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懂了,二叔,我们现在就回利天,下午的董事会得好好准备一下。”卢非易又恢复成了平日的卢非易,气宇轩昂,举止优雅。

“好,这才象样子,非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二叔把手搭在卢非易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两个人象往常一样,去了利天,不过今天,他们迟到了。

惜涟脸色发青从桌下钻出,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是不是一场恶梦,手上传来连心的痛,清楚的告诉她,这一切不是梦。

她拿起卢非易留在桌上的报纸,一行醒目的大标题跃人眼中:心理医生催眠邪术劫财骗色难逃法网。旁边还附有一张照片,一个矮东瓜样的男人戴着手铐,无精打采的接受审问。他正是惜涟住院时假冒卢非易向她施以催眠术诱她说出三亿下落的那个男人。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她为什么要听到这一切,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果她没有听到,她会安心的做卢非易的太太,与他共度一生,如果她今天没有收到这件婚纱,如果她没有想到要吓他一跳,只是站在楼梯口等待他惊艳的目光,他们就会顺顺利利的结婚,可现在……会有婚礼吗?这个念头吓了她自己一大跳,她梦寐以求还立誓非君不嫁的男人,在婚礼筹备的时期,她竟在想会不会嫁他的问题。

晚上,二叔和卢非易回来时,看到站在楼梯口的惜涟,睁大了眼睛。

惜涟穿着一件合体的婚纱站在楼梯口微笑着望着他们。象一个下凡的仙女,象一朵绽放的百合花,象一个落入人间的天使。

“我的手机丢在车里了,我去取。”二叔捅了一下发呆的卢非易,走向门外。

门关上了,卢非易象梦游的人恢复了神智,入神的向惜涟走去。

“好看吗?”惜涟柔情的问他。

“好看,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卢非易痴痴的说。

“真的吗?”

“真的,我发誓。”

“非易哥。”

“惜涟,我爱你。”卢非易将惜涟揽入怀中。

“我也爱你,非易哥。不管你做过什么。”她知道,他爱她,愿意娶她,愿意用一生去补偿她,不,是真心的疼她,宠她。而她愿意嫁给他,因为她爱他,深深的爱。既然两情相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新的生活应该有新的开始吧。他们会幸福的,象童话中的王子与灰姑娘。

当他吻上她时,她突然一阵紧张,向后躲了一下。

“怎么了?”

“我们真的要结婚了,我有些紧张。”

“傻瓜,结婚也是象现在一样,有什么可怕的。”

生活恢复到往日的轨道,不知会不会出现偏差。

这真是一个特别的夜,惜涟比往日要缠绵的对他。

“你爱我吗?”她张大了眼睛,问他,象是审讯。

“我,爱,你。”卢非易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回答。

她的唇与他的唇如胶似漆,象是阴阳磁级一样相互吸引不离。

她的十指与他的十指紧紧相扣,象是生来就连在一起那样亲密。

他们的手慢慢滑向床头。

“咯嚓”一声惊醒了卢非易,他的双手被床头的手铐牢牢铐住,“惜涟,你要做什么?”

“卢非易我爱你,你为什么要利用我?”惜涟站在床头,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是卢非易藏在书房暗格里的那把。此时,枪口正对着卢非易。

“你是听谁说的。”他又恢复了平静,象是谈其他人的事情。

“你和二叔在书房说的。”

“对不起,惜涟,可你原谅我好吗,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早就对你说过,利天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从来就没有选择。”

“我当初救了你,把你从那个摩托车手的大棒底下救出,你却恩将仇报,你真的不是人。”

“那天晚上,那个摩托车手根本就是二叔。”原来从最开始就是个阴谋,他为什么不骗她,告诉她,他只是在利天最危险的时候才想到这个主意把她舍出。

“你为什么要选上我,阿昌阿义那么多人,都对你那么忠心。”

“他们被抓住时,宁死不屈的,邢休才也不会抓他们做无用功。你不引人注目。却是我最信任的女人,知道一切的‘底细’,我也没有想到你比男人还要牙紧。当初选中你,还因为你需要帮助,你单纯,美丽,优秀,最重要的是,你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因为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所以他才会对她“恩将仇报”。

“你想的这个主意?”

