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

我的身体感受着萍姐的热度和弹性,而眼睛却欣赏着华姐那张端正而充满笑意的脸。这种混合的感受非常奇怪,如同想到一个平时淑女、床上荡妇的女人。

没过几天,惠丽她们就都回家了,我本来想送惠丽上火车,但是她却没有答应,说是要先过去跟老乡汇合,让我送她上了公共汽车就独自走了。我慢慢地回到酒吧,惠丽走了,我心里空荡荡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突然记起以前在孤儿院里的兄弟姐妹。也许是酒吧的日子过得太过充实,过去的这段时间竟然一直很少想起他们。现在要过年了,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我边想边拿起了电话,打通了陈伯的电话。陈伯和秀姨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没有小孩,是孤儿院的管理人员,孤儿院里一共有四个常职管理人员,每年还去两三个志愿者,服务时间一年。

孤儿院通常将年纪差不多的孩子放在一起管理,我们同年的一共有七个,五男二女。两个男孩为国与红星参军,航远在船厂,嘉实和岳静一男一女留在农场,我到了酒吧,还有一个女孩刘溪在服装厂工作。我们的理想各不相同,我和为国与红星都想保家卫国。我最狠日本,总想打到日本去,为国总想统一台湾,红星总想夺回俄罗斯占领的土地。他们俩都参了军,我却因为牙周炎,体检没有过关,才去了酒吧。航远想当一名船舶工程师,将来造航母。嘉实想当一名农场主,拥有自己的农场。岳静只想嫁一个好老公,平平安安过日子,可能因为她有点兔唇,外表不好有关。刘溪却想成为富婆,将来自己建几个孤儿院收养孤儿。

我们几个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锻炼,多数时候感情很好,只是不知道跟真正的兄弟姐妹比起如何。我们有时候也打架争吵,但是都很快就过去了。现在想起他们觉得格外亲切,大概是需要感情补充的时候。

陈伯很快就听出是我的声音,高兴不已,问了问我的工作情况,就把电话给了一旁的秀姨。秀姨接过电话时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问我的生活怎样,说我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回来,他们几个都打了电话,还问我身体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说着说着,我也流起了眼泪,我问了问她和陈伯的身体状况,又大概问了问孤儿院的情况,然后就问起为国他们几个的情况和联系方式。聊了快一个小时,我俩才哭着挂了电话,秀姨最后一个劲地嘱咐我要经常打电话回去,在外面要注意保护自己,要和同事搞好关系等等。

挂了秀姨的电话,我又赶紧给兄弟姐妹们打电话,为国与红星在部队联系不上,航远和刘溪都在上班,只有嘉实和岳静在一起接了电话,大概农场冬天休息。他俩轮流和我聊了聊各自的工作生活情况,又聊了聊孤儿院里的情况,最后大家约定留在上海的几个明年聚聚,具体时间却是没有说定,然后我们又说了一大通祝福的话就挂了电话。

现在又无聊起来,客厅里就剩下我、凤姐和萧红三人。凤姐已经有两周没有找我,现在人手少了,更是不会找我,否则客厅里就只剩下萧红一个人了。酒吧还要营业两天,一直到腊月29。现在客人虽然少了,但是还是要人手在客厅守着,否则万一多来几个客人,就招呼不过来。

萧红也无聊的坐在我的旁边,周月她们走了,她也找不到聊天的对象。两人就这样坐着,谁也没有先说话,萧红最近一直对我很冷,而我则想着惠丽。坐了好一段时间,凤姐走了过来。

“你们俩干吗坐这里发呆?”凤姐笑着说。

“哦,没什么吧,我找不到人说话。”萧红抢着说。

“怎么找不到,旁边不是坐着一个吗?”

“他,我才不和他聊呢!木头脑袋。”萧红不屑一顾地说。

“怎么?他得罪你了啊?”凤姐大笑,“小强,你听到了吗?人家说你木头脑袋,你是不是惹我们萧红了?”

“没有啊,她自己不和我说话。”我也笑了起来。

“现在就剩下你们俩了,你们不说话还跟谁说啊,小强,你男孩子主动点嘛!”凤姐一边笑一边看着我的脸。

“我——我一直都很主动的啊!是她不理我。”我笑着看了旁边的萧红一眼,来酒吧半年多了,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和这群熟悉的女人聊天。

“是嘛,萧红你不理我们小强啊?”凤姐问道。

“哪有啊?凤姐别听她瞎说。”萧红横了我一眼,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你们真有意思!”凤姐大笑。

“萧红,你在上海没有亲戚吧?”凤姐顿了顿问道。

“没有啊!”

