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还有,这场联姻还会使利天集团顺利打开东南亚市场,可以压邢休才一阵子了。”阿昌很期待的说。

“邢休才真是个下三滥,对兄弟无情无义。就会暗箭伤人,从来没靠过正当手段赢得过几场胜利。”阿义提起邢休才这三个字咬牙切齿。

“邢休才是不是那个什么新兴的企业家呀?”惜涟想起最近的报纸头条,他好象与非易哥共同排进十大优秀商界精英。

“什么新兴的企业家,二十年前就是一个街头痞子,打架还尿裤子那种小混混,后来不知怎的专门替上层社会拉皮条,后来就发达了。他还有一个跟班叫乌贼,人品恶劣至极,乌鸦嘴加三只手。就会对邢休才,溜须拍马。”阿昌表面上喜欢与人开玩笑,还有些花,其实是个性格要强的人,很不屑这种吃软饭起家的人。

“惜涟,你可能在易哥的订婚宴上看到这两个人,做好思想准备,到时别吐就行了。”阿义及时“提醒”。

惜涟的心沉了下去,沉到最底层。

自打惜涟这次回来后,每天都要下雨,凄凄然然的就象惜涟的心情。

可在订婚晚会正式开始的那天,雨停了,天边还出来了彩虹。

“这雨早不停晚不停,恰好今天就停了,老天成全。”

“真是天作之合呀。”

“二位新人吉人天相。”

这是那天晚会上听到了最多的祝福的话,总是离不开天气一类的话。

惜涟本来说因雨天着凉感冒的,但到晚上,她还是忍不住溜到非易哥的别墅前偷偷看一眼罗小姐到底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非易哥穿着一套非常名贵合体的西装,绅士般的向周围的来宾敬酒,听他们真真假假的祝愿,举手投足那么的高贵,惜涟几乎被他的光采炫的喘不过气来。司仪略带夸张喜庆的话惊醒了她,“现在我们请今天订婚典礼的女主角罗莺莺小姐出场。”

顺着他指的方向,一个盛装的白纱女郎在一片人造的云雾中高傲地走出,她的身材是那么的姻娜,恰到好处的展示着维那斯般美的曲线。

大概是学舞蹈的出身,她的每一步都那么轻盈,在周围云雾的环绕中,你觉她似乎在下一步就会飞上月亮。她的脸就象上好的玉牙精心雕琢而成,每一个器官都那么玲珑细腻,只是她大大的眼睛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寒气,甚至还有一些冷酷,虚伪的笑。

卢非易上前挽住了仙女的胳膊,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笑,象童话中的王子与公主一样,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中央。

惜涟忍住心中的嫉妒,与泪水,欲转身离去。一只空杯子递到她的手中,“谢谢你小姐,”一位来宾显然将她当成服务生。

还没等惜涟反应过来,一只手熟练的将杯子接了过去,是阿义。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惜涟,一件洗得很干净的白衬衫,一条熨的很整洁的裤子,难怪有人把她成服务生。这大概是她除了校服以外最好的一身装束了吧,阿义想着,不禁有些怜悯的对她说:“非易哥不是在昨天让人给你送了一件礼服吗,还用一件花礼品盒装着的。”

惜涟有些难堪的说:“我最近因为下雨心情不好,身体也不舒服,没拆开呢。”

“要是身体不好,就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就行了。”阿义委婉的对她说。

“哎。”惜涟低着头,慌忙的逃离这个地方,一不小心撞在一个留胡子的男人的身上,她还没等说对不起,小胡子反倒骂起来。“臭女人没长眼睛呀。”他身边一个叼着雪茄的胖子哼了一声,“乌贼,你还指望这儿有什么好女人怎么的?”

阿义走了过来,他示意不知所措的惜涟尽快离开,然后笑着跟胖子寒喧起来,“原来是邢先生,怪不得最近乌云这么多,原来是紫气东来。”

那位被叫做乌贼的小胡子则不满的冲阿义说道:“你家老大订婚,怎么昨天晚上才通知我们?”

