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仑广告公司拍摄香水广告的现场。

质感极佳的丝绸细纱交织在整个摄影棚里。在镜头内,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搔首弄姿;在镜头外,则是忙翻天的工作人员。

“卡,重来!”喊卡的人,是总监沈曼筠。她站在小萤幕后盯着萤幕,一开始模特儿的表现就让她蹙紧眉头,直到眉心持得紧时,她便不满意地喊卡。

那个模特儿有些不悦,她睇了导演一眼,似在向导演做无言的抗议。但导演也没辙,毕竟在工作上,沈曼筠是个极严苛的主管。

“客户要求的广告,是要以高品质、有质感的画面来呈现他们香水的品味。”

沈曼筠重申一次客户的要求,随即对那位模特儿说:“陈小姐,你刚才的表情太过轻浮,这样会让观众觉得这像是次级香水。”

“你说什么!”模特儿气得脸都绿了。“我轻浮?”

“没错。”沈曼筠不管对方怒火高涨。她一样板着脸。

“你是模特儿,还是我啊?我会需要你来教我吗?”为了顾及她的美貌及形象,她一对瞪大的杏眼极为造假,连声音都得刻意自喉间加工过再发出来。

同样是生气的怒容,沈曼筠的显得真实且有个性多了。她漂亮而细致的粉面悄然无息地浮上冰冷的火焰。“你自己过来看看刚才的那些画面。”她态度强硬,不容分说。

沈曼筠的强势作风,气得上模特儿说不出话来。她并不是极富盛名的大明星,而只是个专拍广告的模特儿。她知道自己生气发飘也要有限度,毕竟沈曼筠砍掉模特儿名单之事时有所闻。

若非顾及到饭碗问题,她早就当场发飙了,可是还是硬要将怒火往心里吞。

当她看见男朋友前来探班,尖锐声音又响了起来。“里奥,你怎么现在才来,人家刚才——”

那声音听起来就叫人不悦,也许下一次别再找她来拍了。沈曼筠心里边做此打算,边不耐烦地转过身去。冷不防地,正好跟那个叫里奥的男人视线接个正着。

他是个体面的男人,身材挺拔,深邃的黑眸不断地迸射出吸引力来,仿佛能透视人心。就第一眼印象来评分,沈曼筠给了他高分。

沈曼筠睨了那名模特儿一眼,觉得他选择女友的品味显然低了些。

刚才争吵的那一幕,完全落人里奥眼里,他欣赏强悍的女人。她一身简单剪裁的亚曼尼黑色喇叭裤装,大方不失时髦,前襟的前颗扣子敞开来,细白的粉颈显露无遗,头发随意地用个大发夹盘住,固定在脑门后,右侧额头不经意地落下一些发丝。

她有着浑然天成的性感,不用卖弄,只消一个眼神,就够让人迷失了。与一般性感的女人比起来,她又多了一种其他女人所没有的个性美。

他们虽没有交谈,但是他们眼底的语言,却已表达得很清楚——彼此对对态度都有兴趣。有无声的互祝中,他们互相品味对方,互相流露一种外人所感受不到的电波。

沈曼筠在移开目光的同时,嘴角浮现一抹几乎让人看不见的笑纹,随即一声令下:“继续拍。”

广告拍摄工作依令继续下去,沈曼筠站在一旁,专注且认真地盯着小萤幕。

在工作时,她总是全神投人;而爱情,是在清闲或无聊时才拿来谈谈的。沈曼筠不交付真心给任何一个男人。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拍摄工作一结束,那个模特儿便挽着男朋友的手,骄傲地离开现场。

“我们走了!”离去前,模特儿还不忘向大家露出一个炫耀的笑容,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获得里奥这个体面、多金的男人的青睐。

里奥虽然手里挽着模特儿,可是他的眼光却投注在沈曼筠的身上。

沈曼筠的助理丁香对着她说:“瞧她乐得那副样子,真受不了。”

沈曼筠糗她:“每当你的民民来时,你们俩还真是同一副德性呢!”

“哎呀!曼姊,你干什么糗人家啦!”

对那个陈姓模特儿,她是没什么兴趣,倒是身旁的那个称头的男人,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向素来有包打听名号的丁香询问:“对了,那个叫里奥的男人是什么来路?”

“啊,你竟然不认识他!?”

沈曼筠微扬一道眉。他是大人物吗?为什么她不认识他,竟惹来丁香的惊呼?