“哦,那正好,你和小强一起在酒吧过年。”

萧红点点头,没有说话。

“看来我们要一起欢度佳节了,萧红同志。”我笑着说,在凤姐面前,我已经完全可以轻松自在地说话。

“少套近乎,到时候你负责做饭,我负责吃!”萧红狠很地说,听得出她心中的喜悦。

凤姐见我俩已经说上了,笑着慢慢走开了。

“好吧,不过到时候吃不下去可别怪我。”我笑着说。

“不怪你怪谁啊?弄砸了到时候敲你的脑袋。”萧红终于笑了起来,我也觉得高兴,僵了这么久,总算又找到从前的感觉。

晚上凤姐下班以后,酒吧就剩下了我们两个,还有几个零散的客人,多半是些常客。我和萧红除了偶尔给客人送点东西,大部分时间就坐在一起,经过凤姐的诱导,我们现在和以前一样话多了起来。

我从萧红的口中得知,原来她家就她父亲和哥,她哥已经结婚,父亲就跟着她哥过日子,嫂子比较刻薄,所以她过年也不太愿意回去。这让我和她找到了某种共同点,促使我对这个平时活泼外向的女孩有一种同病相怜的亲切,并且越走越近。

我也告诉了萧红我是一个孤儿,她毫不惊奇。原来凤姐早就在我进酒吧以前就跟所有酒吧的同事讲了我的身世,同时嘱咐他们不要询问我这方面的情况。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来了这么久,还没有人问过我家里的情况,惠丽最初也丝毫不在意我是孤儿,原来都是凤姐早有安排。我心中顿时对这个大我十来岁的女人充满了感激和敬佩,这种感情和性毫无关系,正如后来我所知道的母子之情。

酒吧打烊以后,我和萧红慢慢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很久没有这样清静地走过路了,以前要么大家一起,享有一种热闹;要么就是和惠丽拥在一起,伴随着一种欲望。

我和萧红并肩走着,隔得不远不近,就象电视里描写的同志。萧红的话多,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话题,我不是默默地听着就是哈哈大笑,很快就到了宿舍。

惠丽他们走了,两个人住这么大一套房子还真是冷清。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看着萧红洗漱。她换了睡衣从客厅里不时走过,又让我想起了上次的情景,如果上次我大胆一点摸摸坐在旁边的萧红的手,那会有什么后果呢?不知不觉我感觉到下面又在膨胀,我不敢多想,赶紧聚精会神看电视。天啦!这样的日子还有十天,我真的不敢想象以后会发生什么。

好在萧红洗漱完毕就直接回屋睡觉,没有再坐在我的旁边。我也洗漱之后就回屋睡了,一夜平安。

第二天白天,大家也都相安无事。倒是晚上来了两位异常熟悉的客人,那就是华姐和萍姐。明天就过年了,现在她们还来,真是让我感叹。凤姐下班以后,客厅里就剩下了她们两个。不一会儿,她们就大声叫我过去。

我应声走了过去,只听萍姐大声地说道:“小强,陪我们聊聊天吧。”

“你应该陪我们喝酒,来了这么多次数,你还没有陪过我们。”旁边的华姐说道。

“哦,以前太忙了吧。”我笑着说道,现在我和她们已经很熟,而且酒吧阅历的增加也使我不再非常害羞。

“哦,那你今天可以陪我们,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华姐的话很诚挚。

“你们等等。”我边说边快步离开,走到萧红面前,轻轻地说道,“我陪她们聊聊天,你先坐一回。”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忍心萧红一个人坐在那里。

“哦,你去吧,问我干吗?”萧红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拿了一个杯子回到萍姐桌旁。

“这里坐吧。”萍姐看我过来了,往里面稍微挪了挪,给我空出一段不长的椅子。

我点点头,坐了下来。也许是我块头比较大,我感觉和萍姐的身子靠得很近,尤其是两人的大腿紧紧地挤在了一起。我侧头看了萍姐一眼,见她没有往里面挪的意思,就安心坐着。萍姐的体温慢慢地传了过来,让我感觉到这个被酒精融化的女人的热度,这使我也有点发热。这种感觉并不陌生,萍姐的体温并不是第一次感受,她以前喝醉的时候,就象一摊烂泥似的贴在我的身上,比现在更近,更热。

