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要给我的惊喜,就是带我到这里来?”

沈曼筠在一间私人的办公室里。

她接着又问:“这是谁的办公室?”

“我的。”里奥简单地回答。

“你的?”她惊讶得瞠大了眼。

“你怎会有那种表情?我有私人办公室是件稀奇的事吗?”她的表情实在有些夸张。里奥不禁摇头微笑。

她一直知道他很有钱,可是她没有办法将他和在工作联想在一起。也许是他给她的印象一直很浮夸不实吧!

“只是很难想像你工作的样子。”她老实地回答。

他略皱着眉,连喷数声。“看来我的形象得好好的扭正一番。

“你不是股市大亨吗?”沈曼筠突然问道。这是她从丁香那里听来的。

“没错啊,可是炒作股票也要动脑筋。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不玩股票,我以为那跟赌博没两样。”

“其实股票可以是投机,也可以是投资。”

“那你呢?你是属于哪一种?”她直勾勾地盯着里奥。人家都说他是靠股票发迹的,那绝对不是稳当的投资方式。

“曾经是投机。”他永远也忘不了那段苦日子。一个没有显赫背景的年轻小伙子若想出头,是必须费尽心思及手段的。

“现在呢?”

“投资。所以,我目前不只投资股票,我还开发了一座农场,你们不是正在帮我的农场规划广告?此外,我还打算开一家投资顾问公司。”

沈曼筠突然觉得他们的话题太过私人了,所以,她赶紧打住,随即转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说着,他走向前面那张大办公桌,弯身拉开抽屉。

她好奇地问:“什么东西?”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音乐盒,走到她面前,递给她。

沈曼筠接下音乐盒,不解地问:“为什么想送音乐盒给我?”

“你打开来看。”

沈曼筠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缓缓地打开音乐盒。从音乐盒流泻出来的音乐,就是那天他们相拥而舞的那首乐曲。

她抬起头来,表情有些欣喜。

“你再看看里面的木娃娃。”他含笑盯着她。

她低头一看,乍看之下是很普通的一对相拥而舞的木娃娃,但仔细一看,她才发现,这对木娃娃就是她跟他的化身。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发饰跟他们当天穿的一模一样。

这下,她终于露出惊喜的表情了,她难掩喜悦地叫道:“你是特别叫人订做的?”

“纪念我们第一次跳舞。”他依旧定定地盯着她,温柔的语气似要将她淹没。“喜欢吗?”

“嗯。”她凝视着她,眼底闪着盈盈笑意。“你很会讨女人欢心。”

他伸出手,轻柔地抚触着她的脸颊。“并不是每个女

人都值得我这样花心思的。”

她喜欢他这种含蓄而自然,毫无露骨、造作之态的赞美方式。她主动地在他的脸上印上一吻。“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音乐盒,谢谢你。”

“只值这样一个吻而已吗?”他似笑非笑地,显然觉得不够。

她只是浅浅地微笑,有预感即将发生的——

他的手突然揽上她的腰,并微施力道,让她面对面的靠近他。他的唇如鹰攫猎物般的迅速,直接落在她的红唇上。

她将自己交付在他的怀中,享受着与他之间的唇舌共舞。

他的吻大胆而放肆,又是咬又是吸吮的——他们沉沦了……沉沦在唇瓣相戏的绵长热吻中。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里奥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陪着她散步回家。

他若有所图地看着她,随口问道:“要请我喝杯咖啡吗?”

“好啊——”

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干脆。他有些惊愕地盯着她。

“改天请你到咖啡馆喝个够。”这时,她才露出促狭的笑容。

被捉弄了!他挑眉一笑。“好啊,你竟然戏弄我。”

这种捉弄他的感觉真不错。已经有好几次,都是他处于上风,这下她总算小小的扳回一点了。

“曼筠——”一个男声倏忽自前方响起。

沈曼筠将视线前移,霎时,她脸上的笑容尽褪。

“秦荣生,你又来干么了?”难不成还想让她的另一只手也受伤?