阿义淡淡一笑,故作惊讶的说,“不是最早通知你们的吗?生怕你们不来,昨天还专门叫人提醒你们一声。”

胖子粗鲁的吐了一口烟雾,“我知道,你们就是没诚心请我。要不怎么单挑我与泰国的‘白骨精’签单子这天订婚。”

“你们今天签单?”阿义有些不敢相信,“‘白骨精’会与你们签单?他从我们家卢老爷子那阵就与我们利天合作了。”

“风水轮流转,阿义。他本来是要与你们利天合作的,只不过怕搅了你家易哥的鸳鸯梦,所以今天就与我签了,这批货成色不错。他还托我代个话,祝你家易哥订婚快乐呢。”

阿义环顾一下四周,怪不得今天没见到‘白骨精’的影子,他有些气愤的回答:“邢先生,既然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就暂时先转到你那里吧。”

乌贼向新人望了一眼,“罗小姐很漂亮呀,快比上我们夜疯狂歌舞里的花魁女了。”

邢休才叼着雪茄仰天笑道,“我当年就是寻了这么货色的一只鸡作上_层社会的敲门砖,才有了今天的一番成就。

阿义手中的玻璃杯猛的被握紧,但并没有砸在那张可恶的脸上,只是在一双隐忍的手中不停的的被用力握转。

接下来的日子,惜涟度日如年,连期末的考试都是勉强及格,更不用说答应过非易哥誓在必得的奖学金了。

这次惜涟真的病倒了,心情抑郁,连发几日高烧。

这天中午,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惜涟,病好些了吗?我可真是担心死了。”

“非易哥,你好。谢谢你的关心。你现在在哪里呀?”

“我还在东南亚,和罗小姐的父亲谈一谈合作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眉目了。”惜涟刚刚才渐好的心情又失落下去。

“祝你和罗小姐早日成婚,白头偕老。我那天病了,再加上当天晚上,你就跟罗小姐的父亲去东南亚,所以一直没能跟你说上这句话。”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过几天我就回来,惜涟,我很想看看你穿那套新裙子时的样子。”

这个周末的早上,只有卢非易一个人回来,二叔并没有回来。

惜涟在晚餐时见到了他,他的脸上洋溢着遮掩不住的喜气。

“病好了吗?惜涟。”

“已经好了。”

“嗯,你穿上这身衣服确实很好看。”卢非易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有罗小姐好看吗?”惜涟看着非易哥赞赏的眼神,不禁脱口而出,随后便暗暗骂自己真是笨,自己怎么会比上罗小姐。

“你很好看,你的眼神总是这样清澈纯洁。”卢非易很真诚的说。

二叔还没有从东南亚回来,二人第一次单独吃饭,惜涟暗觉这象情侣餐,她的脸悄悄红了起来。

“惜涟,喝点酒吗,可是上好的红葡萄酒。”卢非易一定是因为东南亚的合作项目已获得圆满成功才会这样兴奋,他平时就餐只是与二叔喝一小杯,今天却拿出一整瓶,还给惜涟倒了一杯。

“我从来没喝过酒。”惜涟面有难色,可她看到非易哥有些失望的样子,不想扫他的兴,就捧过酒杯,闭着眼睛一口喝下。

“酒不是这么喝的,应该这样”,卢非易文雅的示范着,眼中丝毫没有嘲笑的意思。

惜涟勉为其难的又捧起了一杯酒。

“惜涟,怎么从不见你提你的父亲?”卢非易的一句漫不经心的问话,却让惜涟险没被这口酒呛死。

“我的父亲,他……”

“对不起,如果你不想提就算了,我只是关心你,惜涟。”

“我的父亲死了。”

“对不起,让你伤心了,汪老师好象说过你的父亲并没有死,其实,我早该想到是这样的。”