丁香接着说:“刚才那个男人,可是充满传奇性的超钻石单身汉。”

“传奇性?”沈曼云筠好奇了。

“他今年初才从美国回到台湾,从听过他的名号开始,他就是一个股市大亨。至于他的过去,就没有人知道了。”

“说不定他是混黑帮,专门洗钱的人喔!”她故意吓丁香。其实一般传奇性发迹的人,除了有一层神秘的面纱外;若褪去那个幻想,这个假设也不无可能。

“哎呀!曼姊,瞧你臆猜的,怪吓人的。说不定他真的是在股市里捞了一笔。”生性浪漫的丁香实在没有办法想像沈曼筠所说的那种“真相”。

此时,沈曼筠的手机乍然响起,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你帮我接,若是秦荣生打来的,就说我不在。”沈曼筠将手机交给丁香。

果然是秦荣生打来的,丁香照沈曼筠的交代打发了他。

“曼姊,你又想甩掉人家啦?那你当初还故意去诱惑他。”虽然她很尊敬曼姊,可是对她的爱情观实在不敢苟同。

她睇了丁香一眼,平铺直叙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我怎么知道他这么不经诱惑,一下子就认起真来了,他太憨厚了,我不适合他,跟我在一起他会吃亏的;分手可是为了他好。”

“奇怪了,你说男人都不可靠,所以不想认真的谈恋爱,只想玩玩爱情游戏。那现在碰上了一个憨厚的男人,你又说他会吃亏,好矛盾。。

沈曼筠微扬一下唇,笑道:“人本来就是矛盾的动物。我不相信真情真爱,但同时,我也无法跟‘乖乖牌’的男人在一起。”

“曼姊,我觉得你被过去影响太深了。”丁香是少数略知沈曼筠过去的人。

沈曼筠没说话。谁不或多或少都会被过去所影响,只是程度大小而已,恰巧,她是程度大的那种。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在放映室看到刚拍摄完的香水广告毛片。工作完成时,都已经快八点了,整层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她摸摸肚子,才发现早已饿得发慌。她走出大楼,想拦部计程车,却看见一部显眼的法拉利白色跑车驶到她面前停下来。

车主下了车。是他!那个叫里奥的男人。他一身白色的服装正好与他的白色跑车相衬,使他更加英姿挺拔。

“嗨,沈曼筠。”他面露微笑地向她打招呼。

“你认识我?”她故作不解地问。其实心里多少有些谱了,这个男人调查过她。难道他这么快就甩掉了那个模特儿,将她当作新目标?“堂堂美仑广告公司的总监沈曼筠,曾制作过多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谁能不识?”他始终笑笑地说。

“通常对我说这些话的男人,都是酸葡萄心理。”她的目光淡淡扫过他五官分明的脸。

“我可是打从心里赞赏你。”他一副真诚可鉴的表情。

“无所谓,我也不在乎。”她微微耸肩。与其成天在这种小事上计较,倒不如好好培养自己的实力。这向来是沈曼筠的处事万针。

“你知道吗?我是带着碰运气的心态来的,所以,我没敢想会真的遇见你。”

“你有什么事情吗?”她故意问,心底早已知道他的来意。

“没事。”他摇摇,旋即又问:“对了,你还没用餐吧?可有荣幸邀你一起共餐?”

“对不起,我不跟不认识的男人单独用餐。”虽然早已略知他的来历,但是她还是佯装不认识。

“哎呀!瞧我太粗心了,都忘了自我介绍,实在是每次碰见不认识的人,都主动来攀谈,好像都认识我,久了,也就习惯忘了自我介绍。”他平铺直叙地说,没有可笑的自吹自擂神态,但骄傲的契神却自然地流泻出来。

他是个自信洋溢的男人,恰巧她也欣赏这种男人。

“这样不算不认识了吧?”

沈曼筠轻笑出声。“改天吧,如果有缘的话,会有机会的。”她还是拒绝他,她没打算一开始就让他“得逞”。

这时,她看见一部计程车,便赶紧招了手。“再见了。”

沈曼筠从计程车的后照镜瞄了眼被远远抛在车后的里奥,她的嘴角扬起微微的笑容。

看着沈曼筠离去的车影,里奥眼底的色调顿时由浓转暗。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冷静而理性。从调查中,他发现她的爱情成绩十分可观,而且都是对方爱她爱得死去活来,她却毫不眷恋地挥剑断情。跟她父亲简直一个样,果真是优良血统啊!