“我是想来看看你的伤势——”他的脸上布满了歉她不客气地顶回去。“不用了!托你之福,整个手臂都包起来了。”

“对不起,我昨天是一时失控,才会失手伤了你。”

从他们的对话中,里奥才明白,原来她的手伤,是秦荣生害的,根本不是单纯的摔伤。

“昨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计较了,只要你以后别再来烦我就行了。”她不耐烦地挥挥手,真的想跟他断得清清楚楚的,再也不要有任何瓜葛。

他还是不死心。“曼筠——”

里奥突然走上前,一手拦住秦荣生。“秦先生,请你离开。”

一看见里奥,秦荣生原本哭丧的脸立刻转为忿怒。“你以为你是谁啊?别管我跟曼筠之间的事。”

“我当然要管,而且还要教训你。”说着,他冷不防出拳揍上秦荣生的脸。“这是你昨晚伤害曼筠的代价。”

沈曼筠没想到里奥会动手揍秦荣生,顿时愣住了。

秦荣生被里奥揍了一拳,心有不甘,立刻回以一拳。里奥来不及闪躲,鼻梁被打着了,流出鼻血来。秦荣生本想再接上一拳,还好里奥动作快,一拳先击中他的下巴。秦荣生重心不稳地连退好几步。

当里奥的脸面向沈曼筠时,她看见他正流着鼻血,便赶紧从公事包里掏出面纸,趋身近前为他拭去血渍。

看着沈曼筠如此体贴地对待里奥,秦荣生的心痛加速,仿佛早已鲜血淋漓。

处理完里奥的伤口后,沈曼筠回头看着他。秦荣生以为她会责骂他,但没有,沈曼筠的表情没有怒火,反倒有些冷冽。

“秦荣生,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并不爱你,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别再来找我了。”

她挥剑断情的冷酷面貌,里奥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她果然跟他所调查的资料相去不远。

里奥随即来到她的身边,手臂适时揽住她的肩头。“我也希望你别再来骚扰我的女朋友了。”

“你们——”这回秦荣生的心真的淌出血来了。他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她竟然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里奥搂着沈曼筠绕过他,远远地将他抛在身后。

然而,沈曼筠并不是真的冷血到无动于衷,只是感情的世界只要有一点点的心软,那伤害就会更深。她希望秦荣生能早日明白这个道理。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里奥因为脸上挂了彩,所以能堂而皇之地进人她的香闺,但这不是沈曼筠所乐见的。她没想到会有秦荣生这个程咬金的扰乱,情况显然有些失控。

她屋子单位布置、装潢很有个人风格,就像她的人一样,有着女性的特质,却也有着浓厚的强硬性格。

他坐在客厅里大致地环视一下室内。“你的房子跟你的人很像。”

沈曼筠没搭理他。迳自拿出医药箱蹲在他面前,接着从药箱拿出消炎药水。“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他的伤口没什么大碍.除了刚才流一些鼻血,鼻头有点破皮之外,就没有什么伤处了。

从沈曼筠进屋以来,她的脸上几乎是没有笑容的.跟里奥的轻松悠哉有明显的对比。

“好了。”她面无表情地收拾着药箱。

“谢谢。”他站起来,仍然四处环顾着。

“要喝些什么吗?”她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他回头,正好看见她站在厨房门口。

他毫不迟疑地点头。“好啊,黑咖啡,谢谢。”

她只是客气的问问而已,他还真点头!?真不识相!她撇了一下唇角,然后转身进人厨房。

须臾,她端了一杯香喷喷的咖啡出来。

里奥看她只端一杯出来,便问:“咦?你不喝?”’

“时候晚了,不喝了。”这样明显的暗示,他应该听懂了吧?她不想让他以为他今晚可以留宿在她家中。

他故意忽视她话中的“逐客”意味,以一个很舒服的方式坐在沙发上,没打算立刻离开。

“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

她脸上终于浮现不耐的表情。“先生,我可不像你,时间自由,爱上哪儿就随时上哪儿,我明天还得上班呢!”

