么脸红成那样?”她瞄了他一眼,有些开玩笑地问:“你该不会是想娶我吧?”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的两眼瞠得更大,脸红得更彻底了。

沈曼筠赶紧挥着手,紧张地说:“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别当真。”

“我——”他腼依旧,脸庞也依然像烧红的铁般。他憨直的眼神定在她眼上,然后鼓起最大的勇气说:“我是想娶你。”

这回沈曼筠真的怔住了!

“我想如果我们结婚了,我就可以照顾你跟你的孩子,这样你就不用拿掉孩子了。”秦荣生说完,又露出一抹腼腆的笑容。

“可是你不在意我肚子里有别人的孩子吗?”

“其实想想这也没什么。现在离婚后再婚的人,有些不也带着孩子再嫁或再娶,那不是一样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如果真的在意,那就不会结婚了,不是吗?”

他诚挚的目光,简直叫她动容得想哭。“你怎能如此不求回报的付出?”

“不,我并不是不求回报的,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不,我不能答应你。”看秦荣生深情若此,她更加不能利用他。

“为什么?我可以帮你——”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愿意?难道嫁给他比拿掉孩子还糟糕吗?

“秦荣生,如果我能像你爱我一样地爱你,那我嫁给你,便是回报了你对我的深情:可是,如果我没有,那么我嫁给你,便是辜负了你。我不能那么自私。”

“我不在意的。”他的眼神依旧是那样坦率无讳。

她眼眶内凝了一层泪。“我会内疚的。”

“可是我想帮你。”

她别过脸去,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样吧,我们可以先订婚,至少这样你可以生下孩子,大家会以为我是孩子的父亲,而邵也不会知道。”

“但对你不公平——”

“曼筠,我拜托你,不要再想公不公平的事了,我

只想帮你而已,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拿掉孩子,答应吧?”

她静默了下来,内心在交战着

当沈曼筠抬起眼对上秦荣生那抹紧张且期盼的眼瞳时,她做了决定。

“好”

她简单的一声好,对秦荣生来说却像是天籁般地悦耳,令他开心得想大叫。

沈曼筠看着秦荣生那掩不住的狂喜,不禁心口发紧,他对她的倾心倾意实在叫她感动。

沈曼筠上前一步,伸开双臂搂紧了秦荣生。“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