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酸情人

我睡在粉碎里

死去的就是你的美丽

这扇灵魂的窗户

变化得如此认真

再也不会回来

再也不会回来

这是谁说的

1、永不回头

下雨的时候常会想起玲子。玲子对我说过有一首诗里写着:春天总是要下雨,那是大地和天空在做爱。对此我们都曾迷惑。那时我们常常会被一些小问题纠缠,例如病菌,例如恐高症,例如“爱情是抽第三根烟时的想象”。玲子是我高中时的同桌,她长得象一张白纸,她的苍白是一种状态,一种出神的状态。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是个爱吃巧克力的女孩,看起来就象个柠檬黄色的小太阳。

高二第一学期开学不久,玲子的头发开始变得这里短一截那里多一块的,她的脸上经常会有被指甲抓伤的痕迹。她本来是个极安静的女孩,那个时侯她的安静变成了古怪。在我的一再追问下,玲子告诉我她可以确定班上有个男生在注意她,并且目光“炽热”。我记得她当时对我用了“炽热”这个词。她说他炽热的目光没完没了地围绕着她,这让她满脑子私心杂念。她说她是决不可以为读书以外事分心的。玲子认为他看她是因为她漂亮,玲子认为自己很漂亮,玲子认为自己的漂亮是一种障碍,她为此羞耻。所以玲子开始把自己搞得很难看。她以为这样事情就可以朝好的方向发展。她认定她丑了就不会有人再看她了,没有人看她了,她就可以好好念书了。玲子说她是必须要好好念书的。

在那整整一个学期里,玲子千奇百怪地变换着她的样子。很多同学为此费解,并且不再接近她。

我并不觉着玲子有多漂亮,我理解她,但我不知道怎么帮她。她是那种平面的、静止的,刀枪不入的。

有一天,玲子没来上学。那个位子从此就一直空在那里。听说她有暴力倾向,她的父母把她绑去了精神病医院。玲子疯了。我开始拼命吃巧克力。我一紧张就需要巧克力的毛病从那时起一直延续到十一年后的今天,我因此有了严重的血糖问题。

那时我曾偷偷跑去精神病院看她,我穿着红色的滑雪衣在星期六的下午钻进医院的铁丝网。我想其实我是可以从大门进去的。我在冬天给玲子带去她最爱吃的娃娃雪羔,香草橄榄和杏话梅。我不停地吃着巧克力,她吃着娃娃雪糕和香草橄榄。病房的其它病人都是大人。基本上都是我在说话,不管我说什么,只要一个话题结束玲子就会笑,那是真正的银铃般的笑声。

玲子是说过些什么的,玲子不断重复“在医院里吃药人吃得这么胖人吃得这么胖。”

后来听说玲子出院了,她的家长请求老师通知大家谁也不准去看望她。

一个雨天的下午玲子的死讯传到学校。据说有一个男生在某个下午乘她父母不在拿着一束鲜花去看她。那个时候上海是很少有人买鲜花的。当天夜里,玲子在自家的洗手间切腕自杀。据说她是站着死的。

这一骇人听闻的事件使我迅速地滑入“问题少女”的泥潭。奇怪的日子到来了,我的声音由于激动而变得越来越沙哑,我残酷的青春由此开始。玲子那特有的银铃般的笑声从那个冬天起就一直飘荡在我身后,它逼我走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永不回头。

2、那个送花的男生

奇异果在十年后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我常来的这家酒吧的调酒师是他的好朋友,奇异果听他说起我,所以这天他特意在那里等我的。

奇异果现在是一名出色的造型师。有些人彼此期待而又彼此惧怕,他们很容易在人群中相互辨认出来。我和奇异果就是这一类。

我们有时会做爱。我们做爱的方式每次都一样。他用嘴唇给我高潮,然后我需要背对着镜子跪在床上,摆直我的大腿,扭动我的腰,手臂自然搭下,他看着镜子里我的背影自慰。我看着他自慰时的样子,他到达高潮时的声音不是来自他的身体,而是来自他的梦境。夜晚的颜色总是让我透不过气来,我吻了他,我们就很近了;我们知道了对方高潮时的样子,我们就占有了对方的秘密。然后我们一起走进浴室,有时我会在浴室里求他,求他用平常的方式,我会哭,然而他总是可以发现我在装哭。