“他是没有死,不过,跟死差不多。母亲是一家钟表店老板的独生女儿,父亲是钟表店里的学徒,他长的很帅,并疯狂的追赶母亲,终于使母亲爱上了他,但这段感情遭到母亲家里强烈的反对,在父亲的同乡——也是表店的售货小姐阿梅的帮助下,两人私奔而逃。在私奔的路上,父亲的真实目的慢慢暴露出来,他拼命责骂母亲从家出走时为何只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积蓄,母亲忍耐着,骗自己说父亲是爱她的,而不是她家的钱。后来她怀了我,更认为这会令父亲回心转意,果然父亲很高兴,两人结伴回了娘家,却发现钟表店早已兑给他人,因为外祖父为这件事气病了,钟表店无心经营下去。而家里的钱也为外祖父的病花的差不多了,于是父亲跟着自己的昔日的情人,那位阿梅两人彻底离开了母亲。原来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爱情都是他与那位阿梅小姐策划好的……”

惜涟讲完了,她抬起含泪的双眸,发现卢非易的面孔大变色,怔怔的盯着她看,酒瓶中的酒竟轻轻的晃动起来,他平时可是处乱不惊的那件人。

“你很恨你的父亲吗?”卢非易小心翼翼的问。

“难道我不应该恨他吗,他害惨了母亲,也害惨了母亲一家,不害惨了我。”

“是我让你这样的伤心,对不起。”

“一切不怪你。”

“也许将来你会怪我,”卢非易的眼神很奇特,“怪我,怪我今天让你想起这么多伤心事。”

“非易哥,我说过我不会怪你的,而且你已经跟我说了很多个对不起了。”

卢非易向窗外望去,不再作声。

惜涟也象窗外望去。

窗外的星星很少,天空却异常晴朗这样的夜晚似曾相识。

“会跳舞吗?”卢非易深沉的问,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

“跳什么舞?你和我吗?”惜涟不敢相信。

“华尔兹。”

望着走到眼前高大潇洒的英俊王子,惜涟轻轻低下了头,“我会学的很快的。”

“一,二、转,对,就这样,一、二,转,惜涟,你学的好快。”

宽大的裙摆在客厅飘来漾去,转遍每一个角落。

一切是梦吗,香馥的美酒,漂亮的裙子,英俊的王子,明朗的星空,浪漫的音乐,轻柔的舞步……

葡萄酒在当时饮是甜蜜的,但很快就让人迷醉乱心。

华尔兹在初舞时是美妙的,但很快就让人晕眩忘情。

这是非易哥的房间,白色的墙壁,浅咖啡色的窗帘,深色的地毯,象非易哥一样庄重文静雅的格凋。可是,他在哪里?

头好疼,身体也好疼,惜涟不敢相信自己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不怪他,真的。

她也不相信他是故意占有她的童贞。

她知道,自己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可是,他在哪里?

她飞快的跑出别墅,不敢看任何人。

她跑进了属于自己的小楼。

“于惜涟小姐。”二叔冷漠的声音象一盆冰凉的水从天而降,打的她全身一个冷战,“请你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立刻离开这里。非易不想再见到你,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惜涟搬进了母亲的疗养院,她不知该怎么象母亲解释这一切。

她被梦中情人占有,随即被惨遭抛弃,也许她们会马上结束目前衣食无忧的生活,又会回到原先的生活。

这对于她来说,究竟是一场美梦,还是一场恶梦。

母亲还不知这一切。

她尽力不让母亲知道这一切。

可一切瞒得住吗?