“是二叔策划的,我是个最差的演员,竟会全心投入。”

“你……”

“利天现在已是举足轻重的大集团,不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以前许多事情我们没法选择,可现在,我们可以从头开始,原谅我吧,惜涟,你是我见过的最宽容善良的女孩子,也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子。你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惜涟你原谅我吧。”卢非易看起来很真诚的说。

“我从知道真相那天开始,一直试着要原谅你,这么多天,我拼命想忘掉你们那天在书房中说的话,我拼命告诉自己,你是多么的无奈,你身不由已,你迫于二叔的压力,你要顾及大多数人的利益,可我实在无法原谅你,特别是我在告诉你我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之后,你仍对我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你的心怎这么狠,尤其不能原谅的是,你当年还间接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我恨你,恨你!”她的手剧烈的抖动着。

“惜涟,你别这样,我们结婚,从此以后,我会对你好起来。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都知道这感情是真的,不是假的。我们为什么不抛下不愉快的过去,幸福的日子属于我们的。我们一起过五十年,八十年,直到白发苍苍。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你煮饭给他们吃,我和他们做游戏.我们一起教他们读书识字,唱歌画画……”卢非易动情的向她说,她的手在轻轻颤抖,但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惜涟”,他温柔的叫她名字,他已看出她不象刚才那么激动。

“非易哥,我们一定要死一个,”她的手指在扳机处上下微摩着,突然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闭上眼睛说“我永远爱你。”

“惜涟!”卢非易不知从床头的哪里掏出一支铁丝迅速的捅开手铐上的锁,向惜涟冲过去。

惜涟在他冲过来前扣动了扳机。

枪中没有子弹!怎么会!?她又想用头撞墙,可卢非易把她死死抱住,不让她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最后,不得已,把她铐在刚才铐住他的那把手铐上。

“我恨你,是你把子弹拿出去的是不是?”惜涟大声的喊叫。

“是的。我几天我发现你的情绪不大对劲,今天我又发现暗格中的手枪不见了,我猜一定是你拿的,如果二叔拿的话,他一定会告诉我的。我从你的皮包中找到了它,把子弹都卸了下来,把枪又放回了原处。”卢非易不掩饰他的行为。

一个精神幻灭的人会怎么样呢?

惜涟似乎得上了自杀症,她用各种可能的方法寻死,撞墙、碎玻璃割腕,大把大把的吃能找到的药……卢非易无奈只好天天把她铐在床上,并让两个护士照看她。可她要死的心不但没有减弱,还一天天强烈起来。

“惜涟,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你要怎样才能停止自杀的念头,告诉我好吗?”卢非易站在床上,痛苦的望着她憔悴的的脸。

“我恨你,我恨你,卢非易!如果你不杀死我,我就要杀死你,如果我不能杀死你,我就杀死我自己。”惜涟大叫着,她的精神已近乎崩溃。

“我们之间要死一个是吗?那就让我接受道德的审判好了。”他拿出一把刀,锋利的让人惊心。

惜涟屏住呼吸望着他,他伸出自己的手,拉起袖子,露出筋络分明的手腕,一道白光在腕处一闪而过,一道鲜红的血流了下来,染红了衣服,又滴哒,嘀哒淌了下来。

他缓缓的说,“我曾经很想让你爱我,我资助你上最好的大学,我曾经很想让你爱我,我帮你母亲找最好的疗养院,我曾经很想让你爱我,我教你跳华尔兹,我曾经很想让你爱我,我让你进利天做秘书,我曾经很想让你爱我,我想送你最漂亮的首饰,开始的一切都是计划的,可做完这一切,我却发现,我已深深的爱上你。今天的结果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再也找不到幸福了。”

卢非易的脸色已变的苍白。

“不,非易哥,你不要死。”惜涟惊呼起来。

“惜涟,你不要再寻死好吗?”

“你先包扎好伤口。”她的情绪已不象刚才那样激动。

“答应我,不要再寻死了。”

惜涟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坚定的说:“好,我答应你,我不死,但你答应我,让我走。”

“去哪里?”

“不知道,请你不要再去寻找我。”

“你离开我,我跟死有什么区别。”

“非易哥,你不要逼我好吗?我们各退一步,情况会比现在好许多。”

卢非易不再言语,血依然流个不停。

惜涟今天要离开卢家了。她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仅一个小手提箱。

卢非易走了进来。他要留她吗?