有一次作完爱他突然说你知道吗我就是给那小女孩送花的男生。

当时他背对着我,我吃不准他是想谈点什么还是只想到此为止,我很紧张。我说是嘛!这事对你有影响吗?他没作声。后来我们各自点了支烟。再后来电话就响了。我看着窗外的夜上海,我感觉到了玲子的信息。

他接完电话我说记得那时我坐在教室里总是不停地猜谁是那个给玲子送花的男生?他现在在想些什么呢?我一个一个猜过来。那时我突然觉着除了吃进嘴里的东西以外,没有一样东西是可靠的。我长时间地穿着那件红色的滑雪衣,它现在仍挂在我睡房的衣架上。我爱这件衣服,尽管我所有的男人都认为我有点可笑,我爱它是因为它是我个人意志和自由的象征。

奇异果说那时我没想什么,我突然相信她真的是个精神病患者,她有病,她的病和我无关。

奇异果说完这句话就转了话题。我觉着他挺残忍的,这么多年我可没想到过事情会是这样的,他这样说话我真的有点不高兴了。

3、突发奇想

奇异果突发奇想,他要找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拍我们做爱的过程。他说他要通过这盘带子寻找出具有这个时代特征的、真正动人的造型,其中包括面部的、肢体的。我觉着这么隐私的事完全可以自拍,但奇异果说他确实需要一名专业摄影师,他在研究色彩与色彩本身及光线的微妙关系。

我想来想去也无法拒绝他。我突然觉着我似乎在等着自己爱上他,我也许一直是因为这点而迁就他。想到这点,一种甜甜的情绪荡漾开来,那根脆弱的神经开始痉挛,我的心不再那么空空荡荡。

我的条件是必须由我来指定摄影师。我找到了苹果。我告诉他奇异果从国外回来了。我告诉他奇异果现在的情况以及我和他的关系。我说得很仔细,苹果很激动。

苹果也是我们的同班同学,我十七岁时爱过他,后来我知道他是同性恋者。我们一直断断续续有联系,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都是在他美丽的厨房一起研究食谱。他现在是一名观念艺术家,他以拍摄各种录像带作品在海内外迅速窜红。

我觉着让苹果来拍是最合适的。因为他是奇异果要的那种专业摄影师;因为他是同性恋,我不会有太大的障碍;因为他和我有十几年的感情基础,我相信他会保密;因为他有点乖僻和疯狂,我想知道他的镜头会怎么走。

拍摄时间就要临近,奇异果频频向我约会。以前我们见面会有说不完的话,而做爱只是一个部分。但最近我们的谈话减少了。他加重了他的力度,放慢了他的速度,我的身体完全在他控制之中。

而他自己似乎会有失控的表现,比如有一次他看着镜子里的我哭了,比如有一次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他说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体会着难以形容的不安和幸福,并且开始迷茫。

5、我和男人的关系

男人总是会在最兴奋的那一刻对我说我爱你。我不知道别的女人碰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总之除了奇异果以外我听到男人说“我爱你”都是在射精的时候。我因此觉着自己挺不幸的。有时心里会有一种冷冷的感觉。是我自己的这种感觉在伤害我。我相信他们在说这句话的那一刻是绝对真心的,但这话对我来说挺没劲的。

也许男人在说“我爱你”时心存无数种理由,他们怎么都没有错。谁是毒药?谁是珍宝?谁是狗屎?有人偷。有人租。有人抢。有人想把安全留到明天。“情人”这个词语也许是我永不枯竭的兴奋的源泉,然而在那些硝烟四起的战斗中,我已彻底地丧失了判断上的自信心。

没有男人的时候我的身体是冻的,我是这样的一种女人。但适合自己的男人很难找,我喜欢等男人来追我。随着时光在飞逝,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小。所以我能怎么办呢?

