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漆黑的书房里,除了一点光亮外,尚有几缕袅袅升起的白烟。

邵屹嘴里含着香烟,这是屋内仅有的一点光亮。

突然天际问过一道雷电,银亮的光芒映照在他瘦削的脸庞上。在那一瞬间的光亮里,他的眼瞳里隐约潜藏着泪光。

独自品尝内心的苦果并不好受。

刚才那一道雷电过后,雨便哩啪啦地下起来了。

随之,门上起一阵敲门声。“先生,外面有一位沈小姐找你。”

曼筠?邵屹深吸一口气。

“我不想见任何人。”他大概可以猜得出她所为何来,一定是伯父跟她说了那段过去。不,他并不需要她的同情。

仆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但约莫数分钟后,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但这次是较急躁的声音。

声音停在书房门口。突然“砰”一声,门板硬生生地被推开,门口仁立着一个窈窕的身影。

好熟悉的身影!邵屹眯起眼来。

此时,窗外又打了一道雷电,银亮的光芒直扑在她的身上。她浑身湿透,俩眼直直地盯着他。

雷电过后,室内又暗寂了下来。

“为什么不见我?”这句话响起的同时,室内的灯光也亮了。沈曼筠顺手捻亮了壁上的开关。

邵屹一时无法适应灯光,他眯起眼别过脸去。待适应后,他重新抬起头来看着她。

“你淋雨来的?”瞧她全身都湿透了!他突然有些不忍。

她还是重复刚才的话。“为什么不见我?”她疾步走向他。

“见了又如何?”他取下口中的香烟捻熄,又重新燃起一根新的。

“你欠我的,不该说清楚吗?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该负责呢!”

他摇着头,很快地站起身,并走到旁边的衣架取下外套帮她披上,而俯视她潮湿的脸庞。“你不是不要我负责吗?”

“我改变主意了。”她的唇角扬起一抹倔强的笑容。

他伸出手轻轻擦拭着她潮湿的脸颊。“为什么改变主意呢?你不是恨我处心积虑地接近你,不是恨我羞辱了你?”他深沉的黑瞳直落人她如水的玉眸中。

她直视他的目光,语气坚定地回答:“因为我爱你。”

他突然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敢情你是一夕之间转了性?一向玩弄男性于股掌间的沈大总监,竟然开口说爱我?”他刻薄地讽刺着她。

看着他夸张的笑脸,沈曼筠并没有拂袖而去,她不疾不徐地说:“你到底还要压抑多久?”她好心疼啊!

他那抹讽刺的笑容乍褪,旋即别过身去。果然知道了!转眼间讽刺不再,但取而代之的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脆弱而扬起的冷酷声音。“别自以为是了。”

“邵伯伯全告诉我了。”她不想再和他玩文字游戏了,只想把一切摊明。

邵屹恨恨地转过身来瞪视着她。“既然你全知道了,那你还来干什么?走啊!”天知道他最不想让她知道的就是他过往的败行。

“那些事情根本不能怪你,那——”

“够了!”邵屹大吼一声,打断了沈曼筠的话。“别跟我说什么不能怪我的自欺欺人的话,我根本就很清楚自己的败德行为,老实说——”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恶意的微笑。“我还从中得到快感呢!”

沈曼筠从邵屹那抹嘲弄的笑容下看见他灵魂深处的痛苦。她知道他受过去阴影的影响更甚于她。

“我们何不将过去彻底抛开呢?再也不要为了任何的人事物而压抑自己的心扉。

“抛开?”,他冷嗤一声,接着用力扯开前襟的领口。

同时空中又鸣过一声巨,他胸膛上的那块疤正清楚地闪耀在那道雷光下。

“褪不去的过去就如这块疤一样,永远无法抹去,同时也是象做那段败德过往的记号。”他抑碜的声音终掩不住他的痛苦。

沈曼筠眼含泪光。“难道你宁愿守着那段痛苦的过去,也不愿与我一同创造于我们的幸福未来?”她忍不住哽咽了。

他与她在暗的内室互视着,轰隆隆的巨响和着雷电交错起——

“幸福的未来?”在说这句话时,他的声音显得好遥远,恍若“幸福”这两字从不曾与他有过交集,从不曾出现在他的生命中。邵屹的眼神异常的平淡。“它已消失在朽烂的骨血里。”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自己的骨血已朽烂了,你什么时候才要从你那沉沦的记忆中觉醒?”她忍不住大吼。

邵屹垂下眼睫,别过脸去,拒绝沟通。

沈曼筠盯着邵屹,渐渐地,她的眼神转为黯沉,像是有某种打算。“难道你非得在失去后,才会彻底觉悟?”她语带玄机地脱口而出,旋即回身冲出书房。

他还来不及咀嚼她话里的意思,她已冲出去。

在他的思绪尚未回到正轨时,屋外传来一声刺耳的煞车声,接着似乎听见车子撞上人的声音。霎时,一声凄厉叫声响彻天际……

邵屹登时脸色惨白,脑中闪过刚才曼筠说过的话:“难道你非得在失去后,才会彻底觉悟。”