此刻,里奥脸上冷酷的表情跟刚才笑容可掬的神情,简直是判若两人。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一大早,沈曼筠就着见办公桌上有一束香槟玫槐。

没有附卡片?是谁送的?那个里奥吗?沈曼筠直觉地想起他。

她面露微笑地将花插在瓶子里,心想原来他是那么老套的男人。沈曼筠暂将那个里奥归在花花公子那一栏。才想着,她便从办公室的透明镜看到里奥神情气爽地走进公司。不管什么时候看见他,他好像都是那样气定神闲,凡事皆掌握在手中似的。他看不见她,这镜子只能看出去,不能看进来。

他向人询问了她的办公室,接着,便朝她的办公室走来。

沈曼筠赶紧坐在椅子上佯装办公。

他敲了门。

“进来。”

里奥一进门便看见她身后的那一大束香摈玫瑰。看来她的爱慕者不仅多金而且也挺凯的。

“是你!”她的惊讶表现得恰如其分,一点也不会让人有虚假的感觉。

“惊讶吗?”

她摇头,指着身后的玫瑰。“你先招呼过了。”

“招呼?”他先是愣了一下,尔后才会意过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那束花并不是我送的。”

“什么?”她有些惊愕,但很快地收敛起惊愕的表情。

此时,丁香刚好转电话进来。“曼姊,是秦荣生,接不接?”

原来是他呀!那个木头什么时候知道要送花啦?也许因为误会的关系。她显得心烦气躁。“说我不在。”

“原来你都是这么打发爱慕者的。”他笑言。

她一向熟知男人惯用的伎俩,这次在他面前出了糗,这让她心情颇不好受。

她表情冷淡,连声调也冷冷的。“你来这里有事吗?”

“没事不能来找你吗?”他故意逗她。

“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私事打扰。如果你没事,那就——”她正要下逐客令。

他却抢先她一步,说道:“好吧,那我就跟你谈公事。”

沈曼筠微扬起眉头。“你有什么公事要跟我谈?”她就不信他随便就能蹦出一个“公事”来。

“我有一笔两千万的广告预算,想请贵公司帮我拍摄一支广告。”

两千万广告预算?沈曼筠压根儿不信,她不耐烦地对他说:“我没空跟你讲这些有的没的我还有事,请你出去。”

“咦?生意上门,你们还不要吗?”

好,他要继续瞎扯下去,她就陪他胡扯。“你说要拍一支两千万预算的广告片,请问一下,你的产品是什么?”她目光锐利地瞅着他瞧,就像是等着要戳破他的谎言。

“休闲度假农场。”他气定神闲地回道。

沈曼筠此时不得不正色以对,认真地再询问一次:“你真的要拍广告?”

他笑了一下。“你终于肯相信我了。”

“就算是要拍这类型的广告,也不需要花到两千万啊!”即使是钱太多,也不是这种挥霍法吧!

“广告,你是专家,我只要求一流的品质。那现在我可不可以请问沈总监,你接是不接?”

“当然接。”这是大案子,没理由不接。

“很好,那我们这一阵子,可能就有很多避不掉的饭局了。”

“饭局?”她一时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谈公事嘛!私底下,沈总监是不随便跟陌生男人用餐的,但是公事就另当别论了,不是吗?”他的眼睛闪着耀眼的神采。

他这么一说,沈曼筠反而没话可以反驳,明知他是故意的,但是,她又非得一脚踩进才行。

“中午,我过来接你,我们再一起讨论这件案子。”他讲得那么利落,她一点也不能说不。然后,他潇洒地离去。

她一向习惯居于主控位置,可是,这次从头到尾,都是他处于主控位置。里奥的手腕更高人一等,他拿两千万出来拍广告片,其主要目的,难道只是想接近她?