恋爱可以唤回生活所有的无情,我们必须恋爱。我目前的状况是:生活把我越搞越笨,我是个笨女人,我笨得就要崩溃。我迁就奇异果是因为我想把所有的乱七八糟交给他,或者搞得更乱,我想藉此找出一个可以控制这一切的男人。因为我不放心我自己,所以才想把自己托付给这种男人。现在唯一吸引我的就是这种男人。我渴望这种可以释放我弱点的爱情。我不知道奇异果算不算这种我要的男人,我不确定。他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搞不清楚。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不是在性交。有这点我觉着已经不错了。我不了解自己,所以甘心受控,甘心作他的影子。我总是迁就奇异果,这正是我想让他做的。我是个迷失了的人,我需要被牵引。我对自己说有些事不需要去搞清楚,因为我总是会搞错。

每次我们在一起都会喝酒,听音乐,聊天,或者看电影,跳舞,然后上床,这种感觉真的不错。其实我更喜欢通俗一点的做爱方式,但我愿意跟着他的想法走(这个男人有这种力量),要知道彼此间正常的问侯是如此令人低落。

有一天我意乱情迷,我跪在奇异果面前说今天晚上陪我吧!你再也找不到我这么好的情人了。

酒的作用是上下的,化学的作用是左右的,音乐是上下左右的,男人是上下左右从里到外的,而我总是迷失在此。

我的情绪就象我喜欢的男人的头发。情绪是”我的爱”的一部分,我总是搞啊搞啊搞啊,这就象我有时会喜欢那种晕到极点的狗屎式的音乐,那种音乐让我紧张,我一紧张就兴奋。青春还在继续,命运没有原谅我。我金色的青春和我的紧张如影相随。我和我喜欢的男人的头发如影相随。我注定无法停止吃巧克力,被我吃下去的巧克力永垂不朽。

6、第一次聚会

拍摄前我们三个的第一次见面是在MOTI咖啡,咖啡馆的楼梯口写着:如果我不在家,我就在咖啡馆,或者在去咖啡馆的路上。

我们三个坐在一起谈论着彼此的工作。

我说我想找到一种离身体最近的写作方法。

这话刚说完我就觉着我们三个这样很傻。

我提议离开。后来我们一起去吃湖南菜,我们开始说色情笑话,乱笑一通后苹果说感觉不对。我说怎么啦?奇异果说不是吓你的今天就是感觉不对。我开始厌烦。我说好吧下次再找时间重聚,今天就到此为止。但苹果提议去97俱乐部,在那儿我们碰到了各自的熟人。那天的音乐不错,我们三个全喝多了。

说再见的时候,我们三个各自上了各自的车。

那晚奇异果和苹果的电话交叉而来。

7、奇异果

我拿着墨水瓶无数次地呆立在昏暗的教学楼过道上,我无数次地幻想我把它砸向了某人的头上。这想法让我看起来象个小混蛋。有一次在我即将把它扔向我敬爱的老师的那一刻,我突然尿裤子了。这个秘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因为我现在觉着这没什么。那时我常幻想自己受了伤,被欺负,幻想我被一个很凶悍的男人虐待,这幻想象一种化学物质给我带来温存。我觉着自己需要保护,朦胧中有一个影子,他有一些具体的特征,这个影子过来保护我。我被侵害,我被拯救,我很爽。那小女孩的死把我这一生都给一锤定音了,其实我这一辈子是被她给吓着了你明白吗?我的第一次是和一个男人。爱?我不懂得爱的。我只知道我从来都是我自己,我永远为了一个瞬间的答案而活着,生活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开始,而不是一个又一个的结束,所以生活是美的。但我从未拥有过完美的一天。有一次我见到了那小女孩。我昏了,不能呼吸,打通了求助电话却说不了话,口水流得满身都是,很多的颜色,很多的图案,我听见很多鬼魂的声音,我的屁眼和心脏在打架。我看见她了,真的,她美极了!悲痛欲绝,茫然无措,毫不知情,一点不害怕,没有破绽,那是最美的。我的手指被咬烂了。也许这是恐惧,但我把这种感受命名为爱,恐惧和爱没有分界,口水和血没有分界。那以后我开始启程,所有的毒品都不及我的想象力。我开始学习我现在的专业。女人们最美的年华在我这里,我把女人们的脸孔当成画板,我控制着她们的美丽。我回国是因为我眷恋。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美丽的女人在我这里干着美丽的事,你暴烈的天真带着一种安慰的力量令我晕旋。我想我可以这么说。真的,这是我对你的感觉,这是那种叫作“命运”的东西。