思及此,邵屹立刻迈开步伐,奋不顾身地冲到屋外的马路上,他随即看见一辆车子停在路边。

在滂沦的大雨中,他试着辨识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开始放慢脚步,寸步亦趋地往前迈进,此时他的心几乎跳出了胸口。

曼筠!恐慌的感觉突然袭上心头。

他趋近肇事地点,车前满是血光,邵屹瞠圆了眼,脑中不断地响着:难道你非得在失去后,才会彻底觉悟……

车主下了车,神色慌张地抱起躺在血泊中的女人。在抱起的同时,掉下了一件外套。

邵屹的眼膛得更大,脸色也更苍白了。那件掉在血泊中的外套正是他刚才技在曼筠身上的。

轰隆隆地,他的脑袋正跟着雷电交加的天空相呼应着。

他太震撼了!顿时所有的思绪仿佛全飘离了,邵屹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地望着血泊中的外套,直到那辆车子呼啸滑过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

他急得想追上去,却只见车子愈离愈远,看着远去的车身,他眼眶溢出了泪水,虽然分不清是而是泪,可是他却感觉到热泪滑过冰冷脸庞时的阵阵灼热感。难道你非得在失去后,才会彻底觉悟……

“不!”他根本不想失去她,他想跟她相守一生啊!

邵屹仰天狂喊出声,随之跪倒在地上。他自责自己的愚蠢;为什么非得到失去后,我才能明白仇恨已自心中消退,爱早深耕在心田?

他再度仰天大吼:“只要让曼筠重回我身边,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即使要我再一次出卖自己的灵魂——”他的声音混在漫天狂雨中,显得那样绝望、无助。

而躲在一旁的沈曼筠早已泪水纵横,她总算逼他面对自己的心意了。在她听他又要随意出卖自己的灵魂时,她冲了出来,对着他大叫:“我不准你再出卖自己,让自己再次沉沦在不可知的晦暗里。”

“曼筠!?”邵屹又又喜地看着她,难道魔鬼真的接受了他的交易,所以将曼筠送回来了?“真的是你?”

“是我,我就在你的面前。”她心疼地看着他。

“你没事?”他从地上爬起来,仍是惊异的眼神。

她点点头。“是的,我没事。”

在得到她的点头表示后,邵屹才肯相信跟前的事,他往前跨步,伸手一揽,用力地搂紧曼筠,深怕她会就此消失。

“太好了,你没事。”原来自己是如此地需要她。邵屹总算看清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原来爱早就超越了一切。

沈曼筠从他的胸前抬起头来,两人视线交锁。他们在深情的注视中感受到彼此深爱对方的事实。

“对不起,我对你做了许多愚蠢的事情。”

在听见邵屹那句对不起时,沈曼筠的双眸顿时充满泪水。

“你愿意原谅我吗?”在请求她原谅的同时,邵屹发觉内心那些重的负担似乎正在一点一滴地释出了。

沈曼筠点了点头。失去幸福太久,他们已没有太多的情感可供挥霍了重新拥有爱及幸福才是他们所需要的。

她毫不迟疑地点头,无疑是在邵屹的心中注入一股柔情的暖流。他轻地捧起沈曼筠的娇杯,缓缓地凑上唇。

“我爱你。”在唇落下之前,他轻轻吐露心意。

她闭上眼接受他的浓情蜜意,同时也付出她的爱。

意外地,雨停了……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刚才那辆车的主人正在不远处窥视着沈曼筠及邵屹。”

车内扬起丁香的声音:“我们应该可以功成身退了吧?”这样圆满的结果,是丁香最乐于见到的。

他们就是沈曼筠特地请来的“活道具”。

她曾栽在邵屹的爱情陷阱中,进而付出真心,那么,她现在也设下了一道爱情陷阱,让他有机会面对他们之间的爱。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在机场内。

“很可惜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不过你们孩子的满月酒我一定会参加。”邵伯伯显然很失望,若不是美国出了一些事情,他必须赶回去处理,他真不想错过邵屹的婚礼。

“伯父,你要保重。”邵屹紧握着伯父的手,有些不舍。

“邵伯伯,我会将我们的结婚照寄去给您的。”沈曼筠面带微笑地为邵伯伯送行。

“好了,我该进去了,再见。”他挥手跟他们道别。

邵伯伯走了一段路之后,邵屹突然跟上去。

“伯父?”

邵伯伯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小屹,还有什事吗?”

“对不起。”这是他一直亏欠伯父的一句话虽然伯父总是说不恨他、不怪他,但他还是觉得对不起伯父。

邵伯伯笑着接受邵屹的道歉。“一句对不起过往皆灰飞烟灭。”邵屹点点头,露出释然的笑容。

每个深陷在过去泥淖中的人,都该脱离了。

邵伯伯再次迈开步伐。“再见!”

邵屹举起手跟邵伯伯挥别。“再见!”

这时沈曼筠走上前,她亲呢地挽住他的手臂她知道他们伯侄俩已解开心中那团死结。她什么话也没有多说,只是倚在他身边看着邵伯伯走向登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