“惜涟,”他已看出她的坚决,“你为什么坚持要走呢,为什么不可以原谅我。”

“也许换了别人,会轻易原谅你。可是我,你应该知道我的故事,我的父亲当年就利用我的母亲达到自己的目的,搞得母亲一家家破人亡,我从小就恨父亲这样的男人,可偏又让我遇上你.我以为我不会走母亲的路,可命运又转了一个圈。”

“我是真的爱你,我跟你的父亲不同,你跟你的母亲也不同。”

“当然,留在你身边,也许将来又要被你利用一次。够了,我现在无法真正的看清你,我的一切都被你猜透,你把我玩在你的股掌中,让我一步步走到你的目标,我真是笨的要命,每一次都是你赢。我要离开你,这么多年,我要自己为自己活一次,按自己的安排。”

“带上它。”一张信用卡递到她的面前。

“我不想要你的补偿,我什么也不想要,你欠我的没法用钱计算,你给予我的也不可能用钱衡量。”

“这是你的薪水。”

“你每月都按时发给我来着。”

“这是奖金,你为利天付出了那么多。”

惜涟接了过来,放入钱包中。“密码是多少?”

“我们相爱的第一个晚上。”

“我回去就把它改成我入狱的日子。”

她又打开了手提取箱,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行李,确定没有丢下什么东西后,拉上了拉锁。

“这个也拿去吧。“卢非易的手中托着一个精美的小首饰盒,口吻伤感。

惜涟慢慢的接过这个首饰盒,习惯的打开,里面有一枚钻石婚戒,她拿出戒指放在桌上,“这个我就不拿走了。”然后把首饰盒放进包中。

“我们的孩子流掉了。也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卢非易颇有些遗憾的说。

惜涟冷笑道,“他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没生下来也好,若是女孩,省得长大了被男人骗,若是男孩,更省得长大骗女人。”

卢非易不再言语,知道惜涟恨意难平。

“我送你到车站。”

惜涟没有拒绝,坐进了那辆熟悉的,银白色的轿车中。

“记住,不要找我。”他们在车上一句没有谈,这大概是他们之间最后一句话。

惜涟走进车站,卢非易眼看着她消失在人流之中,这期间,她没有回过头。

花儿摆在桌子上,白色的婚纱静静的挂在衣架上,手工做的咖啡杯被握在卢非易的手中,那枚璀灿无比的钻戒套在他的指头上。“惜涟,你会回来吗?”

他从没有问过别人这句话。

“惜涟会回来的。”二叔在没人时,单独对他说。

“惜涟一定会回来的。”阿昌在没人时,悄悄对他说。“惜涟迟早会回来的。”阿义在没人时,小声对他说。

他们都这么对他说。

“我不要回去。”惜涟对自己说。她还爱他,她已不象刚知道真相时那么恨他了,但她不能回到他的身边,因为她的心里有一根刺,这根刺刺在心里,扎的她好难受,这根刺横在她和卢非易之间,使他们无法象原先那样和睦相处。她竟然会碰上象父亲一样的男人,带着阴谋来到她的身边,她不要走母亲的老路,想起母亲的命运,她就不寒而栗。

她在一家小公司做文秘,薪水一般,每天挤公共汽车上下班,生活较以前她在卢家别墅时显得较为清贫,但她却有一种安全感,不会有人再利用她,不会有人再暗算她。她的生活平淡而又平静,象一棵庙园里的树,叶落不惊,风过不语。

她出神的望着天,这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天空很晴朗,星星却不多,月亮时隐时现在薄薄的云纱后面,却也皎洁,将这条很宁静,路灯莹莹的小马路照的温柔明亮。

桌下的垃圾桶内塞着一本娱乐画报,扉页上卢非易的笑象记忆中一样文雅。内页则详记着,利天集团的总裁卢非易与昔日的订婚女友,今日的歌舞明星罗小姐走的很近,据悉,本月一日、三日、九日的晚上,卢非易来到罗小姐的芳宅,每次都是从七点进门,直到晚上十点以后才走。文末还暖昧的配着一幅照片,半夜时分,罗小姐的房外,停着一辆银白色的典雅的轿车。

此时,卢非易书房的地上也摆着一本同样的杂志,只不过已被撕成几半。

此时,一个娱乐记者鼻青脸肿的对着几位蒙面打手,头捣蒜般的求饶:“我再也不敢乱写了,几位大爷,我不过是想混口饭吃,你们今天放了我吧。我现在这个样子,是自己喝酒后不小心跌伤的,与各位无关,我下期就写更正的文章。”

她望着天,这样的夜晚陌生又熟悉,让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是个多么寒苦而又充满梦幻的时光,而现在,她却孤苦又无依,大概是她命中注定要过这样的生活。

她在路上散步,风很大,路两边的叶子象雨一样的落在她身上,使她更显落寞。

“别动。”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威胁的说,她的手同时被扳在身后,嘴巴也被捂住。“抢劫”她脑子里想过这样一个念头,用力的挣扎起来,一只手挣脱出来,用力抓着对方的脸,同时用高跟鞋的后跟踢踩着对方的脚和腿,对方气坏了,用力给了她头上狠狠一拳,她几乎被打晕。