8、我

我今天知道你是个疯子。血和口水加在一起就是爱?你是个疯子,但是我爱你。为了温柔的怜悯,我们做爱吧!爱就是我无法克制地对你调动我所有的眼神、动作、气味,让你永远记住我,并且带给我癫狂,你给了我,我就为我们两个感动。我相信我的身体,我最相信我自己的身体,无限真理隐藏在我的身体里。我需要活在感动之中。青春的眼睛看着任何一个傻瓜,青春并不需要了解。把我们的生命变成几种速度,这是青春最爱干的。我们是一样的宝贝。那些噩梦、被蹂躏、引起幻觉的疯狂!而我们的善良是身体的善良,我们的速度是身体的速度。我们在一起时就好象拥有了完美身体,完美的自己,不是吗?这就是那种叫作“命运”的东西。

9、苹果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那时高年级的男生欺负我,这其实不是欺负,这是一种强暴。住宿学生之间的事你是不会了解的。如果我不听话,晚上睡觉床上就会出现一排图钉,或者半夜醒来突然发现脚趾上夹着根燃着的烟。每次都是在厕所。我想我对男人的身体产生激情可能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当时是喜欢他们那样干的,这点你一定得明白。我没想到生活原来是可怕的事一桩接着一桩,什么时候才是头呢?我决定不念书了,爸爸妈妈从乡下赶来,他们怎么都不明白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就是不想念书了呢?这么好的学校!我什么也不能说,我想这种事是不可以说的。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秘密。不过现在我可以把这些事告诉你,因为今天我可以为自己骄傲,这些记忆已经不可能再伤害到我了,我挺过来了,我努力不让自己破碎。后来爸爸为我在学校附近找了那个房子,不住宿了他们还是会来搞我。后来他就出现在这个故事里。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很坚决的表情,他们走了。他们走了之后他说如果他们不听话,他会一个一个作掉他们。他想好了一个局,让我们班所有的男生和他们打架,并且绝对会把我这事给盖起来却又收拾了他们。那个时候每个班上的男生中都会有一两个权威,他其实并不属于其中的,他是硬上的。他能这样帮我,我觉着是因为老天在吝惜我,真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他是老天给我的“爱的礼物”。后来他妈妈骂他,骂他和我在一起把功课给耽误了,那个黄昏我在他家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我第一次觉着自己是那么重要,我可以令一个人成绩下降,我感动得哭了。

10、我

今天全疯了,为什么都说以前的事?我做梦都没想到会有那样的事,多谢你当时没有告诉我,我接受不了的,我现在也接受不了,这是怎么了?我曾天天出现在你那间破房子里,因为我退学了,我再也不想念书了。我经常在晚上穿着那件红色的滑雪衣来看你,为你带去从家里偷的好吃的,一个一个小塑料饭盒。我喜欢你,因为你漂亮,我从小就喜欢漂亮的男孩子。你有一双大手,你的眼睛象巧克力,你的厚嘴唇那时总是红红的,你的小屁股象个苹果。我们在一起都聊些什么现在一点记不得了。我每天兴奋得要命,心里慌慌的。妈妈以为我交男朋友了。有一天你吻了我,我回家告诉我妈,我说妈妈并不是因为我太年轻才去尝试,我们很近,真的我们很要好,妈妈这是不是爱呢?我妈把我叫到厕所,她教我各种避孕的方法,后来我才知道她那时说的全是反的,我妈和我一样晕。她那时对我是没办法了,她把我的情况尽量想得很严重。后来你考进大学了,我穿着粉红色的塑料凉鞋去送你,火车开走的时候我想你再也不会回来。我经常给你打电报,我喜欢电报的速度和直白,那是我最初的写作。后来邮局的人都认识我了,一百多个字才算我一块八毛钱。后来你回来了,当你告诉我你是个绝对的同性恋时我打了你一个耳光,在与男人有关的问题上,我从此就有了打男人耳光的坏习惯。这是一种病,通常都是在封闭的、有地毯的、有空调的、没有音乐的房间里我会对不陪伴我的男人犯这样的毛病,虽然总共才几次,但我一直很后悔,我觉着自己很失败。