这样的别有居心,让沈曼筠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相反的,也让沈曼筠有被捧上云端的感觉。毕竟不是人人都能随便的拿出两千万来。里奥是个很有手段的男人,跟她以往接触过的那些人不太一样。

沈曼筠的娇面逐渐地展出笑颜。玩了那么多年的爱情游戏,现在她终于碰上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也许,他会是一个很刺激的挑战。

她是一个活在挑战中的广告人。已经有好一阵子,她对于爱情游戏渐渐不再热中,不过,现在她相信,里奥会是个很好的游戏对手。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中午,里奥果然准时来接沈曼筠。

“想上哪儿?”他很有风度地询问她的意见。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餐厅——”

“好,就去你说的那家。”

两人随即来到那家简单的餐饮屋。

临进去前,沈曼筠问他:“这种小餐屋,你习惯吗?”好像早在心底认定他是那种上惯高级餐厅、吃惯珍馐佳肴的人。

所以,她故意选了这家极平价的餐饮屋。首次反击,当然不能叫他意料得到。

“我无所谓。”他的确是有好几年不曾光顾这种平凡的小店了。

他们进去后,沈曼筠好像是老饕客般,找也不找的,立刻就往角落的位置坐下。而他倒有些许不自然。

沈曼筠给了服务生一个笑容,旋即便对他说:“商业餐很快就送来。”

“你常来?”看她好像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我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解决我的午餐。”

里奥大略环视一下这家店,虽然是小小的餐饮屋,但风格却挺温馨,很有家的味道。但他却不习惯,因为太过亲切的感觉,让他感到不自在:高级餐厅那训练出来的亲切礼貌,反而让他自在。

很快地,服务生送来了他们的餐点。

沈曼箱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准备享用她的午餐。

吃了几口,见他迟迟未动筷子,她看着他问:“吃不惯吗?”

他怔了一下。“不是。”老实说,他都快要忘了在这种平凡小餐馆用餐的感觉了。

然后,里奥拿起竹筷,也准备开始享用午餐。

“很好吃吧?”她特意抬起头来笑着问他。

“嗯。”大概是环境的关系吧,他竟然觉得她颇亲近和善的。

有餐过后,他们开始讨论休闲农场的广告案子。

“你有没有一个主要诉求的方向?”

“没有。我不懂广告,这恐怕要藉助你们的专才。”

“这样嘛——”她思考了一下,才继续说:“如果要由我们来帮你设定主题,那——我们恐怕得到那个农场勘察一下,才能决定。”

“这样再好也不过了。”正中下怀!他扬起一抹笑容。

“那好,我会派一个专员过去——”

她话还没说完,他立刻就插话:“不行,我这件广告案子要由你来做。主题是很重要的一环,我只相信你的眼光。”

“谢谢你的赏识,可是,我工作很忙,可能没有时间陪你去勘察。”

“那周末呢?也要上班吗?”

他又想引她掉人陷阱了。她不着痕迹地回答:“周末是我个人的休息时间,不谈公事的。”

“就当是我请你去我的休闲农场度假吧!而且,你不是一向很敬业的吗?”

她睇着他。“你这么一说,如果我拒绝,好像会显得我不够卖力。”

他笑着说:“那就答应吧!不是我自夸,那里可谓是人间仙境,绝对可以一解你一周的工作疲劳。”

“嗯——”她低吟着。

他靠近她。“如何?看在我是你们公司的大客户上——”

“好吧!”回答后,她笑了,赶紧又接了一句:“看在你是大客户的分上。”

“好,那我周六去接你。你住哪儿?”他这话问得极有技巧,既自然又不显唐突。

这样套话!?沈曼筠看着他含笑的脸。

他又故意问道:“不方便吗?那我们约个地方见好了。”

这样一问,她就没有藉口可找了。又不是稚嫩少女,还怕男人亲自来接送吗?

沈曼筠俐落地回答:“不用了,直接到我家就可以了。”她拿起纸笔写下她住处的地址。唉,又让他占了上风了。

屡屡失利,但这并不让沈曼筠有挫败感,反而使她战斗力更旺。她期待着周末之约,她要看看里奥还有什么花招。

里奥收下线条,他的心里正在得意地笑着。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周六中午,沈曼筠赶紧整理好文件,准备下班。她跟里奥约了两点。

丁香敲门后走进她的办公室。

“曼姊,今天有约会?”看见沈曼筠准备下班,她直觉地问。

沈曼筠将档案柜锁上,回头对着丁香说:“不是,是公事。”

“咦?你不是一向不在休息时工作的吗?”