我平静地举起杯和这两个女人碰了碰,说了一句客套话。

“你长大了。”华姐笑着说。

“应该吧,人总要长大的。”我也挂着笑。

“听说你是孤儿,是吗?”旁边的萍姐突然问道,她欠了欠身,我感觉到她大腿的弹性。

“这个你们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已经不太意外别人知道我的身世,凤姐可以告诉萧红她们我是孤儿,当然也可以告诉身边的这个女人,因为她们是关系很好的高中同学。果然,女人的回答和我想象中的一样。

“凤姐现在还经常和你们一起玩吗?”我问道。

“不经常吧,她忙呢,但是经常联系。”萍姐回答道。

“哦,平时她休假的时候不找你们吗?”我随意地问道。

“哪有啊,她总是和老公在一起。”萍姐说道。她的话使我有些难过,我感觉到脸有些僵硬,没有说话。

“怎么了?”坐我对面的华姐问道。

“没什么。”我摇摇头,努力使自己自然一些。

“你觉得凤姐漂亮吗?”华姐用手撑着下巴,盯着我的脸问道。

这是个意外的问题,我低下头等了一下,小声地说道:“漂亮啊。”

华姐的话使我关注到这个坐我对面的女人,她的脸并没有凤姐那样漂亮,但是非常耐看,大概就是所谓的气质,我觉得自己正在对这张脸产生好感。

“你觉得我呢?”华姐笑着问道。

“也很漂亮。”我边说边点头。

“你的嘴真甜,怪不得小凤说你非常讨人喜欢。”华姐笑了起来,她很少哈哈大笑,似乎总是比较注意控制自己的仪态。

“那你觉得我呢?”旁边的萍姐追问道。

“恩,也挺好的。”我侧脸看了萍姐一眼。、

“你真会讨人喜欢。”两个女人都大笑了起来,萍姐的笑声很大,笑得花枝乱颤。她上身不时碰到我的肩,大腿和我的大腿时紧时松,最后她还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歇气。

我的身体感受着萍姐的热度和弹性,而眼睛却欣赏着华姐那张端正而充满笑意的脸。这种混合的感受非常奇怪,如同想到一个平时淑女、床上荡妇的女人。

“你们什么时候回去?”等两个女人的笑声停了下来,我轻轻地问道。想到一边坐着的萧红,我希望快点摆脱。

“不急吧,现在还早,才11点多。”萍姐看了看表说。

“你一个人怎么过年呢?”华姐问道,语气中有一种关切。

“不是一个人吧,还有她。”我转身指了指萧红。

“哦,她也不回家啊?她不是上海人?”萍姐问道。

我点点头算是回答。

“那还蛮好的,两个人一起也好有个伴。”华姐的声音温和平缓。

我又点了点头,感觉华姐对我的态度和凤姐差不远。

“看来你要一个人了,阿华。”萍姐说道。

“没关系,我习惯。”华姐慢慢地说道,她的脸上挂着笑。

“你也一个人吗?”我不太相信她们的话。

“是啊,阿华还想你陪她过年呢!”萍姐说。

“你老公呢?”我小声的问华姐,担心触及她的隐私。

“哦,我还没有结婚呢!”华姐还是带着笑。

“啊!”我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我们阿华才看不上那些臭男人!”萍姐说道。

“哦,那你过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吧。”我笑着说,温柔地看着华姐,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可怜,也许是她的孤单让我于心不忍。

“谢谢!小强,下次陪姐姐吧,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华姐缓缓地说道,似乎并不难过。

“好的。”我点点头,这个外表坚强的女人已经开始让我同情。

“小萍,我们回去吧,不早了。”华姐看了看表说。

“好。”萍姐点点头,两个女人站了起来,我也跟着起身。

“今天不用我扶了吧!”我笑着对萍姐说,幽默已经开始在我的身上发芽。

“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啊!”萍姐边说边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身子靠了过来。

我一愣,笑了起来,顺手搀着萍姐的背。萍姐也大笑起来,身子贴在我的身上,给我的感觉和以前一样,不过现在她是清醒的。

“现在我就不用了。”旁边的华姐笑着说。

我们三个笑着向外面走去,一直到我把萍姐扶到车上。

“你搀我的感觉不错啊!以后多搀搀。”萍姐在车里笑着说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还可以送我们回去啊。”华姐在前面笑着说。