11、奇异果

我很偶然地撞到了他的事里面。厕所的味道,暧昧的味道,恐怖的味道。其实我也害怕,威协是来自各方面的。那时我们总会问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好像谁不去欺负他,谁就不够酷似的。这有点莫名其妙,我想我得帮他。那小女孩让我的灵魂已飞走,到今天为止你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那时我逼迫自己必须具备一种刀的气质,这是一个机会。是的他很感激我,但是威胁从来没有散去,把灯关上它便到来,我们从那种气味里来,那种气味成为我们共同的秘密。这很惨痛,也很迷人。他喜欢和我在一起。他常和我一起走在冬天的街道上,他说冬天走在马路上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记得我们常走的那条大街的拐角处有一个小花店,黄昏时分,里面总会亮起一盏小灯,灯火鬼光,闪闪烁烁,神秘温情,刚到美国的那一年里我整天想念那条大街。

12、我

十七岁到二十八岁之间是可以忘记很多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月亮都在怀旧。全世界都是诗人。明天有一个月饼聚会。今晚我本来是应该在家里选衣服,试衣服的。月饼聚会五朵金花聚会金枝玉叶聚会。每一次聚会都是差不多同样的一批人,可我每次都要精心为自己挑选衣服、饰物以及化妆色调,我要求自己是香喷喷的、有很多秘密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这样,我想我是情不自禁的。我需要把自己溶入其中,我需要用这种方法来忘记我的过去,而且我知道其实这不可能。我要睡了,为了确保我明晚在聚会上出现时没有黑眼圈,我现在必须睡了。明天你来替我化妆和选衣服吧,因为我今天选不清楚了,你们把我搞得乱七八糟的了。

13、情书

天天想你天天问自己,原来习惯是那么难改,我的小甜心再也不甜,你为什么独自徘徊,难道不怕大海就要起风浪,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假如流水换成我,也要泪儿流,假如我是清流水,我也不回头,时光不停地流,一去不回来,树上美丽的花开得那么可爱,花儿谢花儿开,谁能明白,我是星你是云,是爱情不够深,还是没缘份,你要接受今天身边的一切,你爱我,我爱你,别问爱从哪里来,风从哪里来,爱就象一首歌一幅画,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记,风儿走来问我,什么叫作寂寞,我的年记还小,哪里懂得寂寞,云儿也来问我,恋爱是否快乐,我还不解风情,怎知是否快乐。

这么多年来奇异果经常在睡临前写下一小段这样的文字,每一次的内容都差不多,甚至重复。

然后他会吃减肥药,吃完减肥药就去关灯。

天“啪”地一下破了,月亮的碎片撞落在窗前,奇异果的睫毛颤动着。他认为在关灯的那一刹那,以及在关灯之后、闭上眼睛没睡着之前想的事,是他一生都无法解决的事。无论他会想什么,他认定都是他无法解决的人生大问题。

14、浴缸

早晨的阳光很甜,象香草冰淇淋松松地抹在天上,它不刺眼,但苹果看不到,因为此刻他在睡觉。他在下午的时候起床,然后想象这一天早上太阳的形状,这么他就有了一种起床的感觉。这是他一天的开始。

他总是在起床后无所适从,他可能会先刷牙,也可能会先吸烟,或者先听一段音乐,他每次醒来时听的音乐都一样,小提琴,帕格尼尼。他也可能在被子里扭动一阵他的身体,然后随便打电话给任何一个人,听听别人向他问好。

这一天的开始他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他需要隐型眼镜,他认为灰色的隐型眼睛可以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很美。但每次他都会不戴眼镜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他常想别人看到的他和他自己看到的他是否是一样的?毕竟别人的眼睛不是他的眼睛,而他的眼睛不通过镜子和隐型眼镜则看不到自己。

他会花很长的时间待在浴缸里,每天如此。

他看着温热的水像一件透明的糖衣静静的把他裹起来,他躺在水里数着和水平线一致的脚趾,他经常会数出十一个或者十二个来。

这天他数着数着就哭了起来。他只在自己的浴缸里哭,这么多年一直如此。在浴缸里哭,泪水不是在泪腺里,是在皮肤上,在每个毛孔、指尖、膝盖、脚跟、两腿之间。在浴缸里他的毛孔全部张开,泪水就这样漏了出来。最初的时候他哭是因为顾影自怜或者为自己感动,后来没什么原因也会哭,甚至一进浴缸就会哭。有时他会打开水龙头,让淋浴器陪他一起哭,他想如果淋浴器有眼睛的话,它会不会伤心呢?当他觉着自己象胖大海一样在浴缸里渐渐扩张开来的时候,他会站起来,一颗颗水珠顺着他的皮肤滴在水里,这让他感到自己象是一条正在被拧干的毛巾。