工作时认真工作,休闲时拚命玩乐,这是沈曼筠的生活哲学。

“偶尔也会有例外。”

“到底是哪个案子,得让你利用周末来工作?”丁香十分好奇是什么重要的案子让沈曼筠愿意牺牲周末的快乐时光。

“休闲农场那件。”沈曼筠一回答完,丁香旋即理解过来,并发出怪声及露出暧昧不明的眼神。

“曼姊,老实说,你是不是跟那个里奥在——”

沈曼筠看了丁香那副嘴脸,就知道她要问哪一档事了。她抓起公事包,走到丁香的面前。“你少在那边臆猜了。”说完,她便绕过丁香走出办公室。

“哼!不告诉我?我猜也知道。”丁香笃定地认为沈曼筠的最新爱情游戏目标,就是那个传奇人物——里奥。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沈曼筠回到家,大略整理了一小袋的提袋,然后换穿T恤、牛仔裤。

此时,管理员按了对讲机上来,说里奥已经来了。她没打算让他进屋子。在她还没有了解他以前,她不会让他一再有窥视她隐私的机会。所以,她赶紧下楼去。

“嗨!”她提了一口提袋,走到里奥身边,而他正在跟管理员的大狗玩。

奇怪,一向骄傲的大狗,竟然臣服在他的魅力下。

他听见她喊他,便抬起头,随即站起来。

“没想到连母狗也难抵你的魅力。”

“那你呢?你可抵挡得住?”他顺着她戏谑的话,暧昧地问。

她不答,但抛给他一个媚眼。“走吧!”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休闲农场位于一处山坡地上。因为还没有正式开放的关系,所以整座休闲农场除了两名驻守的管理员外,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里奥带着沈曼筠先四处概括介绍一番,另外还解说他这座休闲农场的构思。

“我曾经在美国南部住过一阵子,那里的农场很大,很舒服。回到台湾之后,便想建造一座那样的农场。”

沈曼筠站在一大片草耗的栏杆前,她深吸了口清净的空气。微风轻拂,感觉很舒服。果然一扫一周来的工作疲累。

草原上有几头牛、羊低头吃草。她觉得很鲜地猛盯着它们瞧。她是标准的都市人,从小就没接触过什么大自然。

里奥走到她身边。“先养这一些,不久,还会陆续进一些牛、羊、马等等的。再过去那边有一片草原,可以让人恣意享受骑马奔驰的快感。”

沈曼筠侧身对着里奥说:“这里真是不受尘世污染的一块处女地。你真的舍得开放给其他外人?这样势必会破坏其景观。”她觉得有些可惜。

“我在这里建造农场,就是希望有人能来享受。其实现代人每天都在忙碌的步调中生活,能有这样一个令人放松的地方也不错。”

“对了,你不是股市大亨吗?怎会搞起矿藏假中心来了?”她突然好奇地问。

“我就是看准了台湾人愈来愈懂得休闲的重要,不再像以前只知道拚命赚钱,而不懂休闲。”

是啊,忘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投机者,怎么可能会投资没有利益的生意呢?

沈曼筠从提袋里拿出了一本记事簿,大略地写下几项重点。然后又拿起一台相机。“我拍几个景色。”

“广告DM要用的吗?”

“不是,我这种傻瓜相机,怎么拍得漂亮?DM会有专业的摄影师掌镜,放心吧!”

她拍了几个景点后,里奥对她说:“天色已经暗了,明天再继续吧!”

之后,他们走向木屋区,分别住在两间相邻的小木屋。

临进去前,里奥对她说:“我已经要管理员叫一些外送晚餐来,待会儿过来我这边一起吃吧!”

“外送到这边来?”从山下到这里,少说也要几十分钟。

“多加一些小费,多远都会送来的。”

很像他的风格,有钱能使鬼推磨。奇怪,他不是从外国回来的吗?怎么台湾这种有钱好办事的作风,他也实行得挺彻底的?她有些纳闷。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晚间,沈曼筠准时出现在他的房门口,她只换了一身便装,脸上略施薄粉。

里奥开门迎接。“请进。”

沈曼筠走进去,立刻看见一桌子的美食佳肴。

“这——”她没想到在这种偏僻地区,竟能弄上这一桌子的食物。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实在很有一套。”

里奥恰然一笑,率先走向餐桌,并点燃桌上的蜡烛,关上大灯,改开昏黄的小灯。屋内,顿时变成黄澄澄一片,很有浪漫的气氛。

没想到他会把这顿晚餐搞得这么有气氛。这样一来,她身上的服装倒显得过于轻便了。不过还好他也只是一件剪裁合身的白色丝质上衣及一条绵质长裤,并不十分正式。

他很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请坐。”

“谢谢。”她人座后,他也在她的对面坐下。

接着,他为她斟了红酒。

沈曼筠开口:“我记得我好像是来工作的。”