“住手!”一个男人从后面冲过来,飞起一脚将歹徒踢翻在地,又利落的一个擒拿将歹徒的手扳在后面,用膝将歹徒的腰死死顶住。

惜涟看呆了,这前前后后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不过,一个小时后,惜涟就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一身好功夫,他是一个警察,刚从警校毕业两年,目前正在做巡警,名字叫做莫青。

“于惜涟,还是我送你回家吧。现在天太晚了,行人又很少,你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从警察局出来后,他说。

“谢谢你,莫青。”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莫青不时用眼睛望着忧郁的惜涟,惜涟毫无察觉。

莫青在这个小区做巡警。

他经常能与惜涟碰面,每次他晚上遇上惜涟时,总是要送她回家。

“你有男朋友吗?”他问她。

“没有。”

“你以前一定有段伤心的爱情。”莫青肯定的说。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她已经把这个大男孩当成朋友。

“你一个人住,每天这么忧郁出神的散步,还不时的望着天上的星,象在追忆什么,脸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惜涟望着他的眼睛,纯真如水,却又敏锐深刻,不由赞叹他的壑智。

“为什么我不是为亲人或朋友伤感。”

“肯定不是,我有职业敏感。”

“你一定看过许多福尔摩斯的小说吧。”

他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因为看多了福尔摩斯的小说,才会考警校的。”

真是个大男孩,惜涟笑了,莫青见她笑了,也低头笑了。

新一期的娱乐杂志出版了,有关罗小姐的绯闻又换了男主角,还不止一位。

但惜涟已不再购买任何娱乐刊物。

春天来了,小草萌萌的冒出头来,看着这个新的世界。

风很寒,但打在身上,已不是那么冷。

春天来了,万物更新。

惜涟将旧日黑、灰、紫的衣服扔在一边,换上一件粉红色毛衣,又披上一件白色外套,她满意的望着镜中的自己,青春了许多,看起来与莫青的年纪倒很相当。

莫青走在街上,惜涟远远的望着他,真是年轻英俊,热情朝气,与另外一个人相比,真是迥然不同的两种类型……

猛烈的刹车声惊醒了她,一辆小卡车横在十字路口,莫青的身影不见了。“啊,莫青!”惜涟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路口。

莫青没有受一点伤,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

一个中年妇女抱着右腿坐在地上“哎哟”的叫着,卡车司机流着汗对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解释着:“我正在开车,拐弯时,她突然冲出。”

“我不能上班了,我的腿伤得很严重,你给我四百块钱得了。”中年妇女拉住司机的脚,生怕他跑了。

“这也太多了。”司机擦着汗说。

一言未发的莫青这时说道:“人家的腿都不能动了,这属于严重交通肇事不能私了,必须跟我回去。”

双方的当事人均不情愿的与他走了。

莫青走进办公室,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一个大个警察,就开始询问这两个人事故经过。

他先问司机,问了一会儿,又开始询问中年妇女。

“我走在大马路上,想到对面去,他开着车突然拐过来就把我右腿撞了。”中年妇女流利的说。

“撞的有多严重?”

“现在只能抬这么高,”中年妇女说着将一只脚抬起半尺多高。

“那原先能抬多高。”莫青平静的问。

“这么高。”中年妇女说着将腿高高抬起,能离地三尺。

“你想敲诈人家。”莫青严厉的指着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恍然大悟,忙低声求道:“小伙子,你可怜我吧,要不是没钱,我也不能想这个损招儿来诓人家钱呀。”

大个警察走了过来,“付小玲,你是网上通辑犯,你被捕了,”他又给了莫青当胸一拳,“你小子,好样的,这个方法就把人抓了进来。”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莫青,“聪明小子,栽在你手里我认了,”瘫在椅子上。

惜涟听了大个警察眉飞色舞的讲完,赞叹着望着莫青。

莫青被惜涟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用手轻轻推了一下大个警察:“大飞,你别讲的那么夸张好不好,我不过就是给你写张纸条让你查一下电脑资料而已。”

“可你审讯车祸那桩事儿时问付小玲的话,真是绝了,几句话就让付小铃露出马脚,连付小铃都对你心服口服,审问她以前做过的案子时,她招了个干干净净,还说,‘有那个聪明小子审我,我就都说了吧,栽他手里,我不丢人’。”大飞兴奋的夸着莫青。