他觉着自己干净了。

戴上隐型眼睛,他喜欢镜子里的自己--善良、自由、灵性、肉欲、青春。

15、周末

我曾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女孩”,我有问题是因为我无知而又炽热,我因此燃烧并且展现了我的热量,在最滥的日子里我曾经对自己说滥吧滥吧滥到头了就会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生活成了一块彻底碎掉的玻璃,起先是我的双亲为我拼贴碎玻璃,现在我自己开始做这样的拼贴工作,这是一种练习,也是我唯一的希望。我正处于一点点好起来的过程之中,因为我开始写作,因为我开始懂得控制自己,我总是警告自己最美的东西是不可以吃下去的。

所以我规定自己除了周末,我不可以狂饮,不可以去寂寞的男人最多的酒吧,不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可以在车里站起来把头伸出车顶。我规定自己在周末可以忘记我从哪里来,可以不思考。所以,我其实真的很喜欢周末,一到周末我就疯了,我甚至愿意死在某个周末。

这个周末我去参加了关于月饼的聚会,现在不是中秋节,我不知道主人哪里搞来这么多月饼。这是个男同性恋的聚会,他们大多有着有意思的职业,我看到一种真诚的幸福,我愿意把这个地点看成一艘小船,我们所有的人一起驶向幸福的彼岸。奇异果和我一起,他今天为我梳了一个“乖乖女”的头,作了一个“吸血僵尸”的妆,土黄色加绿色。我的眼影是香蕉型的,我的眉毛则有四根。我愿意把奇异果的双肩和头颅看成是我的三盏明灯,这种感觉让我幸福。

以前我一直很自信自己搭配服装的感觉,自从我在男人的问题上越来越缺乏自信,自从我发现我容颜的突然改变:我越来越瘦,我的胸部越来越小。自从我发现这些以后,我就慌了,我总是觉着没有被我买回来的放在店里的衣服更适合我。而奇异果可以令我寒风一阵香。今天他不停地把我从别人那里拉到他身边,他告诉我我有多美,他说美只有爱才明白。

后来我们去了阴阳吧,我弹着那架三零年代的走调风琴唱《再见我的爱人》。接着我们又去了DD’S吧,他陪我坐在最高的地看漂亮的男人。

回家的时候他说今天去你家吧!

我家没有他需要的那种镜子,我们没有做爱,我们一直抱在一起。

我说宝贝你象一部小说一样循环着我的思路。

他说那是一种好感觉。

16、第二次聚会

奇异果说和他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他只想搂着对方,他说如果他可以把苹果抱在怀里的话,苹果对着他笑的那一刻,一定是他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

奇异果是想和苹果发生些什么的。我想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他现在可以碰上的高中同学,当然他还没偏执到要去一个个把他们找出来的地步。这点我是突然反应过来的,这是一种感觉,没什么证据。

第二次见面是在我家。那晚我很低落,不停煮咖啡,爆爆米花。我一直没有机会说话,他们两个很直接地说着带电的话。我想如果我不在,他们会怎样说话呢?

我一直注视着苹果的手。苹果什么都小,就是手大。他手指苍白而修长,他有啃指甲的习惯,所以他从不需要剪指甲。我迷恋苹果的大手。我的抒情世界曾被这双大手打开,我曾把对男人所有想象放在对这双手上。而很多年后他对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现在这么谈得来吗?因为我们都受过男人的伤害;我们都不相信男人;我们都爱男人;我们都象浮萍一样;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曾生不如死死而复生,我们的人生都特别不容易。

现在,他在我们面前确定了他需要的男人的样子:长得象海盗的,大胡子的,叼着烟斗的,但千万不能让他闻到他嘴里的烟味的,充满理性而又幽默的,“再见艺术!”的,诸如此类。毫无疑问这些特征与湿润的奇异果一点关系都没有。苹果对我们说他所理解的浪漫和疯狂有着骨头般的干燥。

苹果一再提醒我们必须思考我们的拍摄和法律之间的关系,他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17、真理是什么?