“请假一天啊,你手都受伤了。”

请假?瞧他说的轻松。他难道看不出来,她正不高兴吗?她愈是看他一副恰然自得的样子,她心中那把无名火就越烧越旺。

他又接着说:“你手受伤,我应该好好的陪你才是。”

嘿!听他那种理所当然的口吻,难不成他真的认为她是他的女朋友?她刚才没有反驳,是希望能让秦荣生彻底对她死心,可不是真的承认。

沈曼筠再也沉不住气,目泛温火,口气略微烦躁。“我手受伤是我的事,干你什么事啊?”

“我会担心你啊!”他依旧答得脸不红气不喘。

“我不用你来担心,我可不是你的女朋友。”她将关系撇得清清楚楚。

她这样的撇清关系,似乎对他没什么影响。在她大声疾呼:“少来担心我,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后他依旧不疾不缓地将话题绕回最初的问题。

“明天我一早来接你。”

“你耳背啊?”她不敢相信在说了一大串之后,他居然还敢提原来的话题。他是在国外住太久了,听不懂中文吗?

“不管怎样,我希望你明天能陪我。”他一贯是温和的语气,但其强势的态度也始终如一。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明——天——要——上——班。”她觉得她的耐性已经濒临爆发的界限。

“不如,就由我来帮你跟你们总经理讲好了,我跟他说:你明天要跟我详细洽谈广告的内容,所以没有办法去上班,我想他会准的。”

依他贵为他们公司大客户的地位,不所他们老总不买他的帐。

“你真令人讨厌!”她嫌恶地瞪着他。她发现他似乎很容易闯入她的生活,对她这种极端自我的人来说,被干扰是件很不舒服的事。

在拿他没办法之后,她只能逞逞口舌之快,骂他出气而已,其他的什么也不能做。以前她还觉得跟他对峙是很有意思的挑战,现在她发觉,她错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站在同一个天秤上,在先天条件上,他就占了优势,因为他是他们公司的大客户,他会利用许多优于自己的特点来压迫她。

他笑得自信洋溢。“你不会讨厌我的。”

她板着一张脸,打开门,摆明了下逐客令。“是吗?”她挑寡地看着他。“我这里不欢迎自大的沙猪。”

里奥脸上的笑容依旧未褪,他从容地走到她面前,两人站在门前对视着。

他冷不防攫起她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封住她的红唇,动作既狂野又粗鲁。

他在离开她的唇前,又依依不舍地小啄一下,才真的离开她醉人的红唇。“明天见了。”他的眼神直勾勾地探进她的眼中,勾进她的心中。

沈曼筠用力关上门,有些气急败坏地。她生他的气!因为被他说中了,她的确无法讨厌他;同时她也心生惊惶,她发现自己对他的好感竟然在逐渐增强中,也许这才是让她烦躁的原因吧;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在睡梦中,让里奥闯入她的屋内。至于帮凶,竟是她家楼下的那个笨蛋管理员。说他是笨蛋,一点也不为过,随便人家撒了点小谎,说什么要给女朋友惊喜,那个笨蛋就真的帮他找来了锁匠。

当时她披头散发,一脸惊愕地瞪着站在她屋内的三个男人,心里直纳闷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尔后,里奥付了钱给锁匠,同时也向管理员道谢,很快地打发了两个人。

沈曼筠仍是一脸困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看见了,我请管理员帮我请锁匠来开你的门锁。这个管理员真是热心。”他笑得极为潇洒,毫无愧疚之意。

这下沈曼筠的睡意全消了!她气得想打人。

“快去换下睡衣,我要带你出去呢!”

“不——”她简直要抓狂了!她不敢想像她的生活竟以闯入到如此夸张的程度,现在甚至公然请锁匠来直捣她的屋子。

“还是要我帮你?”他话中挑寡的味道很重。

她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她知道他是当真的,现在跟他斗,是自找麻烦。她臭着一张脸转身进入房里。

里奥带着沈曼筠离开时,那个管理员还笑咪咪地对她说:“很惊讶吧?”