“以后有机会吧,留下一个女孩子不好。”我笑着说。

“你还蛮会怜香惜玉嘛!”萍姐笑着说。

“那好吧,再见。”华姐开动了车。

我笑着看她们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然后就回到了酒吧。

“刚才你们聊什么呢?又说又笑地搞这么久。”萧红闷闷不乐地问道。

“哦,没什么吧,老顾客。”

“那两个女人一看就不正经。”萧红的话中透出厌恶。

“也许吧。”我笑了笑,“咱们收工吧。”

萧红点了点头。

收拾好酒吧,我们又象昨天一样,慢慢地朝宿舍走去。

“明天总算可以休息了。”我嘘了口气说。

“明天怎么打发啊?不上班。”萧红问道。

“随你啊,你不是鬼点子多嘛!”我笑着说,和萧红一起总是比较轻松。

“切,谁理你啊,都是你坏!”萧红嗔道。

“明天上午去买年货吧。然后就买菜回来做饭吧。”我建议道。

“行啊,你要买礼物送给我!哼!”萧红撅着嘴说。

“好吧,送你一个——毛毛熊吧。”我也不知道送女孩子应该要那些礼物,好不容易蹦出一个毛毛熊,以前听人家说过的。

“好吧,一言为定,骗人是小狗!”萧红高兴地说,“开勾勾手指先,免得你赖。”说着,她就深出手指和我勾了勾。

回到宿舍,和昨天晚上一样,也没有发生什么,大家各自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有睡醒,朦胧中就听见房门砰砰作响,只听萧红在门外大喊:“快起来啊,懒鬼,都八点多了!”

我昏昏沉沉地爬起来开门,只听萧红啊地一声大喊,捂着脸转了过去。

“怎么啦?你,这么早就起来折腾。”我稀里糊涂地问道。

“你还说!你!死小强!竟然敢调戏我。”

“谁啊,我不是站在这里没动吗?”

“你!你没穿裤子!”萧红背对着我大喊。

我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就穿一条底裤,我笑了笑,赶紧把门关上穿好衣服。以前从来没有人一大早起来敲门,我以为萧红有急事,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穿外裤。

我重新开门出去,只见萧红还捂着脸,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大声地说:“穿好啦!不就一条底裤吗?神经兮兮地。”

萧红慢慢地放开手,看了看我下面,慢慢地说:“什么呀!你们男人当然不在乎了!老是占我们女人便宜。”

“服了你了,老土。这么早爬起来干吗?”我无可奈何地说道,慢慢走进了洗漱间。

“还早啊?还要逛街买东西哦。”只听萧红在外面说道。

我洗漱完毕,头脑清醒了很多,这才注意到萧红早已是整装待发,穿上了一套天蓝色的套装,从线条和色泽上一看就知道新买的。

“穿这么好干吗?诱惑人啊!”我一边说着一边回屋换衣服,心想也得换上新买的那一套才行,免得被人当古董,上次惠丽的话我可是记忆尤深。

“切,过年当然要穿好一点了,还说我老土。”萧红在外面说道。

我换好衣服开门出去,萧红见了大吼:“哇赛!你穿这么帅!什么时候买的啊?”

“关你什么事啊!”萧红的反应正是我所期待的效果,我心中狂喜,忍住笑,怕萧红识破。

“厉害,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有这一套!”萧红还在感叹。

“走吧,少罗索。”我自个开门出去,萧红乖乖地跟了出来。

两人先逛了南京路,又逛到城蝗庙,也没发现有什么好买的,萧红就一直惦记着她的毛毛熊,嘴里不停地唠叨哪里有卖。我俩虽然没有象和惠丽逛街那样靠在一起,到也轻松自在。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卖玩具的商店,萧红拉着我的衣服就走了进去。萧红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挂着的绒毛大熊,直奔了过去,一问价钱,萧红就赶紧拉着我走开,唠叨着太贵。然后问了好几个小的玩具熊,萧红还是说太贵。本来有一个人头大小的才三十块钱,我说买了算了,还是被她拉着走开。好不容易在另外一家店里找到一个手掌大小的绒毛玩具,问了价钱才十元,萧红才让我掏钱。完了之后,萧红爱不释手,满脸欢喜。我也跟着她高兴起来,心想女人就喜欢这些小玩意,以后有钱了一定要经常买给惠丽。想起已经远在老家的惠丽,我的心有些惆怅。要是她留下来就好了,我心里想。

侵犯萧红