在第一次聚会和第二次聚会之间他们两个见过面。他们有过拥抱。拥抱时奇异果曾充满期待。而苹果很平静,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象是抱着一个恍若隔世的感觉。苹果对我说我如释重负我终于平静了!

苹果确实对奇异果有过少年般的冲动,那时他喜欢注视他的肩,他曾在他躺过的床上久久不愿起床,他曾感到奇异果一离开他,黑夜就把他笼罩。

他们曾一起去过外滩,那天苹果带了很多金桔,十七岁的奇异果穿着一双咖啡色的皮鞋。那天奇异果对他说朋友应该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而你是我最要好的四个朋友中的一个。这话让苹果幸福。

那时他们连手都没碰过,但苹果幻想过和他做厕所里的事会是什么样的,这幻想当时把他自己给吓着了。

奇异果去美国的前一天下午很不认真地来向苹果道别,夏天的阳光黯然失色。在奇异果下楼时苹果突然想表演,象电影里的那样,他站在窗前看奇异果的背影。他把自己的眼神搞得哀怨、期待、酸楚、淡淡地失望、迷惘。而奇异果居然也很神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苹果由次确定了这是他的初恋。这就是说他对爱情的第一次判断是在同性中找到的。这一别就是十一年。

奇异果说以前的事他不记得什么了。他只记得他和苹果开过一个玩笑,他说我觉着我们两个这样象恋爱。他说当时真的是开玩笑。而现在他看到苹果就有冲动,他说他总是搞不懂自己。他说帮帮我我总被自己搞糊涂,真理是什么?

这些是在第二次聚会回家以后他俩给我电话的主要内容。当时我脑子乱乱的。在奇异果的电话之后,我就去了他家。

18、爱是一个人的事

奇异果在和苹果久别重逢以后就天天在午夜给我电话要求做爱。我天天在午夜穿过几条大街去他的家。我想只要我愿意,为什么不呢?

我想看看我们能一起走多远,走多久。

他似乎越来越需要我,敏感而又柔情蜜意。我非常喜欢他这样对我,也很怕。象做梦一样。我不敢提起苹果,却又很想偷看他们俩个约会会是什么样。

我又开始到超市买酒喝,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我突然就不想控制了。在午夜十二点至凌晨四点半之间慢慢喝酒,我会异常敏感。我知道这对我的身体健康极为不利,但我有时必须要这样才能想清楚一些问题。

不受控制的酒精和巧克力使我的血糖立刻不稳,我的扁桃腺和眼睛开始出现炎症,我的哮喘病又一次卷土重来。这种事情就是这样,你不听话就立刻给你颜色看。我知道某种恶性循环又开始了。

拍摄的日期终于到来,按照苹果的要求,我们租了一间酒店的房间。我相信我们三个其实都清楚这次拍摄不可能实现,但好象我们非得一起走到某一刻这事才算完。

那天我第一个到。他俩是一起来的。

我们三个坐在一张大床上。

奇异果在责骂我不该喝酒,他说因为我没有喝酒,也不想喝酒,而你喝了酒我没喝酒我们俩就不在一条线上,而你非但喝酒了,还似乎喝多了,我不喜欢你喝多的,你知道的,你为什么要做我不喜欢你做的事?

我说我答应过你只和你一起喝酒,我答应过你不酗酒,因为你说过如果我爱你就别酗酒。今天我想我可以在你面前停止爱你。你现在想什么我知道。你想让这个男人看看你最隐私的部分,我是不会满足你这一点的。你想干什么就靠自己吧!我们的拍摄计划取消了。