她坐在疗养院的长凳上,忧郁的望着前方。

一辆典雅的银白色轿车缓缓开进她的眼界。

一个年轻,举止优雅的男人走下车,在几个路过的病人,护士的回望中走到她的面前。

“可以吗?”他总是这么绅士。

“请坐吧。”惜涟有些幽怨的说。

她坐在这一端,他在另一端,好象很近,又好象很远。

“对不起。”

“你来只为说这三个字?”怨恨的语调中还夹杂着一丝期待。

他不再言语。

“讲完了,那请离开吧。”

他把一张崭新的信用卡放到长凳的中央。“不求你会原谅我的冲动,只希望你能少恨我一些,完成学业,治好母亲的病。”

“卢董事长,分手费就让阿昌阿义送来好了,还劳烦您的大驾了,”她彻底失望了,“我不会象电影中那样把这个卡摔到您的脸上,因为我很需要它。”

卢非易听出惜涟的讽刺。

“我爱你,惜涟。”

惜涟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曾无数次幻想过卢非易对她说这句话。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种情景下,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他上一秒刚付她分手费,下一秒就向她表白爱情。她又醉了吗,她在做梦吗?

“可我不能跟你结婚,我的婚姻不只属于我自己,还属于我的公司,我的家族,我的手下。”卢非易说这句话时,是如此的无奈。

“我不恨你,非易哥。”

“惜涟,你回来好吗?”他在求她,他不能给与她婚姻的保障,却满心要她永远与她在一起,对一个只想一心过平淡日子的女子来说,还有比这更不合理的请求吗?

“好。”回答是那么干脆,毫无犹豫。

卢非易有些吃惊惜涟的痛快,他似乎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完。

“我是一个长大的女人了,我不要骗我自己和自己心爱的人,”她深情的望着非易哥的面庞,“我一直都喜欢你,非易哥。我不奢求你会娶我一辈子,我只想每天能见到你,就象原先那样就行。因为,你是我今生的深爱。”

卢非易的嘴唇轻微的抖了起来,“惜涟。我们这就回去,二叔那边我去说。他不会再难为你的。”

“我跟妈说一声,然后跟你走。”

“我从未想过,我会对你这样动心。”

惜涟听到这句话,幸福的笑了。

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内,阿昌望着眼前的一幕,心有一动的笑了。副驾驶的位子上,一位戴金丝框眼镜的男人警觉他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他看到阿昌的笑时,故作冷淡的问,“卢董对这位被资助的女孩实在太好了。”

阿昌还未等回答。手机突然响了,他打开手机“易哥,我和钟经理在车上呢”。

当他把手机关掉后,对戴眼镜的男人说道:“钟经理,我们先去公司,易哥说有些事情要晚些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多事没他决断可怎么办?”

“钟经理,谁不知道你是本公司的大管家,财务上的事,易哥在也要听你的意见,最后还不是你决断,算了,我们先走,易哥会以公司为重的。”

二人离去。钟经理长时间望着疗养院的方向,略有所思。

惜涟又回到了卢家别墅,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但又不完全一样。原先的她是怀着梦幻的希冀住在这里的,现在她却是满载着现实的幸福住在这里的。

她终于成了卢非易的情人,也许是永远的,是他身后的女人。

二叔并没有难为她,只是经常当面劝非易不要冷落了罗小姐,毕竟没有这场订婚,就不会有东南亚新项目的全面发展。

这天,她同卢非易到一家餐馆的包房就餐。不知怎的,惜涟总觉有人似乎在看着他们。卢非易笑她是神经过敏,并用一句经典的搞笑台词逗她:“在无数个黑夜,我总觉有无数双色迷迷的眼睛在盯着我看。”

惜涟的感觉是准的。

他们刚走出餐厅门口,“易哥当心!”阿义敏捷的将卢非易挡在身后,向后退去,同时,一发子弹呼啸着宁丁碎了门上的玻璃,阿昌从衣下掏出一把枪向对面楼上回击,接着又有几个保镖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将卢非易团团围在中心。

卢非易在退的时候,仍紧紧握着惊吓过度的惜涟的手。

惜涟不知何时一切都平息下来。她躺在床上做了无数的恶梦,每回醒来,她总能望见卢非易焦灼的眼神,慢慢地,地平静下来。

“非易哥,你告诉我……”

“我是黑社会老大,利天集团不过是幌子,用来掩护黑道生意,洗黑钱的,我的生意搞的很大,目前能与利天抗衡平分天下的,就是邢休才的万娱门,特别是他抢了泰国的白粉生意后。”卢非易知道她要问什么,自己招了个干净。