惜涟望着莫青的眼神更加温柔。

“说真的,莫青,你做巡警实在是大材小用,在警校时我就看出你不一般,成绩好,操练总是超标,应该去破点大案要案什么的。”大飞说。

“你也一样吗。两年内获得了两枚勋章,事迹还上了报纸。”莫青也夸着大飞。

“好了,好了,两位少年英雄,别互相夸了,水烧开了,我给你们沏茶去。”惜涟走进厨房。

看着惜涟的身影走进厨房,大飞捅了一下莫青,“虽然比你年纪大一点,看起来还不错,挺关心你的。”

“什么呀,你别乱说话。”莫青的脸红了。

一声玻璃的碎裂声,同时传来惜涟“哎哟”一声,莫青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向厨房。

“惜涟,有没有烫伤?有没有被碎玻璃片划伤?”莫青拉过惜涟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她,生怕她受伤。

“没有,茶壶把不知怎么搞的,突然断裂了,好在我躲的快。”惜涟有些后怕的说。

“你真把我吓死了。”

“你今天才把我吓死了呢,我看见你在街上巡逻,一辆卡车突然刹车,接着就有人说‘出车祸了’,我拼命跑过去,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不会有事的。”莫青抚着惜涟的头发。

“你们都不会有事的,不过我有事先要告辞了。”大飞敲了敲厨房的门。

“别着急走啊。”莫青急忙缩回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他走到大飞跟前,大飞看着他,又瞟了一眼惜涟,小声对他说:“再留我我真就不走了。”

莫青不再说什么,把一脸坏笑的大飞送到门口。

大飞走了,莫青走到厨房,惜涟已把碎玻璃片清扫的干干净净。

她站在光洁如新的地面上拥抱着莫青,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听着他快速的心跳声。

这天晚上,惜涟与莫青到大飞家去玩。大飞的女友小倩也在。

大飞与莫青主动下厨,让两位女士在客厅就坐。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她俩,两人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兴奋。惜涟与小倩不明就里,在客厅里左猜右测。

“他俩有什么事呀?这么神秘,你知道吗,惜涟姐?”小倩歪着头摆弄着桌上的花。

“不知道,是不是又受勋了。”

“受勋?大飞以前受勋都第一个告诉我,这回肯定不是受勋了。”

“那是得了奖金?”

“不能,上个星期刚发完,哪能这么快又发。”

“那是破了大案子?”

“他们两个都是巡警,破大案也轮不着他们呀,顶多就是抓个重要通辑犯,象莫青上回抓住付小玲似的。”

“我还真想不出来。”惜涟摇了摇头。

“大飞这个人粗枝大叶的,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今天居然会插花,”小倩突然有些紧张,还有一些莫名的兴奋,“他们会不会是想向我们求婚呀!”

“求婚?!”惜涟有些震动,手中的杯子没掉在地上。

“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会接受的,不过嘛,我要好好难为难为他,一定要让他下跪,我还要一枚大钻戒,告诉他,没有钻戒甭想把我娶进门,”过了一会儿,她又紧张的抚着自己的双手说,“其实他上班没两年,能有多少薪水,一般的戒指就行了,管他呢,只要能与他在一起,没有戒指都行。惜涟姐,我是不是很傻?”

惜涟看着她的样子,把她揽入自己的怀中,疼爱的摸她的头发,“你不傻,我知道,你是最爱大飞的人。”小倩就象以前的自己。

“是呀,我真的好爱他,如果没有他,我不知该怎么办,我们是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我已习惯和他在一起了。”

“饭好了。”厨房里传出大飞的声音。

小倩一跃而起,奔向厨房,“我来端。”惜涟也随后跟去。

大飞已从厨房迎面出来,手上还端着一大盘子热气腾腾的卤猪头,托盘大概很热,他垫着一层薄布的手已有些支撑不住了。

小倩飞速闪到一边,回头对惜涟急急喊道,“惜涟姐,快给猪头让个道。”

大飞几乎是把托盘扔到桌子上,小倩忙走到大飞身边,捧着他的手吹了起来:“傻瓜,怎么不拿块厚点的布垫上。”

“没什么事,就这一小段路,我走的很快,如果竞走运动员手上拿着一个热盘子比赛,肯定都能破纪录。”

“还说没事,手都红了。”小倩有些心疼的说。

莫青一手端着凉拌西红柿,一手拎着酒瓶进来,对着小倩笑道:“小倩,你刚才管大飞叫什么?”

小倩和大飞,包括惜涟想着刚才小倩管大飞叫“猪头”的情景笑成一团。

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