他俩不说话。我继续喝酒。

是谁在制造悲伤?你是个碎掉的人,你是个失败者,我不能和你一起了。我爱你,我还爱过你(苹果),我知道。你也许爱过他(奇异果),而他爱玲子,玲子也可能爱你(奇异果),她死了,谁知道?你看她的目光是什么样的炽热?只有她知道。她死了。所以没人可以知道。她不是个疯子,我知道。她满足而死,她认为自己足够能力吸引你,她确定你爱她,她是个例假晚到的女孩,她不安是因为她极度兴奋。她不是死于你的鲜花,宝贝,她死于青春期,她死于命运,这些我知道。到底怎么努力才可以让你为这件事释怀呢?我不知道。她死了所以你永远爱她,你说你爱我,我不是她的同桌你会爱我吗?别回答我!千万别回答我!我不能知道。你去看她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背影为什么可以打动你?我不知道。而你现在也许还爱他(苹果),也许你不知道,他(苹果)知道,而他(苹果)说他不可能会爱你,谁知道?而你需要他摆一个什么造型给你?我的背影我的背影。厕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你们不是一起从那厕所出来事情会是什么样的?我们不知道。你(苹果)当初为什么会吻我?是不是想证明什么?你说你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心疼你(奇异果)?不拒绝你?为什么你的眼泪如此迷人?为什么我要你吻我吻我吻我为什么?如果你不是这样和我做爱我会不会爱你?你不知道。

我开始脱衣服,我说要给苹果介绍女人的身体构造。我说苹果这是一个机会,你必须了解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尽管你可能和我一样总是会搞错。

奇异果过来抱住了我,他说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这完全不是我预先设计的,但却好象在他们两个预料之中。他们两个表现得都很镇定。我一下子觉着也没什么可闹的了。我在酒店洗了个澡,我让奇异果站在旁边看我洗澡。

洗完澡出来时我对他俩说我们总是在抱怨自己活得不快乐,现在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因为我们的要求越来越技术化了。所以,我决定了,爱是一个人的事。

接着我们都笑了。

我们一起离开了酒店,我们一起去吃湖南菜,一起去97俱乐部,在97俱乐部我们都碰到了各自的熟人。那晚我们断断续续地聊了各自的社交圈。

那晚谁也没有喝醉。那晚谁也没有给我电话。那晚我很快进入熟睡。

我们是烟花,烟花只会散,不会谢。

19、部落人酒吧

我冻的时候总是会来这里。

这天我叫DJ为我放了《花祭》、《一条路》、《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LOVEMETENDER》《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天天天蓝》、《掌声响起》、《鹿港小镇》、《冬雨》、《玻璃心》、《迟到》、《亲爱的小孩》、《一样的月光》,《爱在深秋》、《恋爱症候群》、《爱人同志》、《故乡的云》、《那一场风花雪夜的事》。

这些都是我们很久以前爱听的歌,没想到在这家摇滚酒吧里居然可以找到这些歌。

20、我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觉着要暂时离开我的电脑,因为我无法继续给这个世界带来热的感觉,我觉着这个时候的写作已没有意义。是谁在制造悲伤?我的电话在响,而我没有能力成为职业作家,我想这就是那种叫作“命运”的东西。

我准备走了,回来时朋友可能都不在了,不过那时又会有新朋友。

我走的时候有人想念我,我回来时有人请我喝酒,这是肯定的。

21、奇异果

我去年所有的化妆基调都是红色。我调制出很多种红,对我来说红色代表童年的慌张,代表极限,欲念,狂恋,威协,浪漫史。而1998年的主题会是什么呢?

这是奇异果给我的最后一个电话,接着他就说再见了。

他走了,回美国了。

我说我最喜欢你裸露而且淋湿的样子,但是我再也不要和你一起,我再也不要那么压抑和不确定,所以你走吧,但愿你回来时一切都变了。

22、苹果

我打电话给苹果。他说他和奇异果一起重回过那条大街散步。他说花店已经没有了,但是那条街还在,没怎么变。

我说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离开的那天会是我最在乎的一天,但是我不害怕。真的没有什么比离开更妙。打开所有的灯,危险就会远离。当我走的那天,我会尽量不带着我的苦恼。我去我没有去过的地方了,我要去看看不同的街道和大海,我得让自己变得宽广一些,也许我会有新的领悟,也许每一天都一样。现在,我是个总是不知该选什么衣服去参加聚会的女人,我有时会为此而躲在门后哭泣。但我不怕,这是个完美的世界,因为我拥有的就是我的一切。

我说我只是出去旅行,我的旅行将是一种搜索,我希望太阳能够帮我找到自己。我说总有什么在恐吓着我的灵魂,我在今天早晨醒来,我给自己倒一杯啤酒,未来永远在搜索,结局永远是新的,不是吗?

苹果说我不送你了,无所谓的,有些人永远不会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