她勉强扯动一下嘴角。“还好。”

“我们走了,谢谢你。”里奥笑着跟管理员挥手致意。

此时,在车内,沈曼筠忍不住开口询问:“你到底要带我上哪儿去?”她口气依旧不太好。当然了,被这样给“带”出来,没有人会开心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卖着关子。

大约再过十分钟,车子在市郊的一座独幢别墅前停下来。

“这里是?”沈曼筠好奇地打量着这座别墅。颜色大方过于素雅了,不太像他的风格。

“这是我的老家,我前一辈子刚买回它,光是请人重新打扫粉刷就费了一番时间。”

“你的老?!”她有些惊讶,接着问道:“你不是从美国来的吗?”

“我并不是ABC,我十岁左右才去美国的。”

“小留学生?”

“不是。我是被住在美国的亲戚收养的。”

“被收养?”她心里的闷气此时已转为对他的好奇。

“那你的父母呢?”

“在我念国一时,我父母双双车祸去世。”提及这件过去,他的脸色显得阴沈许多。

她有些歉意地低下头。“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哼!你要付出的不只是道歉而已!他在心中默念,但没让心事显露在脸上。“我们进去吧!”

他们双双下了车。这时,沈曼筠才注意到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一邵公馆。

他姓邵?她对他的认识实在很少,甚至连他的中文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房子的内部挺干净的。在大玄关处,依序挂着人物肖像,她猜这应该是他家历代祖先的相片。

“我前几天已经搬回来住。”他突然告诉她。

沈曼筠没回应他的话语,继续看着墙上的相片。在看到最后一幅时,她停了下来。这是一幅全家福的相片,她觉得相片里的女人很眼熟,可是又说不上来。

她指着画问道:“这是你的全家福?”

“没错,大概是我七、八岁时拍的。”他站在她身旁,和她一起看着照片。

两人沈静地看着相片。她觉得相片中的女人好像很不快乐,眼底隐约盛着一抹忧郁。

里奥又开口:“我在美国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家的感觉,所以才决定回台湾定居。”

“嗯……”沈曼筠只是略出了些声音,但视线仍停留在照片上。

里奥侧身面对她的侧面说:“曼筠,你知道我第一眼见到你是什么感觉吗?”他的神情既严肃又慎重。

“我只记得那天你是去接你的女朋友。”她下意识地避开他炽热的眼光。

他突然靠近她,背倚在相框上,也不管是不是会压坏照片。

“那时候,那很欣赏你。跟你有进一步的接触后,我发现——”

沈曼筠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正好相接。“发现什么?”她问道。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纹。“我发现,你是我所想要的女人。”

乍闻此言,沈曼筠先是嗤笑,接着睇着他,难得认真地说:“你别跟我玩这种游戏,我若相信你,那我可就太天真了。”像他这样一个背景神秘而经历又极丰富的男人,会轻易的爱上或认定心目中的理想女人?那是不可能的。

她自信的笑容,当下牵动了里奥的心,如果不是心中别有所图,他的确认为她适合他。

“你不相信我,我并不意外。可是,这的确是我的真心话。”

沈曼筠直视里奥,语气自若。“里奥,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呢!”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表白显得毫无说服力。

里奥伸手去抚触她的脸颊,语气异常的温柔。“这就是你不愿相信我的原因吗?”

沈曼筠再度嗤笑出声,但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就先尝到他火热的吻。须臾,他的唇稍微离开她的。“你喜欢我的吻,不是吗?”

沈曼筠轻轻推开他,转身走了几步。“里奥,你还没——”

“我叫邵屹。”他主动报上名。

邵屹,邵屹?这个陌生的名字就是他的名字?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说:“你的确是个调情高手,我也不否认,我喜欢你的吻。”

“可是就是不相信我,还是你根本就不相信任何男人?是因为你的家庭的关系吗?”他明知她的底细,却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

他的话触动了她心中的某块阴影,顿时她自若的神色已消失无踪。她想要洒脱的笑,但是,却只能勉强自己略牵动一下唇线而已。她再次背向他。

里奥从背后将她搂紧在怀里。

“曼筠,让我来照亮你心中那块挥不去的阴影。”

老天!为什么他的话总是那样直捣她的内心深处?

