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贝尔拉赫整夜坐在安乐椅中,没有站起身子,没有动弹一回。那巨大的、如饥似渴的生命力,曾经一度在他身上有力地进发的,现在崩溃了,行将熄灭了。老人曾大胆地演了一场戏,但是有一点他欺骗了钱茨。当第二天一早天刚破晓时,路兹冲进屋里来,昏乱地说,钱茨驾车在里格尔茨和特万之间和火车相撞死了,他发现老探长已然病危。老人困难地让他通知洪格尔托贝尔。现在是星期二,可以给他动手术了。

“还有一年,”路兹听见目光瞪视着窗外玻璃似的晨光的老人说,“还有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