惜涟目瞪口呆,她从前猜过他是做什么的,但真从他的口中说出这些,她接受起来很难,这个文质彬彬,举止优雅,格调高尚的男人,竟是一个集走私,贩毒的黑社会老大。卢非易向她伸出一只手,她反射性的身后躲去,卢非易拾起被子的一只角,停在空中,随后又轻轻地盖在她的肩膀上。

“惜涟,你还年轻,你可以有其他选择,我不会拦你的,也不会怪你。”卢非易站起来,转身欲离去。

“别走,非易哥!”惜涟光着脚跳下床,紧紧地从身后抱着卢非易的腰,“不要离开我,非易哥,不要离开,不要走。”她又转到他面前,急的哭泣起来,“你是黑社会老大也好,你是利天集团的董事长也好,你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也好,你是歹毒的巫师也好,不管如何,我不要离开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千万不要出事,你别走,你别走好吗。你知道吗,你是我今生的深爱。”

卢非易捧起惜涟的满是泪水的脸,“你是这辈子对我最好的女人。不要哭泣,我的心在你刚才推开我时,象是坠入了十八层地狱,可现在,我觉我象在天堂,与世界上最善良的天使在一起。”他紧紧搂住惜涟,两人忘记了时间,和这个世界,只觉世上只剩他们两个人,时间则永远凝在这一刻。

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惜涟趁机劝道:“非易哥,你离开黑道吧,我不需要这么富贵的日子。我只要一个哪怕平常的你。”

卢非易答道:“哪有那么简单,你没听说过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再说,我早就对你说过,我的人生不完全由自己作主,还得为我的家族,我的公司,我的手下想想。积怨太深,我想退出,那些仇家会放过我吗?如果我退出江湖,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象我父亲那样,年纪一把,找好接班人,金盆洗手,二是……”

“二是什么?”

“坐牢或被人打死。”

惜涟不再言语。

“惜涟,如果有一天,你厌了,倦了,烦了,讨厌起我和我这样的生活,你想离开,我绝不会拦你的,也不会怪你的。”

惜涟恼火的背对卢非易,“又是这句话,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是我今生的……”

“今生的深爱,”卢非易与她一起说起这句,又学起惜涟恼火的样子,假装嗔怪到,“又是这句话。”

惜涟笑了起来,捶打着卢非易的后背,“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成天笑话人家。”

卢非易拉住她的双手,问她:“生日要到了,想要什么?”

“想要你答应一件事。”

“什么事?”

“你先答应。”

“你先说。”

“不行,你先答应。”惜涟撒起娇。

“哪有不说事先让人家答应的,万一是不合理的事……”

惜涟用手用力捶了他的胸口一下,“卢非易,我是那种不讲理的女人吗?我会做难为你的事吗?我既然先让你答应,就是肯定你会做到的事,你怎么这么罗嗦。”

卢非易想了想,说道:“那你说吧,我倒很想知道是什么事,我能做到,事先却不知道,还得先答应下来一定会做到。”

“那就猜猜,是什么事?”惜涟调皮的反问他。

“啊——”,卢非易假意受刺激过度,捂着心口,一脸痛苦的栽倒在沙发上,。

“哎呀。好啦,我不逗你了,我告诉你。”

卢非易立刻坐直身子,双手放在大腿上,毕恭毕敬的说:“在下卢非易一定全心全意,百分之百的满足惜涟小姐的任何条件。”

“你从此以后,不许再这样资助象我这样的学生。”

卢非易看着惜涟认真的样子,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可你也知道,利天集团是知名企业,常年赞助孤寡老人,孤儿,在白金学院还设有奖学金,还在私立学校有股份。怎么能说撤就撤呢,也不利于企业形象呀,人家看我们突然变的吝啬,非以为我们财务出了问题了。还不得……”