他浅笑地注视着她。“现在是你的下班时间,好好的享受休闲时光吧!”他的笑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没有回避他的注视。她的唇抿成一条浅线。“你说的有道理。”

接着,里奥以修长的手指端起酒杯。“我敬你。”

沈曼筠亦以粉嫩的玉指轻执杯身。“敬我们合作顺利。”唇上的胭脂淡淡地印在杯沿,红色的液体慢慢地顺着杯面流人她的口中。

里奥的眼光一直不曾移开她性感的红唇,此刻,他希望她唇上印着的杯沿是他的唇。

“这红酒真醇。”大概是喝了酒的关系,她的粉颊酡红了起来,更添风情。

里奥再帮她斟上红酒。“那就多喝些。”

在寂静的黑幕下,小木屋的窗口流泻出昏黄的灯火,愉快的谈话声伴随着他爽朗的笑声及她清脆的笑声,和外面的虫鸣声相应和着。

在浪漫欢偷的气氛中,时光总是流逝得特别快。不久后,他们已用完晚餐。

“谢谢你的晚餐。”沈曼筠拿起纸巾轻拭着唇角。

里奥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音响旁,放了块CD进去。须臾,一段优美的音乐流泻而出。

“好美的音乐。”沈曼筠赞美着。

她一边尝着红酒,一边欣赏着音乐。她不自觉地闭上双眼,并靠在椅背上,放松全身的细胞。

她放松的撩人姿态,显得媚态万千,好不惑人。看得里奥心醉神迷,不知是醉了酒,还是醉了心。

悄然无声地,里奥来到了她的身后,他的双手轻按在她的颈间,慢慢下滑——

他的手似乎有魔力,他触及的地方,有着不可言喻的舒畅感觉。直到他的手来到她的双肩,才停下来。

“你的颈子很性感。”他在她的耳际轻柔吐语。

她微侧着脸,在一片昏黄的灯光下,两人的眼神显得愈加迷离,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

“陪我跳一支舞,好吗?”说着,他执起她的手,拉她站起来。

沈曼筠没抗拒,顺着里奥的手势,埋人他的怀里。

他们随着音乐轻轻摆动身体。他的手顺着她腰间的曲线慢慢往上爬,来到了她的下巴处。他的目光停留在她那两瓣红嫩的朱唇上。他执起她的下巴,低下头想吻她。

但她却抬起食指贴在他蠢蠢欲动的唇峰上。她承认他是个调情高手,自己也有些心醉神迷,但这并不表示她的心智迷失了。她不打算那么快就和他发展到私人关系上。对她来说,里奥这个人还是一团谜。

里奥顺手抓住了她那只阻止他的手,将她整个手心挪到自己的唇前,重重地、深深地吸吮一下,才放手。

“你诱惑我,却不让我吻你。”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沈曼筠轻笑出声。“自始至终,都是你在诱惑我吧!?”她轻轻推开他的手臂,离开他的怀抱。

“我想我该离开了,再待下去,太危险了。”她的脸始终盈着笑意。

面对他这样一个像是大吸铁的男人,她得费很大的劲才能阻止自己不被吸附过去。

“你让我对我的魅力失去自信心了。”他故意可怜兮兮地对她说。

她轻笑着斜睇他一眼。“你放心,你的魅力绝对跟以前一样,足以迷死天下所有的女人。”

“除了你之外。”他的声音有些沮丧。

她没有回答他,只说了声:“我过去了。”

他开口:“我送你。”

这么短的距离,还要送?虽然如此沈曼筠迎是没拒绝。

他们走了两、三步就到了她的房门口。

她本来转身要跟他道晚安,结果,毫无预警地,里奥动作迅速地在她的粉颊上印上一吻。

“晚安。”吻不到唇,那吻吻脸颊总行吧!他邪魅一笑。

接触到他有些不满足的眼睛,她突然感到好笑。

“晚安。”语毕,她即潜身进人屋内,将里奥隔在厚厚的门外,她才露出一抹难见的甜蜜笑容。

沈曼筠进去后,里奥的表情由刚才的意乱情迷转为懊恼。该死的!他在心里咒骂。因为他刚才搂她人怀时,他差点情不自禁地吻上她。她跟她父亲一样,都是慑人心魄的魔鬼,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进她撒下的魔网中。

里奥警告自己千万要把持住,别在计划未成功之前,就先遗失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