她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要不是她拚命地眨掉,她大概就要在他面前失控了。

“根本没有什么阴影不阴影的,你少在那边瞎猜了。”她不肯承认。

里奥绕到她的面前,双手依旧搂着她的腰。“你撒谎的时候,眼神特别迷人,迷迷蒙蒙的,很漂亮。”

“我才没有——”她鼓胀着腮帮子想否认。

“好了,你别再解释了。”他不让她再强辩下去,下一秒,他的手突然滑下去,直接握住她的手。

“你肚子应该饿了吧,我已经叫人帮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别墅的后面有一棵很大的老榕树,他们就在树下野餐。

里奥的确是费尽巧思地想哄她开心。

沈曼筠身体几乎是被里奥给包起来。她的背靠在他曲起的左大腿上,而他的右腿就像藤蔓似的缠在她身上。他的左手搂她的肩,右手专门喂她吃东西。

“里奥——”

“叫我邵屹。”“邵屹,我可不可以麻烦你,让我自己动手吃东西,我觉得自己好像行动障碍者似的,只要张开嘴吃就行了。”

“我喜欢喂你吃东西。”说着,他又拿了块三明治往她嘴里送。

“你有不可告人的隐疾吗?”他促狭地问。

“你才有隐疾咧!”

“那就好啦,怕什么。我们这样你一口,我一口,也算是间接接吻。”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以为自己是清纯少男吗?还在跟人玩什么间接接吻。”

“你终于笑了。”他这一说,她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原来他是故意要逗她笑的。

“放轻松一点,好好享受这宁静的午后。”

他说的没错,难得“放一天假”.是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很可惜的,天公似乎不作美,突然就来了一阵雨——

他们两个匆忙地冲进屋时,已成为落汤鸡了。

邵屹给了她一件干净的衬衫。宽大的衬衫刚好罩到她的大腿处。她手臂受伤,只能单手用毛巾擦拭着潮湿的头发。

不知何时,邵屹已无声无息地来到她的身后,且二话不说地接过她手上的毛巾,害她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不出声音吓我一跳。”她反射性地回过头去,惊魂未定地对他大叫。

他还是一贯温和的笑脸。“我来帮你擦干头发。”此刻,他已换上轻便的休闲服。

她想抓回毛巾,但是,他却不让,她只能怒眼瞪他。

“你擦自己的头发吧!”

“我先帮你擦。”说着,他便拉着她坐在床沿上。“你坐着,我比较好帮你擦。”

他动作轻柔地帮她擦拭着头发。

“你的衣服,我已经叫佣人帮你烘干了。”

她静静地坐着。老实说,他轻柔的擦拭动作,令人感到十分舒服。

约莫过了几分钟,邵屹突然轻唤了她一声,声音有些沉蜀。“曼筠——”

她还是一副舒服的表情,抬起头来看他。“嗯?”

当她发现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且视线似乎投射在不该看的地方时,她惊呼一声,单手推了他一下。

原来,穿在她身上的他的衬衫,因为过于宽大,所以领口开启得太大,而他站在她正前方,视线往下,正好看见她那若隐若现的胸部。

她拉合了领口,虽然胀红了脸,但她还是强作镇定。

他并没有就此避开眼光,反倒是直接打量着她,而且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你的胸部很漂亮。”

沈曼筠为了掩饰阵阵涌上的尴尬,她霍地站起来。

“衣……衣服干了没?”

他笑着摇头,视线从未移开过她的身体。

“你在紧张?”

她冷哼地瞥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紧张的。”

“怕我会乘机侵犯你?”他的话既直接又充满暗示。

“你敢!”

“啧,啧——”他略偏着头,笑着警告:“挑寡一个正‘性’致勃勃的男人,不是明智之举喔!”

他的警告的确让她安静了下来,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还好,在这个一触即发的时刻,佣人的敲门声适时响起。“先生,热姜菜送来了。”

“送进来吧!”

佣人送进姜菜后,便退出去。

邵屹端起热姜菜,似笑非笑地说:“它救了你。”

沈曼筠接过他递上来的姜菜。她相信,如果不是佣人及时送姜菜进来,她不敢保证能抵挡得了他不断放送的诱惑电波。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