“喂,卢非易,你到底清没清楚我说的话呀。我只说一句,你却罗里罗索,叽叽咕咕,没完没了讲了这么长一段话,我只是让你不要再这样资助象我这样的学生,不是让你撤奖学金,不是让你撤私立学校的股份,只是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到底清楚了没有。”

卢非易明白了她的话,搂着她的脖子,狡黠的亲吻着她的脸说:“是不是‘不要这样’呀。不要这样。”

“你好讨厌。”

“讨厌?不是‘这样’,那要我怎样,”卢非易瞪大一双眼睛,假装不明白。“难道你要我今后就总是‘这样’资助象你这样的女孩子。”

“坏,坏,你坏。”惜涟捏着他的脸,却一脸甜蜜的笑着说。

两个人又幸福的拥在一起。

“非易哥,不管将来出了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

“是的,利天永远不要出任何差错,否则,也许你就会离开我。”

卢非易忧幽说。

“你不相信我?非易哥?”惜涟急急的问他。

“不是,象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还不相信你,那我还要相信谁?好了,我们这就去挑生日礼物。猜猜我会送你什么?猜到就送你。”

“报复我是不,”惜涟白了他一眼,“没诚意。”

“真的,猜到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不,你买什么,我就猜什么。”惜涟俏皮的说。

卢非易将惜涟带进一问最时尚的珠宝店,“喜欢什么我最后买单。”

惜涟觉自己象阿里巴巴到了神秘的山洞,满目的金光玉彩让她一时睁不开眼睛。

小姐热情的向她介绍最新款的珠宝。

惜涟不知所措。她清澈的眼中似有难以言喻的刺伤。

“还没选好?”卢非易以为惜涟怕贵,不好意思开口,冲着小姐潇洒的一挥手,“把最贵的最漂亮的拿出来。

“不是,非易哥,我不想要。”

卢非易将惜涟拉到一边。低声问:“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非易哥,我爱你。不是图你的钱,只是因为我爱你。”

“我知道,惜涟。”

“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我总是觉得你在用最贵的珠宝来补偿我什么。”

“惜涟,我爱你,只要你高兴,我愿意为你买下一切,绝对不是因为要补偿你什么,只是要你开心。”

“我知道你的心意,可这样总是让我心里忐忑不安。”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卢非易托起她的下巴。

她气恼的打掉他的手。“我怎么不是女人?”

“女人哪有不喜欢珠宝首饰的?”

“你接触过很多女人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两人打闹成一团。

“当,当”,敲门声使两人停止打闹,一位漂亮的小姐托着一个蒙着红布的托盘站在他们面前,“先生,小姐,这是我们最新款的钻石首饰。”

红布揭开的一瞬间,惜涟脱口而出:“好漂亮的盒子。”

二十分钟后,卢非易与惜涟捧着一个空首饰盒走出珠宝店。

车上,两人看着那个漂亮的空首饰盒,不禁对视一笑,“我们是不是很傻?”齐声说完,又是一笑。

“买椟还珠。”惜涟抚着盒子上的花纹,将抽屉一层层打开。

盒子很小,却有很多层。

“你真是个特别的女孩子,但愿上天不要让你离开我。”卢非易抓住那只抚着盒子的玉手。

惜涟去疗养院看望母亲,母亲的身体愈发不如从前,她生命中唯一的牵挂就是这个女儿。“惜涟,我死了,你可怎么办?”

“妈,你不会死的。”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能多熬这么多日子已是不错的了,只是担心你。”

“我很好,你不要牵挂吗,好好养病。”

“你在跟卢非易谈恋爱吗?”

“什么?”惜涟诧异的说,手中削苹果的小刀差点削伤自己的手指头。

“非易哥怎样,你快说嘛。”惜涟太在意母亲的看法。

“他这个人实在是好,好得象那种只有小说电影中才会有的完美的男主角,家世显赫,受过高等教育,年轻有为,英俊多金,才华出众,举手投足透着高贵的气质,如果我年轻,说不定也会爱上他,你跟他常见面,日久生情也是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